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選舉將在3月27日舉行,傳媒稱中共全國政協常委陳馮富珍有意參選,不過尚未有人明示此事。移居英國的政治學者黃偉國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表示,新選制下的特首選舉,是中共不同派系或部門代理人在選委會角力。不過,特首候選人未必就是中共高層某領導的代理人。

中共靠香港作對外窗口

可能換特首以改善形象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承認有考慮重組政策局,政府要重新思考如何組成政策局最有利於香港的發展。(郭威利/大紀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承認有考慮重組政策局,政府要重新思考如何組成政策局最有利於香港的發展。(郭威利/大紀元)

黃偉國表示,如果陳馮富珍參選屬實,可能是試圖改善香港國際形象的一個步驟,中共不得不依靠香港,作為對外投資和技術引入的窗口。「林鄭月娥那種戰狼的表現,可能對於某一批中共領導人來說,覺得香港繼續同中國大陸一模一樣的話,其實對中國(中共)沒甚麼好處,甚至會帶來一個很大的災難性的結果。」

「從中共中央到地方不同的權力板塊,透過特首選舉,希望能夠進一步增強它各自各派系的影響力,無論國安辦、港澳辦、中聯辨甚至外交部各方。」

《香港國安法》之後的選舉制度,有了「資格審查委員會」、「選委會」等許多限制,「整件事情好像又更複雜了」。黃偉國質疑,這次特首候選人本身,可能就是某一派系屬意的代理人;不過從歷任特首來看,候選人與某領導人代理人「未必有直接的關係」。

料特首選舉不會推遲

習近平7月來港監察

團結香港基金發言人1月13日表示,有報道指該組織支持世衛前總幹事、中共政協常委陳馮富珍參選特首並非事實。資料圖片。(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團結香港基金發言人1月13日表示,有報道指該組織支持世衛前總幹事、中共政協常委陳馮富珍參選特首並非事實。資料圖片。(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如今中共面對疫情、國際圍堵等諸多不確定因素,黃偉國指出,特首選舉不會像立法會選舉那樣推遲,因為7月1日習近平可能已經計劃好前來香港。

今年七一,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5周年,「在香港經歷過反修例運動之後,習近平的到來,有一種君臨天下(的勢頭)。」「7月1日是特首正式宣誓就職,也都要習近平監誓。如果特首選舉延期的話,那麼,整個計劃就會被打亂了。」

陳馮富珍擁有防疫優勢

林鄭競爭任何人都必敗

1月3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參加立法會的議員向中共宣誓效忠儀式;當晚,一些港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出席了「洪門宴」。圖為香港立法會。(宋碧龍/大紀元)
1月3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參加立法會的議員向中共宣誓效忠儀式;當晚,一些港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出席了「洪門宴」。圖為香港立法會。(宋碧龍/大紀元)

關於港人對林鄭處理疫情滿不滿意,黃偉國觀察說,無論從民調看還是隨機在街頭問一個市民,「我想那種破口大罵的層次,是差不多等於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那種羞辱,甚至是一種近乎對人身攻擊的語言。」相比之下,陳馮富珍「以前做過世衛的總幹事,是擁有豐富(經驗)的流行病專家」。

「如果陳馮富珍真的出來選的話,她是會不斷推銷自己作為一個傳染病專家和世衛決策人的經驗,針對林鄭月娥抗疫不力,這個會是林鄭無法避開的一個弱點。」再加上林鄭月娥「已經得罪了全世界的人」,「如果我是林鄭月娥,那麼,唯一的方法,就是要逼到整個選舉只有自己一個候選人。」

「假設再有第二個候選人的話,那麼,她一定會輸。」黃偉國形容,林鄭月娥若想打敗陳馮富珍,就「只剩一招」,那就是有陳馮富珍的黑材料爆出來,使其知難而退。「就好像當年的梁振英有唐英年僭建的罪證,不斷地放大、炒作它,讓唐英年在當時公眾形象受到一個很大的影響。」

執政太差可能解散

港府內換人氣氛濃

分析人士表示,效命中共強權的林鄭,已經眾叛親離。(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分析人士表示,效命中共強權的林鄭,已經眾叛親離。(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黃偉國觀察道,現在有很多因素,都使特區政府裏面換特首的氣氛很強烈。如整個調查「洪門宴」官員的過程,林鄭沒有找政務司司長,而是命特首辦主任聶德權和陳國基去做。由此,「可想而知,林鄭月娥沒有朋友、沒有夥伴」;而且,「林鄭月娥做了40多年的公務員,到頭來連一個她培育出的可用之才都沒有。」

他還對比說,林鄭月娥用威權對付抗爭者、及聲稱對國泰違反檢疫規定人員「追究到底」;但對「洪門宴」自家下屬的弊病,卻「完全不懂得解決」,涉事官員只是道歉了事而已。

甚至,林鄭班子裏面的問責官員,包括政務司司長、律政司司長、財政司司長,「看到林鄭月娥都會掩之以鼻」,「李家超也不會看得起林鄭月娥;陳茂波根本就是梁振英的人;鄭若驊這四年的任期,搞到使得整個香港的法治都完了,也不見得和林鄭月娥的關係比較好。」

黃偉國又分析說:「以往,林鄭月娥面對一些逆境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小動作。」尤其是她最近提出改組,到底居心何在?「一個夕陽政府,為甚麼會預先為下一屆政府架床疊屋,建議一個新的問責體制呢?」

「倒數吧,到6月30號解散吧,不用做了。總之,是到3月27號(選舉日),林鄭月娥一定是沒得做的了。」黃偉國相信,這是現在很多問責官員和公務員的心聲,「如果林鄭月娥沒的做了,整個班子更加是解散了。」「所以,其實現在林鄭月娥,可說是處於一個很不安的位置。」

林鄭若步曾蔭權後塵

這結局一點都不奇怪

香港民研在2021年10月18日至22日,訪問1,000名香港市民。林鄭的最新評分為37,較上次調查下跌1.3分,有32%受訪者給予林鄭月娥0分。林鄭的支持率為22%,下跌2個百分點,反對率為64%,增加5個百分點,民望淨值為負42個百分點,減少7個百分點。顯然,執政成績太差,不孚眾望。

特首林鄭月娥,2021年10月6日發表任期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黃偉國認為,這份施政報告都不是寫給香港人看的,「我不會收這份功課,連分都不會給」。黃偉國表示,香港人現時最迫切的是經濟前景、就業問題。有朋友向他反映,旺角很多以前賣名牌貨的鋪子,現在變成賣「40蚊三送飯」,可見香港經濟仍有很大的隱憂。

林鄭月娥如果下台,會遭懲罰步曾蔭權後塵嗎?黃偉國覺得這不奇怪,原因一是她搞糟了中共的「全球策略」;二是消除香港人長期以來的壓抑;三是很多大陸官員因為抗疫不力都會下台、害得孕婦流產也要下台,「為甚麼林鄭月娥這幾年的表現這麼差勁,完全都不用下台?而且還想著陞官去做政協?」

黃偉國認為,如果林鄭待遇如此優厚,便是做了一個很差的示範,難以服眾,「只會令到中國無論是在廣東省、深圳、大灣區的一些市政府,更加痛恨香港(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