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項研究表明,封鎖未能有意義地減少COVID-19死亡人數,而COVID-19的疫苗強制令不僅適得其反,而且有害。儘管如此,這些極權主義計劃仍在繼續。

證據一覽

在一項關於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影響的文獻綜述和薈萃分析中,研究人員發現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幾乎沒有影響。

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彙編了400多項研究,表明封鎖、限制和關閉未能達到預期效果。

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哈佛醫學院、牛津大學和其它機構的12名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概述了COVID-19疫苗強制令為甚麼適得其反和有害的關鍵原因。

COVID-19疫苗強制令可能導致民眾對抗和分裂,認知失調,污名化和尋找替罪羊,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

如果你不同意你所在地區的COVID-19限制和規定,那麼現在就應該舉行和平抗議,並大聲疾呼了。

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對COVID-19大流行應對措施中前所未有的封鎖和疫苗強制令進行了深入研究。結果一遍又一遍地證實了許多人一直以來本能地知道的事情——這些極權主義計劃行不通,而且可能弊大於利。

儘管證據很清楚了,但衛生官員和學者繼續為嚴厲的措施辯護。他們很難承認不法行為,尤其是這種規模的不法行為。但遲早會廣為人知的是,正如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創始人兼總裁傑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所說,「這些干預措施將一場可控的流行病變成了一場災難。」

數百項研究表明 封鎖措施不起作用

在疫情期間,全球幾乎每個國家都實施了限制行動,禁止國際旅行以及關閉學校和企業的公共衛生政策。這些政策通常被稱為封鎖,從中國開始,然後是意大利,並從那裏像野火一樣蔓延。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員在2020年進行的電腦模擬模型表明,封鎖將使COVID-19死亡率降低98%之多。這一估計讓許多學者大吃一驚,但這個目標尚未實現,甚至相差甚遠。

在研究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影響的文獻綜述和薈萃分析中,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經濟研究所(Johns Hopkins Institute for Applied Economics),全球健康和商業企業研究所(Global Health, and the Study of Business Enterprise),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和丹麥哥本哈根政治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Political Studies in Copenhagen)的研究人員指出,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幾乎沒有影響。

這項薈萃分析將24項研究分為三組:封鎖嚴格性指數研究,就地避難令(shelter-in-place order)研究,和特定的非藥物干預(specific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 NPI)研究。他們發現:

「對這三個群體的分析都支持這樣一個結論,即封鎖對COVID-19死亡率幾乎沒有影響。更具體地說,嚴格性指數研究發現,歐洲和美國的封鎖措施平均僅將COVID-19死亡率降低了0.2%。

「就地避難令也無效,僅將COVID-19死亡率平均降低了2.9%。特定的非藥物干預研究也沒有發現對COVID-19死亡率有明顯影響的廣泛證據。」

布朗斯通研究所實際上彙編了400多項研究,表明封鎖、限制和關閉未能達到預想效果。其中包括德薩斯理工大學健康科學中心(Texas Tech University Health Sciences Center)醫學副教授Gilbert Berdine博士的一項研究。

這項研究用COVID-19每日死亡率的數據來追蹤瑞典、紐約、伊利諾伊州和德薩斯州的大流行發展過程,這些地區都使用了不同的疫情應對措施。研究結果表明封鎖可能是「這一代人最大的政策錯誤」。

然而,這並不是說封鎖沒有明顯的影響。雖然它們未能有意義地減少COVID-19死亡人數,但它們對其它公共衛生措施造成了巨大損失:

「雖然這項薈萃分析得出的結論是,封鎖措施對公共衛生的影響很小甚至沒有,但它們在被採用的地方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成本。因此,封鎖政策是沒有根據的,作為大流行政策工具,它應該被拒絕。」

「事實核查員」試圖為封鎖政策辯護

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薈萃分析受到一些媒體的關注,將封鎖的從慘澹結果告知主流社會時,「事實核查員」開始採取行動反駁這項研究。

其中包括科學媒體中心(Science Media Centre, SMC),其分支機構存在於許多國家,包括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該機構宣稱其任務是為記者提供「高質量的科學信息」。正如他們網站上所說,他們的使命是:

「為了公眾和政策制定者的利益,在混亂和錯誤信息發生時,通過媒體提供有關科學和工程的準確和基於證據的信息,特別是關於有爭議的頭條新聞的信息。」

但SMC並不像它聲稱的那樣是一個獨立新聞機構,因為它最大資助者包括許多具有全球議題的高級行業參與者,包括Wellcome Trust,GlaxoSmithKline,CropLife International,Sanofi和AstraZeneca。

塔克嘲笑了SMC文章中一個特別傲慢的評論——牛津大學電腦科學系副教授塞思‧弗拉克斯曼(Seth Flaxman)的評論。弗拉克斯曼說:

「吸煙會導致癌症,地球是圓的,命令人們待在家裏(鎖定的正確定義)可以減少疾病傳播。這些在科學家中都沒有爭議。一項旨在證明相反情況的研究幾乎肯定會存在根本性的缺陷。」

但是,將封鎖說成完全沒有爭議,例如吸煙導致癌症的事實,是錯誤的。然而,弗拉克斯曼的工作不斷被引用來為封鎖辯護,儘管他沒有醫學背景。塔克說:

「看看這種花言巧語是如何運作的?如果你質疑他的說法,你就不是科學家,你否認科學!……說封鎖沒有爭議,這是荒謬的,因為以前從未有過這種規模的此類政策嘗試。這樣的政策根本不像一個既定的因果事實(吸煙會增加癌症風險),也不像僅僅是一個經驗觀察(地球是圓的)。它需經過驗證。

