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的南非變種病毒Omicron來勢洶洶,以極快的感染速度攻入了眾多國家,迫使不少國家再度進入緊急狀態,人心慌慌,人們逐漸恢復的正常生活突然又被迫暫停。

自人類存在以來,瘟疫一直伴隨著人類文明發展的左右。據統計,被瘟疫吞噬的人命比在戰爭和饑荒中喪命的人數更多。然而,人類在經歷了眾多大大小小次數的瘟疫之後,依然對它的奇怪特性琢磨不透。比如它來無影去無蹤,能給人類帶來致命重創,卻對某些人毫髮不損。人們不禁要問,瘟疫到底為何而來?難道面對瘟疫,人類永遠只能處於防守的下風嗎?

其實,根據歷史記載,人類很早已經歷過幾次極其凶險的瘟疫。

雅典的覆滅

在中國處於春秋戰國、諸侯爭霸時,在遙遠的古希臘也出現了數百個自治城邦,其中最強大的兩個國家是雅典和斯巴達。公元前5世紀,這兩國為了爭奪古希臘的霸權,發動了一場戰爭,史稱「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戰爭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30年,雅典城內突然出現了致命瘟疫。最開始的病人出現在距離雅典城西南不遠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之後迅速蔓延,數周之內便攻入雅典城,重創雅典人。

據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在其著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中記載,病患在染疫初期會開始發燒、打噴嚏、劇烈咳嗽。之後,患者體內開始出血,全身慢慢發紅、發紫,最後身體腐爛並散發著惡臭。病患還會感覺體內正在燃燒,出現無法抑制的口渴症狀。有的人為了舒緩病症會試圖脫去所有的衣服,將自己浸在冷水中降溫。最終,他們還會患上失眠症,分分秒秒都清醒地承受著巨大的痛苦。每一天都有大量的雅典人病故,鳥獸吃了屍體,很快也跟著倒地而亡,所以連鳥獸也都遠離屍體。

在這場瘟疫中,雅典城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口斃命。然而,令人們不解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是瘟疫襲擊的對象。比如哲學家蘇格拉底親身經歷了這場瘟疫,他不僅成功抵禦了瘟疫的侵襲,還以「我知道我一無所知」的謙卑之心,開始探討個人的道德與對真理的追求。還有,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被雅典人俘獲並關在城中的伯羅奔尼撒人,他們也沒有被傳染。更奇怪的是,公元前426年底以後,像是接到了無聲的指令一樣,肆虐幾年的大瘟疫突然在雅典城內銷聲匿跡。

是甚麼病源襲擊了雅典,為何有選擇性,又為何突然消失,這一切至今都是謎。

摧毀古羅馬帝國的瘟疫

類似的經歷,也發生在強大的古羅馬帝國身上。這個曾經橫跨歐、亞、非3大洲,有著稱霸全球野心的帝國,在經歷了4次大瘟疫之後,由強盛走向衰敗,最終分崩離析。

現代科學家推斷,襲擊古羅馬的瘟疫是多種病源,包括腺鼠疫、斑疹傷寒、天花等傳染性惡疾。史料記載,第一次大瘟疫時,羅馬城每天死亡人數達上萬人。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說道:「羅馬城……房屋內堆滿了屍體,街道上到處都是送葬的行列。」第二次大瘟疫歷時16年,總死亡人數達500萬,佔羅馬帝國三分之一的人口,古羅馬的黃金時代結束。第三次瘟疫更猖獗近20年,在最高峰的時期,羅馬城每天有5,000人病死,總共有2,500萬人因此喪生。而第四次大瘟疫規模是空前,一年中的任何季節,瘟疫都有發生,疫情反覆地發生,最終消退時,奪去了東羅馬帝國君士坦丁堡40%的人口。

