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日集會 研究員呼籲終結中共

12月18日,在候斯頓百利大道上的越南城,當地社團舉行響應「國際人權日」活動。「中國活摘器官研究中心」成員在集會上呼籲,必須終結反人類的中共,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國際人權日」集會當天,多位來自共產國家,經歷共產政權殘暴統治的人,以及反對共產主義人士和團體,紛紛發表演說,譴責共產政權。候斯頓法輪功學員應邀參加,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迫害。

Mary Fu曾在中國華西醫院擔任麻醉師,她是「中國活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的成員。她在集會中披露,經過十年的研究,他們得到的結論是中共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從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從1999年開始,器官主要來自於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Mary Fu指出,中國每年實施的器官移植數量至少七萬到十萬例,中共還推出「旅遊器官移植」項目,用低價,高待遇,鮮活器官,招攬國外人士到中國做器官移植,讓這些外籍人士在無知中參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

美反擊華為設備惡意代碼 駭入任正非Email獲證據

華為竊取情報以及與中共軍方關係的關鍵證據被首次曝光,其中,任正非的Email是個突破口。

近日,彭博社一篇長篇報導揭示華為竊密的巧妙手法,為此,美中之間還展開了一場網上暗戰,最終,美國安全局駭入華為在中國的網上,以及創辦人任正非的email,收集到華為與中共軍方彼此聯繫的證據。

16日,彭博社披露了一宗十年前、從未公布的黑客入侵事件,而這起事件被認為是多年後,特朗普政府聯合盟友禁止華為5G網上的一個關鍵證據。

事件發生在2012年,澳洲的情報官員發現該國的電信系統遭到了一宗複雜的入侵。入侵始於使用中的華為設備的一次軟件更新。

這次軟件更新貌似正常,但其中包含惡意代碼,其工作原理就像數字竊聽器,對受感染的設備進行重新編程,以匯集通過這些設備的所有通信,然後將數據發送回中國。

更陰險的是,這個惡意代碼會在幾天後自行刪除。美國國安官員說,這是因為軟件嵌入了一個「自毀機制」。

最終,澳洲情報機構確定,中共間諜是這次入侵的幕後黑手。

同年,澳洲情報官員也將這起事件通知了美國同行。在澳洲的啟示下,美國情報機構當年也確認到來自中國的類似攻擊。

針對最新的披露證據,華為公司否認存在任何不當行為。

不過,有20多名前國家安全官員,向彭博社證實了相關的入侵事件。

報導說,這起事件在當時做實了美澳兩國此前的懷疑,也就是華為設備會被中共用來從事間諜活動。

美澳隨即採取行動。2012年3月,澳洲政府禁止華為公司,參加澳洲國家寬頻網上的競標,理由是國家安全。同年10月,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報告,指出中企華為和中興的設備,給中共從事間諜活動提供大量機會。

截止目前,已有美國、澳洲、瑞典和英國,全面禁止了華為參與本國的5G網上建設。另有60多個國家參加了美國國務院的「乾淨網上」計劃,旨在將華為設備排除在本國電信系統之外。

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政界和情報界普遍認為,華為是披著私有企業外衣的國有企業,並且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

《華盛頓郵報》本週引用華為的內部資料,曝光華為同樣協助中共政府監控本國民眾,並且程度超過想像。

內部放風「習大小事都管」 專家:中共破機器已經不轉

習近平曾對世衛總幹事譚德談到中國疫情時,說「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有關習近平的領導模式,12月16日,《華爾街日報》引述中共內部人士透露,習近平大小事務都管,有時他發出的指示讓人捉摸不透,下級官員就會激進解讀。

例如,習近平下令對民間教培行業進行整改,教育部官員起草了一份計劃,對包括初中以下學生的課外輔導實施新的限制。但習認為力度太弱,教育部隨後將限制範圍擴大到高中階段,並要求所有民營教培公司統一轉型為非營利性機構。

民營教培公司的就職人員約有一千萬人,中共內部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對教培行業的大整肅至少造成300萬人丟了工作。

報導說,這只是習近平大小事一把抓的其中一例。北京內部人士認為,這樣會製造官僚體系混亂,扼殺政策辯論空間以致不時制定出未經深思熟慮的政策。

一名官員說:「當官員把使命必達擺第一時,就沒人敢多嘴,即便最高層的指示含混不清,而且不知從何著手時,也照辦。」

這種不管事情大小事都過問的領導模式,也使習近平感到疲憊。近日,中共黨媒披露了今年1月習近平在中紀委會議上講話的一些內容。

他批評官員消極怠政,等待中央下令才動,如果他不下指示,下面甚麼都做不了。習近平說,由他親自下達指令「本應是最後一道防線才是」。

習近平大概是擁有最多頭銜的中共領導人,他上位以來,不僅任黨政軍一把手,而且身兼7個領導小組負責人,分別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中央網上安全和信息化小組組長、中央外事國家安全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以及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

習近平借成立小組之名,把大小權力都攬在手裡,《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說,習近平以驚人的速度為自己取得各種頭銜,現在已是「全面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

習近平給自己頭上戴這麼多頭銜幹甚麼?是習近平事必親躬、勵精圖治的勤政表現,還是他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程曉農曾對BBC中文網分析說,習近平扛著這麼多職務其實是很辛苦的,「他主要是不得已」。他沒有一個得力的、信得過的班子,政治局其他幾個常委都指靠不住。他自己不做,就會亂套。

