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真多妖孽!今日又看見一則趣聞:親共寫手屈穎妍在《大公報》專欄公告天下,老豆上周染疫過身了,但全文看不見她亡父一絲身影,反而在文章開首,作者煞有介事提及東航空難後,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結了一條黑領帶見記者,似乎表現出屈穎妍對汪文斌的關心,更多於對老豆的懷念。

正常人寫這類文章,除非有冤情申訴,否則必會緬懷哀悼一下父親,但屈穎妍顯然不是正常人。她寧願浪費筆墨,反覆渲染急症室有多混亂——新聞不是報道了嗎?需要你這孝女寫嗎?——還指香港染疫死了近7000人,高官(暗指林鄭月娥)竟沒有為他們「穿過一天黑衣、繫過一條黑圍巾」,反而笑得燦爛說:「現在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我很有底氣及很有能力去抗疫……」令她很「心寒」和「憤慨」。

原來在屈穎妍心目中,只要高官收起烚熟狗頭的笑容,象徵式穿一天黑衣、繫一條黑圍巾,她就稱心滿意了,她就無話可說了,彷彿死了那麼多人,只要高官能夠裝一副如喪考妣的表情,演幾場愛民如子的爛戲,即使甚麼問題也沒解決,甚麼過失也沒反省,也可以得到屈穎妍原諒。

香港病死了7000人,不是一夜間發生的,而林鄭一向也笑著感謝中央,為黨說盡正能量的好話。屈穎妍之前不罵,是否昏迷了?非得老豆染疫而死,針拮到肉,然後才如夢初醒呱呱嘈,屈指一算,50幾歲還表現得像一隻巨嬰,覺得全世界只有你的感受才重要,知唔知醜呀?拜託,藍絲是很成熟的,都有大局思維,不能動不動就中二病發作。

從她今天的專欄看來,屈穎妍不是要求從根本上檢討、解決問題,而是僅僅要求高官懂得表態、懂得演戲而已。這就是「藍絲KOL」推銷的價值觀,也是她的粉屎們甘之如飴的意見。老實說,正因為社會有太多像屈穎妍這種只講「表態」的奴才,香港才會落得今日如斯慘烈的境地。

就是為了「表態」,香港政府才一直只講政治正確的「清零」(後來搬龍門變「動態清零」),而沒有及早為「清不了零」的情況做好兩手準備。

就是為了「表態」,社會人士和專家們才一直沒有探討,萬一守不住防線了,第五波真的大規模爆發後,市民應該如何應變。

就是為了「表態」,香港政府才會於第五波爆發初期,仍然在所謂建制派的壓力下,浪費大量時間功夫,意圖模仿大陸城市「封城」、搞「全民檢測」,而沒有集中精神規劃怎樣調配醫療資源。

這個向來只講「表態」的屈婦人,到父親死了,成為甚麼「6962分之一」,仍未深切反省是「表態」害死她的老豆,反變本加厲,寫一篇貽笑大方的廢文,譏諷林鄭月娥不懂穿黑衣「表態」,世上有比這更涼薄冷血的事嗎?本人感到很氣憤。

最後,除了循例奉勸屈婦人一句「不要為國家添煩添亂」外,我也想鄭重指出一點:根據中國人傳統,喪事要穿白色,不是洋人的黑。如果你連《論語》那句「羔裘玄冠不以弔」(弔喪不穿黑衣,不戴黑帽)也不懂,請勿再自稱中國人好不好?◇(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