「……弗拉克斯曼仍然不會承認,儘管他的言論表明,他不是在觀察現實,而是憑自己的直覺散播教條。弗拉克斯曼可能會說,他確信,如果沒有命令人們待在家裏,傳播可能會更高。這樣的情況確實可能發生,但他沒有資格將這種說法與『地球是圓的』相提並論。

「……命令人們待在家裏——多長時間?總是減少傳播,這種說法不是來自證據,而是來自弗拉克斯曼式的建模,以及他漠視現實的非凡能力。」

疫苗強制令適得其反並且有害

廣泛出現的COVID-19疫苗強制令、疫苗護照和基於疫苗接種的限制也是前所未有的,並引發了道德、科學和政治方面的爭議。

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哈佛醫學院、牛津大學和其它機構的12名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概述了這些命令適得其反和有害的關鍵原因。

「雖然疫苗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被框定為,為那些接受完整COVID-19疫苗接種系列的人提供『福利』和自由,但它們包括懲罰性、歧視性和強制性的要素,包括在許多情況下以疫苗接種狀態為條件獲得健康、工作、旅行和社會生活的機會。」預印本文件寫道。

文章探討了四個領域。疫苗強制令的潛在意外後果概述如下:

  • 1. 行為心理學——COVID-19疫苗強制令可能導致民眾抵抗和分裂、認知失調、污名化和尋找替罪羊、陰謀論和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
  • 2. 政治和法律影響——疫苗強制令可能導致公民自由受到侵蝕、全球衛生治理中的兩極分化和不團結。
  • 3. 社會經濟——疫苗強制令可能導致差距和不平等,降低衛生系統能力,一些人將被排除在工作和社會生活之外。
  • 4. 科學和公共衛生的誠信度——後果包括知情同意權被侵蝕、公眾喪失對公共衛生政策的信任和對監管監督的信任。

作者認為,將社會分為那些已經獲得機會的人和那些沒有獲得機會的人,同時基於接種狀況限制獲得工作和教育的機會,這是對人權的侵犯,促進社會兩極分化,並對健康和福祉產生不利影響。有鑒於此,他們指出:

「採用新的疫苗接種政策引發了全球和地方的多層反彈、抵制和兩極分化,如果現行政策繼續下去,這些反彈、抵制和兩極分化可能會升級。需要強調的是,這些政策不會被相當大比例的人口視為『激勵』或『推動』,特別是在邊緣化、服務不足或COVID-19風險較低的人群中。

「除非一個人接種疫苗,否則就剝奪其教育、生計、醫療保健或社會生活的權利,這似乎與憲法和生物倫理原則不一致,特別是在自由民主國家。

「雖然許多國家的公眾似乎支持這些政策,但我們應該承認,人權框架旨在確保即使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期間,公眾的權利也得到尊重和促進。

「……我們認為,當前的COVID-19疫苗政策應根據可能超過收益的負面後果進行重新評估。利用基於信任和公眾諮詢的賦權戰略,代表了一種更可持續的方法,可以保護COVID-19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人以及公眾的健康和福祉。」

2006年的研究:封鎖不起作用

2006年,公共衛生官員審查了一份可在發生大流行性感冒時使用的緩解行動清單及其潛在影響。

研究結果不建議封鎖,包括隔離和延長學校關閉。這一壓倒性的原則得到了解釋:「經驗表明,當社區的正常社會功能受到最少的干擾時,面臨流行病或其它不良事件的社區反應最好,焦慮最少。」

以隔離為例,研究人員解釋說,隔離群體或個人的政策「沒有依據」,因為它引發了「可怕的」問題。「曠工和社區破壞的次要影響以及可能的不良後果,例如公眾對政府失去信任,以及對被隔離人員和群體的污名化,可能是相當大的。」他們指出。

研究也不建議關閉學校超過10至14天,除非所有其它接觸點,如餐館和教堂也關閉。但是,他們指出,「在整個大流行期間持續如此廣泛的關閉,幾乎肯定會產生嚴重的不利社會和經濟影響。」

他們還建議不要取消或推遲涉及人數眾多的會議或活動,並解釋說,「取消或推遲大型會議不太可能對流行病的發展產生任何重大影響」,而且「……社區範圍內關閉公共活動似乎是不可取的」。但是,塔克指出,「(該研究結果出爐的)十五年後,世界各國政府還是試圖實行封鎖。」

隨著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封鎖是無用的,COVID-19疫苗並不像宣傳的那樣有效,人們正在反抗。COVID-19疫苗本應讓你獲得自由,並將生活帶回2019年的樣子:沒有口罩,沒有封鎖和每個人的自由,無論你是否接種過疫苗。

封鎖也本應是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結束疫情。然而兩年後,大流行仍然很強勁。如果你不同意你所在地區的COVID-19限制和強制令,現在是時候在和平抗議中大聲疾呼,以促使積極的改變以支持健康和整體的自由。

本文最初於2022年2月發表於Mercola.com

作者簡介:

約瑟夫‧默科拉(Joseph Mercola)博士是Mercola.com網站的創始人。作為一名骨科醫生、暢銷作家和自然健康領域的多個獎項獲得者,他的主要願望是通過為人們提供有價值的資源來幫助他們控制自己的健康,從而改變現代健康模式。

原文「If Lockdowns and Mandates Failed, Why Are They Still Pushe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