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共老大哥「取經」回來後,1965年1月開始,阿拉法特就以游擊隊的方式在巴勒斯坦北部首次對以色列開戰。

1965年5月,巴解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簡稱PLO)在北京設立辦事處。中共破格承認該辦事處享有外交機構待遇,並在國際外交各種場合中支持巴解。

1988年11月,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第19次特別會議決定建立巴勒斯坦國。中共立即予以承認,並於同年11月20日與巴勒斯坦建交。

2000年至2001年間,阿拉法特和中共黨魁江澤民互訪見面。期間巴以爆發大規模流血衝突,以色列一再指責阿拉法特是恐怖主義的「幕後主使」。

在中共的扶持下,阿拉法特得以和以色列及美國抗衡,使得中東地區戰火不斷。圖為以色列總理拉賓、美國總統柯林頓和阿拉法特於1993年9月13日達成奧斯陸協議的一刻。(維基百科)
在中共的扶持下,阿拉法特得以和以色列及美國抗衡,使得中東地區戰火不斷。圖為以色列總理拉賓、美國總統柯林頓和阿拉法特於1993年9月13日達成奧斯陸協議的一刻。(維基百科)

在中共的扶持下,阿拉法特得以和以色列及美國抗衡,使得中東地區戰火不斷。

法塔赫、巴解等在阿拉法特的領導下,從事各種公開的、地下的軍事恐怖行動,聲稱革命暴力是「解放家園的唯一手段」,和共產主義暴力革命思想一脈相承。

其和世界上其它共產國家的關係也十分密切,它是「社會主義國際」(Socialist International)成員,也是「歐洲社會黨」(Party of European Socialists)的「觀察員」。

美國、以色列一直認為阿拉法特是中東一系列恐怖事件的幕後策劃者。他所組建的法塔赫、巴解等組織在1988年之前,一直都被美國政府認定為恐怖組織。

法塔赫在1970年策劃刺殺約旦國王侯賽因賓塔拉勒,侯賽因國王倖免於難。同年9月,法塔赫連續劫持英國、德國和瑞士三民航客機並在電視攝錄機前摧毀三架劫持的國際班機,在國際上造成轟動。

恐怖份子稱:「我們劫持一架飛機遠比我們在戰鬥中殺死一百名以色列人更有效果。」法塔赫為其後世界上恐怖份子劫持飛機開了先例。後幾十年裏劫持民航飛機成了恐怖份子的一個有效工具。

1972年巴解下屬的「黑9月」(Black September)恐怖組織製造了一起進攻平民的大型恐怖襲擊事件。

而策劃、實施這一起恐襲事件的阿布哈桑薩拉姆(Ali Hassan Salameh)就是阿拉法特的首席保安官、「法塔赫」情報組織的負責人。

當時恐怖份子在德國慕尼黑正在舉行的夏季奧林匹克競賽的奧運村劫持了11名以色列運動員。開槍屠殺以色列運動員的同時,還射殺了一名德國警察。

幾十年來,國際恐怖主義氾濫,濫殺無辜平民,阿拉法特對首開對平民的恐襲先例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中共與阿蓋達組織的關係

中共與本拉登領導的基地恐怖主義組織的聯繫由來已久,並一直和為本拉登提供庇護的塔利班暗通款曲。

1980年,中共除了派出大約300名軍事顧問到當時阿富汗聖戰組織在巴基斯坦的訓練基地外,還在新疆喀什及和闐增開軍事訓練營,教他們使用武器、爆破、戰鬥策略、宣傳技巧與間諜戰等。

新疆成為訓練阿富汗聖戰組織與蘇聯作戰的基地。到蘇聯撤出阿富汗的時候,中共軍隊至少訓練了幾千聖戰份子,為他們提供價值2億~4億美金的機槍、火箭發射器以及地對空導彈等。

在塔利班取得阿富汗政權後,包括其庇護本拉登阿蓋達組織期間,中共與塔利班和阿蓋達組織保持了密切關係。

雖然阿蓋達組織對美國大使館和美國海軍實施恐怖襲擊,而塔利班拒絕向聯合國交出本拉登,但中共一直反對聯合國制裁塔利班。

1998年美國用巡航導彈襲擊阿蓋達組織,中共花一千萬美元向阿蓋達組織購買未爆炸的美國導彈,以改進自身的巡航導彈能力。同時,中共繼續向支持恐怖主義份子的國家提供敏感的軍事技術。

2000年底,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制裁塔利班的提案,以迫使塔利班關閉本拉登在其境內的恐怖份子訓練營,但中共投的是棄權票。

在那之後,中共繼續與塔利班秘密商談,並達成協議由華為幫助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建立廣泛的軍用通訊系統。

9.11恐怖襲擊發生後,聯合國對塔利班政權進行制裁時,中共不光投棄權票,仍派出軍事人員幫助塔利班政權。圖為塔利班武裝份子。(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9.11恐怖襲擊發生後,聯合國對塔利班政權進行制裁時,中共不光投棄權票,仍派出軍事人員幫助塔利班政權。圖為塔利班武裝份子。(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就在9.11恐怖襲擊的當天,中共與塔利班官員簽署了擴大經濟與科技合作的協議。

更令人震驚的是,「9.11」發生後,兩個中共軍人被稱為英雄,因為他們在1999年出版了《超限戰》一書,裏面提到「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對美國而言將會很棘手」,他們還明確提到「本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基地集團組織這場攻擊行動」。

可以說,中共的「超限戰」理論是本拉登發展恐怖襲擊這一手段的理論指導,而本拉登只是把它付諸實踐。

9.11恐怖襲擊發生後,聯合國安理會對塔利班政權進行制裁時,中共不光投棄權票,而且在美軍開始空襲塔利班目標後,仍派出軍事人員幫助塔利班政權。

9.11事件後,美國情報部門獲悉中共軍方的中興和華為在幫助塔利班軍方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建立一個電話網絡。

2004年中,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上幫助本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並洗錢。

隨著柏林牆倒塌,暴力共產主義陣營面臨土崩瓦解,中共繼承前蘇聯的衣缽,不得不獨立支撐面對自由世界的強大壓力。

正當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注意力開始轉向譴責共產主義暴政時,「9.11」恐襲發生,世界格局隨之大變,自由世界對抗共產主義的計劃被束之高閣,全方位轉向打擊恐怖主義。

其實,這正是共產邪靈為了轉移視線,讓中共殘喘並坐大的伎倆。在西方為反恐疲於奔波的時候,一場中美之間的財富大轉移悄悄發生了,共產邪靈用資本主義的營養,壯大了共產主義。

每當世界反共陣營開始圍剿世間共產勢力時,共產邪靈往往就會指使恐怖組織肇事,讓人們無暇顧及世界上最邪惡的共產邪黨及其毀滅人類的運作,忙於和恐怖組織交戰,並花大力氣反恐、防恐,卻把人世間正邪交戰的主要戰事擱置一邊不顧。

5. 西方激進左派 與恐怖主義的隱形聯盟

這是「整個宇宙中最偉大的藝術品」,一位德國音樂家如是斷言。他評價的不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而是9.11恐怖襲擊。

「9.11」恐怖襲擊事件之後,西方的激進左派知識份子和媒體在第一時間為恐怖份子歡呼、辯護和洗脫罪責。

一位美國作家誇讚恐怖份子「絕頂聰明」,在他眼裏襲擊有情可原,因為「美國歷史上做錯的一切造成了那座巴別塔[指世貿中心大樓],因此大樓必須被摧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