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疫情升溫,西安封城,當局採用極端手段管控疫情。近日,陝西多名男子不想被隔離,有人徒步9天、有人夜騎10小時、有人橫渡渭河,引發大陸網民熱議。

自12月9日以來,陝西各地陸續推出了疫情管控措施;23日西安封城;截至12月29日,西安市共有高風險地區1個,中風險地區58個。由於陝西管控升級,當地多名男子擔心被隔離,想盡辦法回家。

12月27日,一名30多歲的男子從楊凌(咸陽市)西安市的家時發現渭河大橋交通管制,於是他橫渡渭河。28日上午,由於冰面融化水位上漲,他被困在河道灘地。

12月22日下午,男子白某某得知西安「封城」的消息後,他於當天20時許從西安市蓮湖區騎乘一輛共享單車,騎行十餘小時後到達咸陽市淳化境內。淳化縣距西安蓮湖區80公里左右,高速車程1個多小時。

23日6時許,白某某騎行至石橋出口疫情防控點附近,為躲避檢查,他將單車丟棄在路邊繞道進入淳化縣境內。最後,他被罰款200元(人民幣,下同)。25日,白某某被集中隔離。

陝西神木人李某是從中高風險地區來到淳化縣的人員,12月24日,他被集中隔離。李在隔離期間,先後兩次翻越隔離區圍牆,從隔離點逃離。最後,李某被行政拘留10日及被罰款500元。

12月16日,一名西安籍男子從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徒步經西安市鄠邑區步行進入秦嶺山區,多次躲避沿途鎮、村疫情監測卡點的檢查。24日,該男子進入寧陝縣廣貨街鎮蒿溝村境內被發現。最後該男子被行政處罰及被集中隔離。

對於這些男子想回家的心情,大陸網民表示:「民間臥虎藏龍。」「堪比特種兵啊!」「我們這隔離要自費,要幾千塊左右,出去打工拚死累活也不容易。」「也可能是確實沒錢自費隔離。」「不到萬不得已,誰會這麼冷的天下水呀?」

對於當局的封控措施,西安馬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西安是個上千萬人口的大城市,全部封閉起來,人們的社會生活全部停止了。人吃喝拉撒怎麼辦?生老病死怎麼辦?」

馬先生介紹,這就等於把每個人禁閉到家裏了,一切都停止了。街上沒有巴士,沒有行人。沒有特殊的證件,出去被警察查出來的話,會被集中管理起來,連家都回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