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會結束僅僅三天之後,俄羅斯開始進攻烏克蘭。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肆張揚、公開運兵、提前告知、謀劃充足、並讓新聞記者全部到位之後才開始的現代戰爭,終於在人們的遺憾和無奈之中,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作為全世界「和平、友誼的象徵」的餘音未落的諷刺中,正式開打了。但是,在俄羅斯武裝入侵、烏克蘭開啟戰火的時候,同時被灼燒著的,可能還有中南海的眉毛。因為北京的共產黨政權面臨著國際政治、外交、經濟和技術上因為烏克蘭事件引發的全面的危機。

俄羅斯總統普京凌晨5點半發表電視講話,宣布俄羅斯將在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拜登隨即發表聲明,譴責普京發動「有預謀的戰爭」。普京說,北約的進一步擴張和北約使用烏克蘭領土,「是不可接受的」。從普京的宣稱來看,俄羅斯這次侵略的目標有四:解除烏克蘭的軍事力量(非軍事化);更換烏克蘭現任政府(非納粹化)、扶持親俄政府;結束烏克蘭東部長達八年的戰爭;阻止烏克蘭獲得核武器。但普京還有第五個目標,他沒有明說,正如筆者在《北約理應回應普京 重新定位直取中共》一文和多次影片採訪中所說的那樣,就是烏克蘭永遠不能加入北約。當然,這也是俄羅斯扶持親俄政權的首要目的。

中共在烏克蘭問題上,朝三暮四、信譽全無,如今已落入進退兩難的境地。北京冬奧會開幕的當天,中共用重金獲得普京到場支持,但卻僅僅獲得部份的背書,因為普京在拿到錢(十五項合約)和中共的保證之後,置中共刻意準備的豪華晚宴於不顧,逕直回府,準備發動戰爭。但中共與俄羅斯在奧運開幕當天匆忙發布的聯合聲明,卻把中共綁上了俄羅斯對峙歐美的戰車(參看筆者《中國被綁上對峙歐美的戰車》一文)。聯合聲明中,莫斯科只是老調重彈,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但北京卻冒天下之大不諱,聲明支持俄羅斯、反對北約東擴。

這個站在俄羅斯立場,為俄羅斯背書,從經濟上支持俄國,反對北約東擴的聲明,激怒了歐美各國。只是因為俄烏已經開戰,他們還沒來得及針對中共的這個立場有所反應。北約東擴,準備接納烏克蘭,把北約的戰略前沿推進到俄國的西部邊境,恰恰就是這次俄羅斯-烏克蘭糾紛的焦點!但就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前,中共突然改變立場,表明反對俄國侵犯烏克蘭的主權。據說中共政治局為此還閉門三天,專門討論,最後還是做出了這個朝三暮四、讓自己落入進退兩難境地的決定。

但是,中共會因此而與美國和歐洲站在一起,全力反對俄國入侵,全力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反擊,並全面參與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中共也不會這樣去做。實際上,中共目前面臨的處境,在世界各國中,獨一無二,非常尷尬;中共當局如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持俄羅斯反烏中共不敢,支持烏克蘭反俄中共也不敢;正是因為這樣騎牆和毫無原則立場的「立場」,使得中共國在這次俄羅斯武裝入侵、烏克蘭開啟戰火之時,惹火上身,灼燒了中南海自己。中共面臨的挫敗,可以從國際政治、外交、經濟和技術上展現出來。

聯合國在這次糾紛中,可能會失去信譽,變成毫無用處的官僚機構。因為俄羅斯正好是安理會的主席國,加上俄國的否決權,相信安理會不會通過任何有意義的、譴責和製裁俄國的決議案,沒辦法對這次侵略戰爭起到任何阻止和維和的作用。中共會怎樣投票呢?如果中共投贊成票,加入國際制裁,中共會和俄羅斯結下樑子,中共過去二十多年辛苦經營的連俄抗美戰略,可能一夕瓦解。如果中共加入俄國、投否決票,會激怒整個世界,同時中共會面對另外一個更微妙的難題:如果中共仿傚俄國對台灣也用同樣的策略,俄國接受烏東兩個小共和國(頓內次克(Donetsk)和盧甘斯克(Lugansk))的公民獨立投票,中共就也必須接受台灣的全體公民的獨立公投。如果公投的結果也是獨立,中共敢承認嗎?如果公投的結果不是和中國大陸合而為一,而是加入美國成為一個州,中共又情何以堪?!所以,中共很可能會沿用他們多年在聯合國的老套子,可能會投棄權票,凸顯這個昏庸政權的無能為力、無所作為。