隨著習近平大規模持續反腐打貪,前朝官員「懶政」消極抵抗,官員「怠政」、「懶政」已成為讓習近平當局無計可施的另類危機。

習近平曾多次要求官員不能做昏官、懶官、庸官、貪官,要勇於負起責任,不得推諉卸責。中共總理李克強也多次因官員怠政而「發火」、用茶杯敲桌子,但仍無濟於事。

程曉農此前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黨內有三種人讓習難以入眠:一是看笑話的,二是不作為的,三是盲幹的。而習對官員的離心離德也心中有數。

程曉農認為,中共官場目前這種狀態,中共這架破機器已經指揮不靈,地方官員的不做為,只會讓經濟繼續大滑坡,從而引發政治風險。

老師考據南京大屠殺「30萬」被舉報 民眾公開告密學生資訊

近日,分別在中國上海與美國的大學出現有兩宗小粉紅的舉報事件,引起關注。

首先是上海震旦職業學院女教師宋庚一14日,在課堂上質疑「南京大屠殺」的死亡數字,16日被校方開除。

網傳一段5分鐘的錄像顯示,宋庚一在課堂上,只是引述學術界研究,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為30萬這個數字的嚴肅性提出了討論,並希望以嚴肅的態度,對遇害者的身份進行核對和記錄,並追尋戰爭的原因。

宋庚一的言論被學生舉報,16日宋庚一被學院開除。當天《人民日報》官方微博以嚴厲的口吻,批判宋庚一老師「枉為人師、枉為國人」。

17日,宋庚一教學的完整錄像曝光。民間輿論普遍認為其言論並無不妥;也有輿論要求嚴懲告密學生。但有關言論卻遭官方迅速封鎖。

法律人不斷有人在網上表示聲援,很多律師希望宋庚一站出來起訴上海震旦學院。

資深律師冉彤向自由亞洲表示,律師們都希望為宋庚一老師提供法律援助,希望盡快聯繫上不她本人。

冉彤說:大家看了,都是正常的教學內容。只是說,現在整個這個社會極左風氣盛行,把說真話這個老師都當成有問題了嘛。我們現在都在呼籲呀,法律上起訴學校這個是完全可行的。即使是最後贏不了這個案子,但是至少能夠把這個事情在社會上公開嘛。需要的話我可以法律援助,但現在就是聯繫不上。

儘管越來越多的人都在為宋老師叫屈,但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官媒,卻依然沒有對此做出回應。

此外,一名網友也因發表質疑南京大屠殺而被拘留。湖南省衡陽縣公安局17日通報稱,14日,發現網名「劉天長」的網友在QQ發表質疑「南京大屠殺」等「不當言論」,已於16日將其「抓獲歸案」,並處以行政拘留10天的懲罰。

據陸媒公布的網頁截圖,這名劉姓網友在QQ聊天時,發出南京大屠殺是「為了營造愛國氣氛」、「不知道是不是?」等信息。

據資深傳媒人趙先生對自由亞洲透露,在官方的壓力下,雖然很多傳媒人和法律人為宋庚一老師鳴不平,但相關言論很快遭封殺。有其他同學們也看不下去了,把這個告密學生的個人資訊公布在網上,但相信官方依然不會處理這個陷害老師的告密者。他感嘆,正常的學術邏輯、社會邏輯蕩然無存。

12月13日是中共所定的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大陸官方對此統一口徑、高調宣傳,並封殺各類不同聲音。月初,香港新界屯門的保良局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小學向一年級學生播放南京大屠殺短片,因畫面殘忍,當時就有部分學生恐慌哭嚎。這讓家長們和外界嘩然。有家長指責此舉可能旨在「挑起民族仇恨」。

北京經濟學家茅於軾曾表示:「南京大屠殺估計殺了我們30萬人,三年災荒估計死了3,000萬人,為前者的100倍。前者我們建了紀念館,後者甚麼都沒有。人說我有偏見。到底誰有偏見?」

小粉紅騷擾留學生 美大學校長:不尊重言論自由就別來

中共統治人民的一種方式就是挑撥「群眾鬥群眾」,讓中國人內鬥,近幾年,中共把這種「朝陽群眾」的「告密」模式,完整地複製到學校,在學校實施「校園資訊員」制度,近幾年,至少有數十名老師因學生告密而丟掉工作,或被調離教學崗位。

另一方面,這種中共這樣「告密文化」還延伸到海外,對海外的華人進行監控。

近日,美國普渡大學的ProPublica發表文章,提到該校研究生孔志浩在網上發信,讚揚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遇難的學生,他的父母隨後從中國打來電話,哭訴遭受中共國安的騷擾。

之後,孔志浩也被中國學生追蹤,還威脅要向大使館和中共國安舉報他。

15日,普渡大學校園傳媒「The Exponent」刊登了校長米奇‧丹尼爾斯發給全校教職員工和學生的電子郵件,批評校內留學生因談論中國政治受到其他中國同學的騷擾。

郵件說,「任何此類恐嚇對我們的校園來說,都是不可接受和不受歡迎的。」

他強調:「那些試圖剝奪他人這些權利,甚至勾結外國政府施壓的人,最好換個地方接受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