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季奧運會將在2月4日在北京舉行,德國已經提醒運動員不要帶手提電腦和手機去北京,以免被中共當局竊取個人資料。前奧運選手提醒運動員面對獨裁政府要保護好自己,並呼籲國際奧委會正視人權問題。

北京冬奧會因為諸多西方國家政治抵制而越來越被關注,德國給還未去北京參賽的選手舉辦了好幾次訊息介紹會,內容包括安全和中國人權狀況等,而且還建議選手們不要帶手提電腦和手機到中國去。

對此,前大陸奧運選手、泳壇名將黃曉敏對大紀元表示,世界很多國家的外交人員、包括首腦他們都已經越來越看清中共的本質。所以會建議運動員不要帶自己的設備,因為害怕運動員因此受到傷害。

她說:「他們出於保護自己國家的運動員,不讓自己國家的運動員受到傷害。不讓自己的運動員帶一些東西進到中國去,擔心他們電腦或者手機裏面有甚麼東西觸犯中共,導致了他們人身安全有問題。」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也對大紀元說:中共的黑客是受當局控制的,如果電子設備帶到大陸,黑客可以侵犯進去,拿到、調走你個人私隱的東西。

隨著中共迫害人權的事件曝光並被越來越多的人群關注,中共非常害怕奧運選手在北京冬奧會期間對大陸的人權表示關注並批評中共當局,中共不斷對這些潛在的批評人士進行威脅。

據美國之音1月19日報道,北京奧組委對外聯絡部副部長楊舒北京時間1月19日在中國駐美大使館舉辦的一場視像記者會上,被問及如果運動員在冬奧會期間就人權等敏感問題發表看法會有甚麼後果時,他說:「任何行為或言論違背奧運精神,特別是違反中國法律規定,也會受到一定的懲處。」

取消運動員的註冊有可能是違規者受到的一種處罰。

國際奧委會則明確規定,只要不是在比賽中間或頒獎典禮上,運動員可以在記者會上或奧運會場館接受訪問時可以就任何議題自由表達他們的看法。

黃曉敏認為運動員一般不會在大陸批評中共的人權狀況。她說去年有德國運動員在中國參賽回去後不敢發聲,運動員如果有「負面」記錄,以後可能不能進入中國,就是遭到中共當局打壓。

馮崇義對此表示,很多運動員是很關注人權的。他們覺得有必要去發聲,「雖然我來中國參賽,但並不表示我支持中共政權,或者是我默認中共政權對人權的侵犯,他們想做一些澄清。」

但如果發聲會影響他們參加比賽,或者他們的行為會令中共不高興。他們鍛鍊了很長時間,從他們自身利益上講很難放棄冬奧會這樣一個機會。

馮崇義認為造成這些運動員道德困境的原因在奧委會,是國際奧委會犯的錯,他們給這個運動員製造了一個道德困境,因為奧委會把這個賽事,把奧運會址選在北京,特別是近年來,中共在香港、在新疆,包括在大陸很多地方,中共侵犯人權的事情非常多。奧委會沒有規避這樣一個地方。

面對中共當局的威脅,很多人建議運動員保持沉默。

美國之音的報道說,全球著名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18日曾舉辦一場線上研討會,會上有發言者建議正在前往北京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為了各自的安全,在中國比賽期間,應該儘量避免談論中國的人權問題,保持沉默。

曾經兩次代表美國參加冬奧會的滑雪運動員諾阿∙霍夫曼(Noah Hoffman)在人權觀察舉辦的研討會上鼓勵前往北京參賽的運動員在中國期間保持沉默。「他們最終不僅會被中國政府起訴或像我們看到的彭帥一樣被失蹤,而且還會受到國際奧委會的懲處。」霍夫曼說,「所以我對去那裏的運動員的建議就是他們要保持沉默。」

但「全球運動員」(Global Athlete)秘書長羅伯∙科勒(Rob Koehler)在會上表示。「沉默意味著同謀,這也是為甚麼我們關切的原因。」

馮崇義教授認為沉默剛好符合中共當局本身的目的,它達到靜音的目的,就是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都進行消音。這是中共當局的脅迫,在這種壓力下或者脅迫下會使人閉口,就是放棄任何一個發言的機會。

馮崇義建議修改奧委會審查舉辦國資格的章程。要把人權記錄放在憲章裏,很明確地說有重大的違反人權、侵害人權的國家就沒有資格來舉辦奧運會。「讓中共主辦奧運會的話,是不是背離奧運精神越來越遠?」他說。

黃曉敏也對此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她說:奧委會應該更關注運動下的人權侵害問題。

但她對運動員也表示了理解:「對運動員本身而言,他去就是每天訓練,然後去參加比賽。他沒有任何其它想法。是中共把這個奧運會搞成了政治話題。」

因中共迫害人權,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洲在內的多個國家宣布對2022年北京冬奧會實施外交抵制,不派高層官員出席北京冬奧會的任何活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