古羅馬人道德淪喪,不但迫害基督教徒,還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示意圖。 (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古羅馬人道德淪喪,不但迫害基督教徒,還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示意圖。 (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這4次大瘟疫也充滿了謎團。如每次羅馬帝國對基督徒進行殘酷迫害之後,大瘟疫就會降臨,將盛世變成地獄。而且瘟疫的傳染方式令人難以琢磨,無法防治。有時一座城市裏,只有一兩戶家人染疫,城內其他人家都安然無事。一些沒有被感染的人,本來以為躲過了瘟疫,卻在第二年染疫死亡。更難以解釋的是,一些沒有染疫的人成功逃離疫區,到了一個沒有疫情的城市,等到那個城市發生疫情時,那些逃出來的人還是會染疫!在瘟疫面前,無論是身強體狀的年輕人,還是體弱的婦幼老人都一樣,富貴貧窮在瘟疫眼中沒有區別,但是瘟疫卻對那些受迫害中仍堅持救治染疫者的基督徒繞道而行。

差點消滅歐洲的黑死病

發生在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也讓人心驚,這是一場可怕的瘟疫。它使歐洲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口。1350年至1400年,歐洲人的平均壽命因此而縮短了10年。

瘟疫最先出現在意大利西西里島的港口墨西拿。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訪過他、與他做過生意甚至抬他到墳墓的人,都難逃此劫。

意大利的佛羅倫斯當時採取了嚴格的措施,包括禁止有疫情船隻的船員上岸、船員須在船上隔離40天、廣泛宣傳「衛生條例」等等。這個隔離40天,被稱為「quarantino」,拉丁語40的意思。現今隔離檢疫的英文單詞「quarantine」便是來自於此。那麼結果如何呢?佛羅倫斯依然沒有躲過此劫,80%的人口被它奪去了性命,成為受災最重的城市。

之後,黑死病經由水、陸兩路傳遍了整個歐洲。所到之處,所有城市陷入癱瘓,一些村莊永遠消失,英、法百年戰爭也暫時熄火停戰了。就在所有國家都對其一籌莫展時,1353年,黑死病突然消失,如同軍隊完成作戰任務集體撤退一樣。之後疫情幾次的反覆也是同樣的模式。黑死病同樣表現出奇怪的選擇性。有的地區被摧毀,有的地區卻完全免疫。有的人因為短暫接觸染疫者而死亡,而有的人抱著去世親人的遺體一心求死,卻沒感染上。

智能的瘟疫?

發生在東方的瘟疫似乎也是如此。例如發生在明朝末年的鼠疫,前後15年,導致全國人口死亡過半。令人詫異的是,攻入北京城的李自成大軍卻很少有人染疫,清兵入關也沒有人得病。而在明朝正式退出歷史舞台之後,鼠疫也突然絕跡。難道瘟疫是擁有智能?它的出現是有目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中國民間傳說,瘟疫是有五方瘟神帶領疫鬼施撒的。道家典籍《斬瘟斷疫品》說,「人心破壞,五情亂雜」,人們或彼此防範猜忌,任意妄為,或不信正理,惟用邪術,或「不道不仁」,逆天而行,肆意殺戮,亦或「不忠不孝,無愛無慈」,痴迷妄想,招致「風寒暑濕」,從外部傷害身體。恣情縱慾,從內部損傷身體。內外邪氣夾擊,此時瘟疫便能乘虛而入。

如果用中國古人的說法,來檢視剛剛介紹的幾場大瘟疫,人們驚訝地發現,真的對上號。比如,雅典瘟疫來臨之前,富裕發達的雅典人很多都是窮奢極慾、縱情聲色、亂倫、同性戀、暴戾與殺戮之氣盛行。

黑死病來襲時,歐洲的情況一樣,所以黑死病被稱為「上帝之鞭」。當時的主教威廉姆埃丁頓(William Edington)說:「人類的縱慾是多麼可怕……如今它變本加厲,理所當然要激起神的憤怒。這場災難就是神明對人類眾多罪惡的懲罰。」

