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分區封城,原計劃是要在4月1日和5日解封的,但是目前,所謂的封控措施已經進一步延長並擴大,而且,新增病例仍然在不斷飆升。同時,上海還傳出了病例數據造假、醫療資源匱乏、隔離工作混亂等等問題,民眾的情緒也處在爆發中。

而在此背景下,中共當局一邊強調要快速「社會面清零」,另一邊,卻派出了大批軍隊和武警進駐上海。那麼,中共要怎樣達到快速「清零」的目標呢?它這麼做的真正目的又是甚麼呢?軍隊和武警進駐,真是為了防疫需要嗎?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內容。

上海繼續「封城」次生災害遠超疫情本身

上海市衛健委6日早上通報,新增本土確診病例是311例,無症狀感染者是16,766例,再次刷新疫情以來的單日新高。同時,上海還決定,要把國家會展中心改建成方艙醫院,計劃建成後能提供四萬多個床位。

那麼,方艙醫院能救急嗎?這兩天,網上傳出了一段20分鐘的錄音,錄音中,一位上海疾控中心的女負責人明確告訴打電話的男市民,方艙醫院的情況很糟糕、病房很緊張、衛生狀況很差。並說,整個上海醫療資源嚴重不足,隔離點沒有房間,120也沒有車。

另外,這位負責人還提到,民眾在「健康雲」上看到的陰性檢測結果是假的,陽性病例都是疾控中心打電話通知的。這位女官員還表示,專業機構也要被逼瘋了,因為專業人員說的話根本就沒人聽。比如她本人早就提出了,輕症、無症狀的,就在家裏隔離,不用轉走,但提了N次也沒有人聽。

這位女士還說了一段更為大膽的話,她說,現在全部把這個病變成了一個政治性的疾病,花了這麼多人力、物力、財力,就在做一個防流感的事,現在有哪個國家防流感這麼防的?

有網民透露說,這位說話大膽的女官員,是上海市浦東新區疾控中心傳染病防治與消毒管理科的主任朱謂萍,是一位曾經在2003年SARS時期,得到國際認可的疾控專家。不過,這通電話錄音曝光後,立刻被封殺了,朱謂萍本人目前的情況如何,網上也沒有更多的消息,當然,我們都希望她一切安好。

從這位疾控中心女專家的講話中,大家也可以看到,中共目前防疫政策所造成的次生災害,已經遠遠大於病毒本身了。

同時,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上海的防疫措施,還把幼小的嬰幼兒,強制從父母身邊帶走進行隔離,這種對中共來說的正常操作,卻嚇壞了多家駐上海的外國機構。3月31日,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迅速給上海市外辦寫了一封公開信,信裏面用不容質疑的口氣說:「我們要求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將父母與孩子分開。」可這種人之常情,對從不講人性而只講黨性的中共政府來說,反而是無法理解的。

現在,上海封城已經超過十天了,有不少上海百姓,不僅要面臨經濟停頓、沒有收入的問題,甚至要馬上面臨餓肚子的慘況了,因為不讓民眾出去買東西,在網上搶菜又搶不到,外賣也送不進來,菜價還在飛漲。

網上已經有民眾說,家裏的東西都吃完了,現在吃飯就像數米一樣,一粒兒一粒兒很節約地吃。另外,在一段錄音電話中,上海一位居委會主任告訴一位女市民,她現在是要菜沒菜、要人沒人,居民都上門來鬧,但她也沒辦法,這份工作已經是在要她的命了。

這位居委會主任還表示,如果政策不改,上海真是要亂了,並寄希望於中共副總理孫春蘭的到來,能夠讓情況好轉。

但是,孫春蘭來了之後,情況就能好轉了嗎?

上海防疫大轉彎 動態清零是政治任務

4月3日,在上海視察的「欽差大臣」孫春蘭講話說,要堅持「動態清零」的「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要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大仗、硬仗」,做到「不漏一戶、不落一人」。4月4日時,又強調說,要「努力用最短時間實現社會面清零目標」。

聽上去,官腔十足,但是讓人疑惑的是,病毒看不見、摸不著,又沒有完全有效的藥物和疫苗,奧米克戎的傳播力又這麼強,而且絕大部份都是無症狀感染者,中共是怎麼肯定,就一定能打敗病毒、實現清零呢?而且,如果真像中共當局所說的,98%左右的病例都是無症狀感染,那中共,為甚麼還要搞這麼「大陣仗」的清零措施呢?

我們都知道,中共的這些數字,是不可信的。

大家看到,自這一波疫情以來,上海市政府並沒有報告任何一宗死亡病例。如果按照官方的數字,從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上海一共才報告了7宗疫情死亡病例,而最近的一例,是發生在兩年前的4月8日。

然而,財新在4月2日的發文中提到,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發生大規模感染,醫護和護工被轉移隔離,一些老人無人照顧,也有老人去世。但是,這個報道目前已經被刪除了。

另外,《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有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至少有100名去世的患者是染疫人員。另一家大型老年護理機構「同康醫院」,也爆發了大規模感染。但是,民眾看到的消息是,上海市政府,沒有報告過任何老年護理中心的疫情和死亡病例。

也就是說,上海現在報告的病例很可能都是人為造假。

其實,中共自己也知道很難清零,尤其是在上海這樣一座超大城市,但是就像中共自己說的,「清零」是一個政治任務。在4月1日的一個會議上,中共國家衛健委強調,全系統要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

