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已經是農曆臘月十九,市民下星期開始將購買年花慶祝農曆新年。今年1月14日,政府宣布因第五波疫情關係,取消全港由政府舉辦的農曆新年前夕年宵市場。如果政府以為這樣做就可以減少市民購買年花、減少聚集機會,未免太天真吧?

其客觀效果只會令旺角花墟成為全港唯一的大型花市,預計將會有比以前更多的大量人流為購買年花「迫爆」花墟,因為大部份本身打算購買年花的市民,只會改到旺角花墟,而不會放棄購買。政府準備好應付「旺角花墟群組」嗎?

今年的情況跟去年相似,去年1月8日,政府同樣宣布取消全港年宵花市。當時作為旺角花墟區議員的我於1月14日與街坊一起舉行記者會,批評措施會令人流和貨物集中於旺角花墟,疫情隨時於該處大爆發。去年1月19日,政府轉軚,宣佈花市原址復辦,但攤位數目減半,縮短營業時間。

政府取消各區年宵的做法非常愚蠢,只會令大量市民湧入旺角花墟,令本來已經非常狹窄的街道「歷史性地」水洩不通,為第五波疫情添上隱憂,影響附近至少5,000名居民。去年,政府建議花墟顧客「保持一米社交距離」,實在相當離地。政府應有限度恢復各區年宵,以分散人流。

旺角花墟店舖阻街問題不只發生於農曆新年前夕,只是農曆新年前夕特別嚴重。一直以來,有大量旺角花墟居民向我投訴,例如曾經有街坊訂購傢俬,貨車花了3小時才能駛入花墟住宅樓下落貨;花店貨物往往擺放在舖外三呎酌情範圍之外,以致坐輪椅的老人家無法出入;而在晚間花店關門後,不少貨品沒有收回店內,繼續阻塞通道。更誇張的是,有街坊曾經表示,每逢農曆新年前夕一個星期,每晚放工都要花接近一小時才能成功從港鐵太子站步行至花墟回家,甚至有街坊會提早向公司請假。

今年農曆新年前夕,旺角花墟一帶一如以往將實施封路安排。封路的原意是為了促進人流暢通,但政府怠於執法,縱容花店於門外擺貨,封路變相助長阻街,是本末倒置。去年農曆新年前夕,有花農在太子水渠道租了一個不夠100呎的店舖,同時在外面行車路築起棚架,霸佔過千呎賣花,政府只發出罰款告票,農曆新年後才清走棚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