而古羅馬的4次大瘟疫,也被後世認為是天懲。當時的羅馬人,不僅道德淪喪,民風淫亂,還殘忍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違逆天意鑄成了大罪,天降瘟疫,就是上帝對羅馬人的罪錯、虛偽信仰及道德敗壞的報應與懲罰。

如果瘟疫是順應神的旨意,那麼它具有智能,可以選擇傳播方式、染疫對象,而且來去無蹤,這些便可解釋得通了。而避疫的良方也呼之欲出。

奇蹟?神蹟?

中世紀黑死病橫行期間曾出現的一個奇蹟。那是發生在德國巴伐利亞的歐伯阿梅高(Oberammergau)。由於黑死病的肆虐,歐伯阿梅高村中每兩戶就有一人死去,全村人都驚懼萬分。之後,他們在神父的帶領下,跪下來虔誠地向上帝祈禱。他們對天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在黑死病中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會每10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直至世界末日。按照祖輩口耳相傳的說法,從村民們發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有奪走一條村民的性命。而歐伯阿梅高人至今仍在兌現著他們的承諾。

然而在那幾場大瘟疫中,很多人都祈求過他們信奉的神的保護,有的有用,有的效果甚微。那麼差別在哪?關鍵就在「虔誠」二字。這裏說的不是表面的虔誠,如叩頭多少次,跪多長時間,給教會捐多少錢,或者嘴上說得多好聽。而是指人的內心最本質的想法。真的虔誠信神就應該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擁有良好的品行、輕物慾、重道德、心懷慈善及無怨無恨。一邊說信神祈求神的保佑,一邊做着違背神的惡事,怎會有效呢?

此外,中國古籍中關於張道陵治瘟疫的記載。張道陵被視為道教的創始人。相傳漢順帝時,他在四川鶴鳴山修道,太上老君突然降臨「授以三天正法,命為天師」。後人也尊稱其為張天師。那麼張天師祛疫有何妙方?

據《太平廣記・卷八・神仙八》中記載,張天師在得道之後就有了治病的神通,百姓感念他的恩德,也被他的法力所折服,紛紛來到蜀地拜他為師,其弟子達數萬人。張天師在管教眾人時,不喜歡採用刑罰,而是從本質入手教化人心,啓發人們的羞恥心與向善之心。

道教創始人張天師不採用刑罰,而是教化人們向善之心。(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道教創始人張天師不採用刑罰,而是教化人們向善之心。(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他立下規矩,要求人們把自己一生所犯的罪過都寫在紙上,然後掉到水中,同時向神明發誓永不再犯,如果再犯錯就甘願被奪去性命。人們按照這個方法去做,誠心誠意悔改自己的過錯,所犯的病真的好了。而且這個方法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人們在寫出自己的罪行之後,都心生羞愧,加上疾病痊癒後對神明更加敬重。人們發自內心的歸正自己,棄惡從善。

中醫經典《黃帝內經》中寫道:「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東漢末年瘟疫橫行,民不聊生,然而張天師在蜀地以此方法歸正人心,使眾人免於瘟疫侵襲。

人類歷史上的正教,比如東方的佛道兩教,西方的天主教、基督教,雖然各自的教義不同,卻有著相同的內涵,就是讓人敬天信神、重德行善,指出人類只有往這個方向努力,不斷提升自己才能趨吉避凶,有個好的歸宿。所以,倘若人們把握好這兩點,或許面對瘟疫時,能盡得先機,化險為夷。

現代不少受無神論教育的人,無法理解神言中的深意,覺得這只是美好的願望,甚至是自欺欺人。面對切切實實出現在眼前的神蹟,他們又覺得只是巧合。

其實,現在不少科學研究已經發現物質與精神是一致的,人善惡不同的意念對應著不同的能量,不僅對自己的健康,甚至對周遭的人都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