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美國學者撰文呼籲,美國應一改過去數十年的「戰略模糊」路線,美方應對北京明確表態「若台灣遭受攻擊,美國將動用一切手段作出回應」,包括嚴厲的經濟制裁和軍事力量,華盛頓必須讓北京明白,侵略的代價遠遠大於任何潛在的好處。

美國之音指出,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及研究員薩克斯(David Sacks)去年9月在《外交事務》期刊撰文,呼籲美國應一改過去數十年的「戰略模糊」路線,而以總統聲明及行政命令等方式表達「戰略清晰」態度。「毫不含糊地表明,一旦台灣遭到中國的武裝攻擊,美國必定會有所回應。」

與此同時,他們說,美國必須強化自身軍事力量並支持台灣抗拒中國(中共)壓力,但同時也明確向中國表達美國遵守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立場。

如今,美國政府已從特朗普換到拜登,兩位學者今年12月13日再度撰文重申,美國對台模糊政策導致越來越危險,因為,中共鎮壓香港,以及南海軍事擴張作為,並沒有為其帶來後果,相反地,中共相信美國正在衰退,於是更可能大膽加速對台統一步調。

文章認為,即使拜登把加強對台關係列優先政策,也表態美方認真看待中國(中共)對台威脅,並定調將中共軍事威脅視作美國必須克服的挑戰,但問題在於,拜登政府當前的預算優先排序似乎未反映出上述的急迫感,「也沒有向國會與美國人民解釋,為何台灣重要到必須讓美國人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衛它」。

兩位學者認為,拜登未改變長期的「戰略模糊」政策,避免明確宣示美國會在北京對台動武時保衛台灣,但這個做法是「有瑕疵」的,因為這已不足以威懾不斷擴張中的北京。過去台美軍事優勢的劇本已無法再用來遏制共軍。

文章還指出,拜登幾次對台承諾,事後又被國務院收回、澄清對台政策未變,這可能導致外界混淆,「美國的盟友無法確認華盛頓是否協防台灣,也就無法做出相應的協調與準備」。

文章再次呼籲,希望美國採取「戰略清晰」政策,因為降低戰爭風險的最佳方式就是對北京表明,一旦台灣遭受攻擊,美國會動用一切「可動用的」手段作出回應,包括嚴厲的經濟制裁和軍事力量,華盛頓必須讓北京明白,武力犯台可能承受的經濟和政治代價遠遠大於任何潛在的好處。

此外,文章也提到,美國對台支持必須轉為低調,避免讓中共誤以為美國有支持「一中一台」的「象徵性」舉措,美軍艦應避免停靠台灣港口,持續雙邊軍事演習但保持低調;同時,美國必須強化軍事能力,並向北京提出美國持續遵守「一中政策、不支持台獨」的再保證;另一方面,持續改善台灣的經濟安全、增加台灣抵禦中國壓力的韌性,並且在供應鏈安全上與台灣合作。

兩位專家建議,美國外交官應與台灣對口會面,但不需要每次都高調對外宣布;國會議員應避免主張台灣與中國分開,而要強調,兩岸的未來必須由全體台灣人決定。

外界認為「戰略清晰」恐讓台灣放膽追求獨立。對此,哈斯及薩克斯表示,台灣多數民調顯示,大部份台灣人都希望維持現狀,台灣總統蔡英文也說,台灣不需宣布獨立,因為台灣已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儘管如此,美國還是有必要明確表示,「如果危機由台北引發,那麼美國不一定要兌現防衛台灣的承諾。」

不過,美國學者Thomas Shattuck則持反對意見。他表示,拜登不需給中共再度保證「美國不支持台獨」,因為這必須「由台灣人自己決定,而不是美國」;唯一該做出保證的是中共,「它應該向全世界保證,不會在任何軍事變局中以武力奪取台灣」。他也認為,拜登在回應「是否會防衛台灣」問題上,雖然被視為「失言」但其實拜登立場並未模糊。

此外,美國務院及國防部高級官員在12月8日聽證會上,向參議院外委會主席梅南德茲表示,公開宣示美國在台海將採取的作為,並不會強化對中國的威懾。另一場在11月份的視訊研討會上,哈佛教授江憶恩(Alastair Iain Johnston)指出,如果美國採取「戰略清晰」承諾防衛台灣,那麼願意為台灣而戰的台灣人也會增加,但這也提高了台灣宣布獨立、引發中國對台動武的風險。

費正清中心台灣研究小組主任戈迪溫(Steven Goldstein)則提醒,「戰略模糊」是美國維護自身利益的政策,如果美國想持續維持同時對中國與台灣的關係,「要走向『戰略清晰』將為中美關係帶來破壞性效果。如果『戰略模糊』起作用,那麼『戰略清晰』就不需被考慮」。#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