有研究生反校方抗疫政府被踢出校 上海市抗疫抗到迫父母骨肉分離

中國山東省魯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的研究生孫健,早前因為抗議抗疫政策,在校園裡面舉牌示威,最後被人踢出校。

網上流傳出一份魯東大學的文件,標題寫的是《關於給予孫健同學開除學籍處分的決定》。內容大概是說,孫健於3月27日在校內示威抗議,被形容為公然反對和抵制校園封閉管理和全員核酸檢測的有關規定,說孫健嚴重擾亂校園秩序,被公安機關強制帶離,受到警告及處罰。這份文件還說,孫同學自從去年12月已經在他自己的微信賬號,不斷發表對國家、山東省、煙台市及學校防疫措施的不實和不當言論。

孫同學在當日被公安由校園帶走,以警告形式行政處罰,相信校方和警方本想著就這樣了結這件事,誰知第二日由公安帶他回到學校進行隔離時,孫同學繼續在抖音、微博和微信這3個社交平台發帖文,並帖出一些他在校園內舉牌示威的影片。所以這份文件裡面繼續稱,孫同學嚴重違反了國家法律法規和校規校紀,根據從嚴、從重、從快依法打擊涉疫情防控違法犯罪行為的相關規定和精神,決定以開除出校的方式,懲罰孫同學。這份文件在3月31日簽署,而孫健可以在收到這封信的10日內上訴。

看一看孫健的微信,他曾經寫過一個帖文,標題是《致魯東大學領導們的公開信》。信裡面講明他不認同一切以防疫為主的做法,因為這樣做會給學生的生活造成極大的不便,還說在煙台無疫情的情況之下,為何不可以讓學生自由地出入校門?而當地其它大型部門及公司都不會這樣限制自己的員工。他還說,覺得自己不像是在讀大學,而是在坐監。孫同學不僅反對密集的核酸檢測,他還說在防疫過程當中見到有不平等現象。例如出入校園時,對學生就非常嚴謹,對老師就很寬鬆。他還很坦白地說:「你們只是單方面考慮能夠達到防疫的要求就ok啦」。

其實孫同學表達的意見,看起來已經很溫和了,而且他也有向相關部門列出希望改善的建議,並不是那種只是罵人,什麼都不滿意的人。所以孫同學因為這件事而被踢出校,令微博上也有不少人討論這件事。許多人認為,踢他出校的理由不充分,說孫同學只是提出不同意見,不應該承受這樣的代價。有留言也很諷刺地說,凸顯了當下不同意見的表達者所面臨的情況。還有人認為,對孫同學的秋後算帳不會停止,如果孫同學明年想繼續考入研究所,應該會過不了「政治審查」那一關。

其實當前在中國大陸,敢言的學生真是少之又少。孫同學如果在一個健全的社會講這類言論,根本不會被踢出校,可能還會讓人賞識他的敢言。孫同學的言論和想法,相信不會只有他一個人這樣想,只是其他同學噤若寒蟬。大家看到,只是反對政府的防疫政策就已經嚴重到要將一名研究生開除出校,那麼如果全部大學生一齊反對防疫政策,是不是要把整間大學的學生都開除出校呢?那麼到時侯,一間沒有學生的大學,算不算大學呢?

不過,沒有道理的事情,在大陸實在太多,看得人很生氣。上海政府這幾天,就被網民罵「無人性」。事緣是上海硬是將確診的小朋友和他們的父母分開,就算坊間罵聲一片,領事館出來聯署,官方昨日仍然堅持不肯更改政策,還說如果家長想照顧自己的小朋友,就要令自己先確診。聽起來是不是覺得很離譜呢?

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員吳乾渝昨日在新聞發布會說,按照分類收治原則,家長一定要確診,才可以在兒童區域陪伴照顧小朋友,一齊接受治療。如果家長沒有確診,7歲以下的小朋友就會放在公衛中心接受治療,而7歲以上的小朋友和青少年,就要在集中隔離點接受治療啦。網民就一面倒地罵爆,有媽媽直接說,寧願被自己的小朋友感染,也要和小朋友在一起,真是我見猶憐。

在4月1日,網上就開始流傳一條短片,在上海金山嬰幼兒隔離點裡面,見到一張床裡面,有3個小孩,一個剛剛出世不久的嬰兒被床單遮住臉,而一個大概一歲多的小朋友就站在那裡哭。微信群裡面就有個人說,有自己陪小朋友隔離的媽媽說,隔離點裡面的小孩有些2歲,有些剛剛出世58日,樓上就有200個小朋友,但是只有10個護士照顧。衛生條件極差,有小朋友去完大便,沒有洗屁股,有些小朋友的尿片沒人換,屁股爛了。不過,這條影片很快就被人刪掉啦。

上海市民趙女士見到這條影片之後,心急到不得了。她對新唐人說,她和2歲的女兒早前確診,女兒29號就被人帶去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趙女士說,之前一些人還說金山那邊的醫院是照顧小朋友最好的地方,叫她不用擔心,但是她看到那些照片和影片,就見到裡面的情況完全相反。她說,她的女兒還在穿紙尿片,有沒有人幫她抹屁股都成問題。她還聽說,那裡不能沖涼,說政府明知醫護人手不夠,為什麼不讓媽媽照顧自己的子女呢?