本來,中共曾經有一個機會,去試圖調停俄羅斯和烏克蘭。法國總統和德國總理,都先後前去莫斯科與普京會談,試圖調停俄烏之間的衝突,但都無功而返。法國和德國作為北約的主要軍事大國,還真的很難在這場「拉架」中做到不拉偏架,因為北約顯然是和烏克蘭站在一起的。但中共不同,中共一直同時保持著和俄羅斯、烏克蘭的友好關係,與兩國都有緊密的軍工、能源和貿易上的合作。俄羅斯和烏克蘭發生糾紛,與雙方都交好的中共,本來有一個在國際上展現外交實力、外交手腕、縱橫捭闔的絕好機會,這是美國和歐盟國家都完全不具備的。中共假如真能調停成功,會是一件大大的功勞;即使調停不成,也可以凸顯大國的影響力。可惜的是,中共外交部、中南海那些腦滿腸肥的高官,精於權鬥和內訌、鎮壓國民,卻疏於國際關係和國際交往,錯過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但是,俄羅斯點起的烏克蘭戰火,雖然會讓烏克蘭人和那片土地蒙難,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恐怕會殃及中南海觀魚的人。中共恐怕很難在這場戰爭和隨後的國際制裁和選邊站中逃脫幹係。為甚麼這麼說呢?

英國情報機構最新的建議,是烏克蘭開打時,如果西方真正要制裁俄羅斯,就必須同時甚至首先制裁中共。因為,西方已經清楚地意識到,中共和俄羅斯的十五項協議,加上之前的能源協議和軍火合同,中共對俄羅斯的經濟支持,是維持俄羅斯戰爭機器的關鍵。而要摧毀俄羅斯的戰爭機器,就必須摧毀中共和俄國的經濟聯繫,甚至摧毀中共的經濟實力。

中共因為台灣問題投鼠忌器,在俄烏戰爭中,偏向反對俄羅斯的侵略。但如果中共因為西方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延及對中共的經濟制裁,中共可能不得不明哲保身,為了自身的經濟利益和政權的安危,放棄對俄羅斯的支持。但正如筆者如上所述,俄羅斯的憤怒和未來的報復,也可能吞噬了中共這個俄國人扶持起來的政權。

中共如果忌憚俄羅斯的憤怒,或者因為與俄國的多項協議而不能抽身,就會得罪烏克蘭而導致另外的損失。中國在烏克蘭的經濟和國防利益,都會受到損害。中烏之間的貿易關係,從2013年以來快速增長。烏克蘭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中國在2019年超越俄羅斯,成為烏克蘭最大的單一貿易夥伴。2021年兩國的貿易總額為189.8億美元,比2013年增長近80%。烏克蘭對中國的主要出口是鐵礦石、粟米和葵花油等大宗商品,而從中國進口的主要是機械和消費品。如今,中國是烏克蘭大麥的最大進口國,去年中國粟米進口的30%(超過800萬噸)來自烏克蘭。

再者,烏克蘭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樞紐。烏克蘭於2017年加入倡議。大型中國公司包括國有食品集團中糧集團(COFCO Corp)、國有太平洋建設集團(China Pacific Construction Group)、中國港灣工程有限公司(CHEC)、華為等都在烏克蘭大量投資。在戰爭焦點的頓涅茨克,中國電建(Power Construction Corp of China)與頓涅茨克的當地合作夥伴簽署了價值10億美元的800兆瓦風電場協議,是歐洲最大的陸上風電場。

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後,烏克蘭領土上留下蘇聯30%的國防工業,包括750家工廠和140家科研機構,僱用100萬人。烏克蘭繼承的前蘇聯的軍事科技,讓中共從中獲益。中共軍方的仿製武器產業、航空、船舶引擎、航太產業,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烏克蘭的國防企業。

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進一步加劇之際,中共黨媒旗下官微,把如何處理關於俄烏兩國衝突消息的上級指令,不小心發布到了微博,其內容提到「對俄不利、親西方的不發」的原則。從這個角度看,中共很有可能在俄-烏衝突中,選擇拳頭大、實力強的一方,也就是俄羅斯,作為支持的對象。而這樣做的後果,就是中共可能失去在烏克蘭的利益,也可能必須承擔西方制裁俄羅斯時、殃及池魚的後果。

烏克蘭的戰火,不知會燒多久;但中南海恐怕要注意自己的眉毛,還有整個身子了。#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