我們知道,這之前,上海一直實行所謂「精凖抗疫」,直到3月26日,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還在記者會上說,上海不能封城,因為對全國甚至於全球經濟都有影響。但是,轉眼第二天,也就是3月27日的晚上,上海就突然宣布,28日要封城了。

這個急轉彎的背後,顯然就是北京高層施壓的結果。因為對於中共最高層而言,今年秋天就要舉行二十大,「維穩」是當局反復強調的首要任務。雖然習近平之前已經改口稱,要採取更有效措施,用最小的代價防控疫情,但是如果上海不能很快阻止疫情蔓延,就很可能成為中共高層內鬥的一個焦點。

目前,中國已有多個省市因為上海疫情外溢而出現確診病例,上海的「精準抗疫」也因此被諷刺為「精凖外溢」,這也是讓北京對上海施壓的一個原因,要求上海也要「動態清零」。

當然,這並非是北京當局的一時糊塗,背後一定是有著深層原因的。

我們知道,上海是江澤民集團的老巢,是反習派的大本營,雖然現在的市委書記李強是習近平的人馬,但是上海公開表態不能「清零」,也等於是跟習中央叫板了。所以,這些政治因素,可能就成為現階段,北京堅持要「動態清零」的一個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中共堅持推行「動態清零」,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目的,那就是為了證明,和歐美等西方國家相比,中共的抗疫戰略非常成功。雖然,奧米克戎已經被證明就是一個大號的流感,雖然傳播力強,但是沒有甚麼致命性,但是中共,還是要把疫情說得非常嚴峻。

所以,直到4月5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的報道,仍然在強調病毒「對高齡、嚴重基礎病患者有嚴重威脅」。而很多不明真相的民眾,也把這個奧米克戎病毒看作是洪水猛獸,所以自願接受封城和管控。

而且,中共通過這個疫情,也達到了更加嚴密控制社會的目的。所以,病毒沒有被封控住,中共倒是把人民都給封控住了,也難怪有民眾懷疑說,或許中共原本就是這個打算,不是封控病毒,而是封控人。

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對限制自由、食物短缺,還有隔離點的惡劣條件表示不滿。但是現在,記錄上海疫情的文章被刪除,微博也關閉了評論,上海老百姓已經沒有地方可以申訴了。有推特用戶調侃說:「上海終於有個區清零了,那就是評論區。」

舉全國之力決戰「上海」 習近平或面臨生死較量

不過,既然習近平不得已要舉全國之力決戰「上海」,就一定要打贏這場抗疫之戰,不然怎麼下得了台呢?那麼,面對不斷飆升的疫情數字,中共要怎樣奇蹟般地達到「清零」的目標呢?

最近,網上傳出了一位網民「上海大爸」的語音。這位網民表示,現在的清零是一場政治運動,早在3月10日之前,上海的疫情數字就已經有上萬例了,是官方公布的10倍,這麼大的數字,數據「清零」是不可能的,只能把標準降下來。

怎麼辦呢?「上海大爸」說,一周左右的時間,就會把無症狀感染者認定為不是新冠病人,不作為上報的數字,就「清零」了。他說,上海的管控政策已經到了極限,這麼大一個城市,封第一個7天還正常,第二個7天,情緒已經暴動了,到了第三個7天,你就是要他死了。所以,一定會「清零」,4月底一定會結束。

他還表示,孫春蘭到上海了,這個事情結束了,領導班子也會調整的。

從「上海大爸」這段語音中,可以看出三層意思:第一,上海一定會「清零」,辦法就是把標準降下來,也就是說,這個病毒在中國也得「聽黨話跟黨走」。第二,上海封城不能太久,否則民眾會起來造反的。第三,上海抗疫政策的變化,背後就是政治角力,上海現在的領導班子會調整,這樣看來,李強的仕途很可能會受到影響。

除了這些因素外,我們看到,中共還想藉著這次「政治清零」,給自己貼金,所謂「在我黨的英明領導下,抗疫取得巨大成功」,為二十大增添政治籌碼。此外,大規模搞核酸檢測,也可以趁機大撈一筆。所以說,中共做事的動機從來都不是那麼單純和簡單的。

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是,上海的持續封城,已經導致民怨越來越大,真有可能起來反抗,網上已經聽到有人公開在喊「打倒共產黨」了。

目前,支援上海的,除了中國15個省份的將近4萬名醫務人員以外,還有一個特殊群體,那就是中共軍隊,在4月3日,2,000多位軍人,已經連夜趕赴上海。但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各地武警和醫護人員,已經有大約十萬人抵達上海。

有學者就說,是怕上海出事,現在把部隊都開進來了,一個小區門口派駐一個持槍的特警,因為小區的老頭、老太都管不住了。

而且,這段時間,網上還傳出了多起暴力畫面,內容是穿著防護衣的「大白」對上海民眾拳打腳踢。有民眾說,在這些影片中的「大白」,動作嫺熟、訓練有素,很可能是武警、部隊、派出所公安。

不過,中共派出軍隊,除了要對民眾維穩之外,還可能是為了防止政變。網上傳出消息說,上海已經變為戰區了,東部戰區司令成了上海抗疫戰區司令,上海實質上已經進入軍管戒嚴。

如果這些消息屬實的話,那就說明,習近平目前面臨的政治危機,可能是一場生死較量,以至於他必須為了打贏這場「戰鬥」而孤注一擲了。而事態發展到這一步的話,這對上海,乃至對整個中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衝擊,都將難以估量。@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