中共媒體中國慈善家引述一名上海家長說,自己被迫與歲幾的小朋友分開,就算向醫生苦苦哀求,打無數個投訴電話也沒有用,還說確診期間受到的精神折磨,比Omicron大好多。路透社亦採訪了一名姓趙的上海女士,她說她一家三口都確診了,醫院將他們分開隔離,醫生還威脅她說,如果她不同意將女兒送去金山隔離點,就要留女兒在醫院,但是趙女士本人一定要去方艙隔離,所以一定要和小朋友分開,還講明是上海的規定。這件事不只是一般市民受影響,上海市也有其他外國僑民居住,他們一樣要遵從這個如此反智的法例,所以搞得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代表歐盟22個成員國、非歐盟的挪威、瑞士駐上海總領事館,都一齊去信中共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要求無論任何情況,家長和子女都不可以被迫分開。

其實,就算不是疫情,在一般正常的情況下,也不會有父母想與自己的小朋友分開,何況是7歲以下的小孩子,還是在生病的時候,是最需要爸爸媽媽陪伴的。在疫情下,叫父母其中一方,為了照顧自己的小朋友逼自己確診,其實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嗎?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清零呢?出聲反對太嚴的抗疫政策,就被人踢出校,不出聲亦沒辦法避免與自己的小朋友分離。既然在一個封閉的體制裡面,出聲又死,不出聲又死,那麼不如出聲啦,至少也算是嘗試過改變現狀,而且你的勇敢或許會帶動到其他人。當大家都無懼中共時,可能真正改變得了現況。

布查倖存者:俄軍向防空洞擲手榴彈

烏克蘭布查鎮的屠殺慘絕人寰,震驚世界。在布查發現的亂葬崗,埋了400個遺體,聯合國在前日表示,這令人懷疑俄羅斯觸犯了戰爭罪行。

有逃走到法國的布查鎮居民說,見到俄羅斯軍人會在居民的家門口埋地雷,炸死出門口的居民,而且還向防空洞裡面扔手榴彈。這位成功逃走的居民叫厄廷,他說覺得自己現在整個人好像被人挖空了一樣,但是同時又好憤怒。他與家人和鄰居在布查鎮被困17日之後,決定以步行方式逃難,最後走到法國。他說,他每次見到俄羅斯士兵時,他們通常都是醉醺醺地,俄軍又會要求市民挖洞,藉口說因為該區將要被轟炸,叫市民藏在洞裡面,如果市民不聽命令的話,就恐嚇他們說,這些洞會是他們的墳墓。他還說,這班俄羅斯士兵還不斷找婦女,不知是不是想洩慾。厄廷說,目前已經知道至少有兩個朋友在布查鎮過世,同時亦有30個在附近住的朋友下落不明。在烏克蘭中部城市聶伯城打仗的中校卡桑,也向法國《解放報》駐戰地記者說,俄軍會殘忍殺害烏克蘭平民,包括用火燒、性侵、肢解、毒打等等,而布查、伊爾平、馬里烏波爾也一樣有這些情況發生。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Twitter說,布查的情況令人無法接受,亦講明他支持再制裁俄羅斯,叫國際司法都介入進來。法國在今年擔任歐盟主席,法國駐新加坡大使阿邦蘇爾說,法國到目前為止已經接受了2萬名烏克蘭難民,未來可以接收差不多10萬名難民。法國也會向年幼的難民提供教育,亦都會派出老師教他們法文,令他們盡快適應法國的生活。同時,歐盟亦決定啟動臨時保護令,令烏克蘭難民可以在歐盟居住、工作,而社會福利亦會包括他們。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布查鎮的情況令人震撼。而英國說,一定要以戰爭罪調查這種恐怖的行為。另外,德國說,布查平民的死亡是可怕的戰爭罪行,呼籲西方國家針對莫斯科頒布新制裁。克里姆林宮對於布查的指控就全盤否認,還說這些景象是假的。不過,就算莫斯科否認,也阻止不了美國、英國、德國、及北約譴責,就連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亦應承會進一步制裁莫斯科。

正當世界各國政府都齊心譴責俄羅斯,以及向烏克蘭展開人道援助,甚至在商討新一輪制裁的時候,中共就繼續保持沉默。《金融時報》說,中共還是在試著在俄羅斯和西方世界之間找平衡,而中共當局的立場仍然是「友好無止境,合作無禁區」。而新華社沒有發出過任何關於布查屠城的報道,就算是關於烏克蘭戰爭的新聞,也排在新聞節目的最段一部分。至於其它官媒,最多也是報道俄羅斯否認有有份參與屠城的部分,《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最多亦只是引述聯合國秘書長說,應該獨立調查殺戮指控。

在中國社交媒體,就有少部分與布查有關的轉帖,部分用戶見到布查的照片覺得好恐怖。網友說,屠城的事沒有想過在2022年都還會發生,實在太恐怖、太殘忍,真心希望是假消息。但是,如果是真的,將來無論用多少時間,都要將做壞事的人繩之於法,為自己做過的事承擔責任。而全世界無論任何的政治利益,都不應該對這類暴行視若無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