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件有些細節很奇怪,並且值得深思。」福爾摩斯說。他指的是一件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故事。

最近一段時間,福爾摩斯先生非常繁忙,各種各樣的案子都需要他的幫忙,都來向他請教。這其中有許多是錯綜複雜的,也有一些很有特色。史密斯小姐帶來的一篇戰場回憶錄,引起了他的注意。這是一個在中國大陸鼎鼎有名,幾乎無人不曉的故事,但是福爾摩斯覺得有些蹊蹺。

這是發生在韓戰時期的事件,文章大概講的是:

「戰鬥英雄邱少雲及其戰友500餘人,在陣地前沿的草叢中潛伏,美軍一發燃燒彈落在他潛伏點附近,邱少雲為了掩護潛伏部隊不被敵人發現,忍著劇痛,一動不動,甚至沒發出一聲呻吟。他在烈火中被燒了半個多小時,被活活燒死。」

「這個故事有些細節很奇怪,並且值得深思。」福爾摩斯說。

「哦?」華生有些困惑。

「這個邱少雲在戰鬥前被燒死,而他隨身攜帶的武器,比如手榴彈、爆破筒,在燃燒過程中為甚麼不爆炸呢?」

華生聽了沒有言語。

「另外,那天美軍一定集體失明了。」福爾摩斯拿起了他的煙斗。

「事件發生在中午時分,埋伏的地點據敵方很近,只有六十多米,能聽到敵人的講話聲。烈火在邱少雲身上燒了半個多小時,他周圍的冬草一燒也都光了,居高臨下的美軍,大白天為甚麼沒有發現目標?」 福爾摩斯看上去十分嚴肅。

「他是被燃燒彈當場燒死的。」華生醫生篤定地說道。

「從醫學角度講,控制疼痛反射的原始反射的中樞是脊髓,因此人在突發情況遭受劇痛時,神經末梢將透過脊髓傳達肌肉而做出反射動作,這就是人們平常說的『條件反射』,這種動作是不會受大腦控制的。也就是說,人沒本事讓它不動。」華生說。

「活人被燃燒彈擊中燃燒,不可能像一塊石頭一樣,一動不動。人的意志力無法控制你的神經末梢,更無法掌控人類的骨髓,讓人沒有任何本能反應。這種情況下,超強意志力只是一種假說。」

「人的昏迷程度可分為:淺、中度、深,淺昏迷和中度昏迷時,人喪失意識,無法控制;深昏迷則大腦皮層已嚴重受損而無法活動。」華生接著說道,「人對突如其來的劇痛會產生反射動作,無法經大腦下達忍耐的指令。」

「因此,如果邱少雲被擊中,被燃燒,還一動不動,只有一個科學解釋:他死了——要麼是被燃燒彈擊中當場死亡;要麼是進入昏迷狀態,在無知覺的狀態下被燒死。」福爾摩斯接過華生的話。

華生醫生點點頭,「最可能的情況就是被燃燒彈直接擊中,當場斃命。」

福爾摩斯一邊思考,一邊抽著煙斗,並說道:

「毫無疑問有人在編故事,但問題是,為甚麼要編這麼一個漏洞百出的謊言呢?這背後究竟藏著甚麼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