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全國疫情地圖,疫情最嚴重的除了吉林省,當屬上海市。根據3月30日吉林省官方公布的數據,3月29日,全省新增本地確診病例1,150宗(輕型1,144宗、普通型3宗、重型3宗),累計超過2萬宗。而同日上海官方公布的數據是:上海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26宗和無症狀感染者5,656宗,累計亦超過2萬宗。不過,從上海民間曝出的情況看,感染者更多,顯然,上海最壞的情況並未到來。

面對如此嚴重的疫情,中共最高層仍要求各地繼續實現「動態清零」目標。目前吉林省長春市全市封控已經20天,並將繼續封到4月6日,而上海似乎並不完全認同北京最高層的指示精神,只是採取半封城、封控4天的政策。即使如此,上海依然出現了如長春、西安等地一樣的問題:民眾買菜難,看病難,甚至出現了患者無法及時就醫而亡的慘劇。

蹊蹺的是,對於吉林、上海兩地疫情,北京當局的態度也耐人尋味。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分別於3月13日至16日、3月25日到26日到長春市、吉林市,敦促地方當局加強疫情防控,並一再強調「堅持防控總策略總方針不動搖,確保實現社會面清零」。

而中共總理李克強於3月28日更是親自到長春視察疫情和防控情況。也是在同一天,長春市宣布採取更為嚴格的封控措施,所有人員禁止隨意流動,並且在28日、29日各開展一輪全員核酸檢測,全面開展敲門行動,確保做到應檢盡檢、不漏一人。

對於李克強的這次視察,非常詭異的是,官媒不見任何報道,新華網高層的動態中也不見任何相關訊息,而透露此次視察訊息的是當地網友拍攝的影片。一個國家堂堂總理遭遇如此對待,很不尋常,或許又一次折射了中共二十大前高層間業已公開的分歧。

很多人還記得,在20天前的兩會閉幕日當天,李克強在記者會上發出「堅定不移地擴大開放,長江黃河不會倒流」之語,還主動觸及徐州「鐵鏈女」事件,並且令人意外地告訴上百名記者「這是我擔任總理的最後一年」。李克強的這番話透露的正是中共黨內的分歧,與中南海最高層的極左所為在唱反調。不管李克強是出於人性使然,還是其它想法,其選擇踢爆高層分歧,無疑印證了外界對中共高層不團結、內部波濤洶湧的推斷。

此次官媒不報道李克強視察長春,應該也是秉承了某種指示,或許是為了冷落,或許是為了不讓人們將目光聚焦並質疑中南海高層。

同樣詭異的是,對於上海如此嚴重的疫情和自我的防疫主張,卻不見北京當局派出如此高級別官員到上海督戰,只有督查組組長、海關總署副署長張際文等於3月22日到上海進行所謂的檢查工作,而他所言似乎並無新意,只是再次強調「動態清零」的重要性,至少從公開的報道是如此。

那麼為何在各地重大疫情中被視為「抗疫救火隊長」的孫春蘭至今沒有去上海呢?香港《明報》3月29日發文稱,這顯示了上海的特殊性。首先孫春蘭不去不是因為上海書記李強地位與孫春蘭的相等,孫去指導上海抗疫或會尷尬,要知道孫春蘭在今年1月去了天津,去年6月去了廣東,前年7月去了新疆,都是在當地疫情嚴峻之時,指導抗疫工作,而天津書記李鴻忠、廣東書記李希及原任新疆書記陳全國,同樣是政治局委員。

此外,文章還舉例說,2010年11月15日上海發生靜安區教師公寓大樓火災,造成58死70餘傷時,時任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部長孟建柱連夜抵滬,指導善後,時任上海書記俞正聲,雖然貴為政治局委員,地位高孟一等,「也陪伴在側,畢恭畢敬」。

由於《明報》具有江派背景,其話裏話外將孫春蘭不去上海的原因明顯歸結到李強身上。此前有消息指,李強是習近平的親信,照慣例將在二十大升任常委。或許孫春蘭不去上海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蹚中共高層角鬥的渾水吧。

那麼,上海的防疫亂象會不會影響李強的仕途呢?從以往俞正聲、韓正的陞遷經歷看,似乎影響不大,但李強的官聲多少還會受到影響的,江派利用上海疫情亂象、民眾的反感打擊李強,甚至習近平,在二十大前攪局,也不是不可能的。現在中國的政局是越來越亂了。◇(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