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久遠前立下的神聖藍圖。依據這藍圖,中華帝國的神傳文化傳遍世界,鑄造優雅高明的人類文明。另有一個黑暗立下的邪惡藍圖,共產極權以幅員廣大、百姓眾多的神州大地為腹地,給世界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有兩個中國。一個是有著五千年悠久歷史,世界上唯一倖存,延綿不絕的文明古國。不幸的是,這人類倖存的文明古國已在當代共產主義竊奪後變色,更在其七十年的多方摧殘下終於斷裂。在今天,世界史上四大文明古國: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倫,以及最後一個中國,已不復存在。對於人類來說,這是一個致命的事實。

在中國淵源自遠古的文化傳統被摧殘殆盡後,人類文明的根源已被砍斷。

今天,出現了另一個「中國」。它是世界共產黨在蘇共的主導下入侵古老的中國,竊據神州大地之後拉起來的一個偽政權。它以謊言和暴力統御著被綁架的中華民族,一步一步摧毀了人類最後一個文明古國,72年來,文明古國的傳統、文物、山河已被摧殘得片甲不留。只留下了她的外殼,欺世盜名。從表面上看,山河依舊在,然而其中的內涵早已變質,中華文明古國稱傲世界的象形文字被簡化得殘山剩水漢字;優雅大度的中國古典舞在黨文化侵蝕下扭曲變異。

漢字中深刻的精神內涵隨著文字筆畫的簡化、異化而消失。而我們知道,一個文明的延綿不絕,其中一個要素就是延續不斷的語言文字。把漢字攔腰斬斷是共產黨人毀壞中華文明的一個殺手鑭。而毀滅人類文明正是共產主義的一個重要目的。它明確地寫在馬克思《共產主義宣言》中。

要討論現今中國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在世界上的地位,首先得釐清文明古國中華帝國及偽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逆反的關係。這兩者無法並生,卻是後者下定決心毀滅前者這一致命、宿命的關係。

【神聖藍圖】第X道萬里長城

偽政權將當今中國變成一座巨大的監獄。它的北方有萬里長城;它的南方,在越南、緬甸邊境有千里長城;它的地下有一道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還有一道看不見卻無遠弗屆的長城:金盾工程,這道21世紀的長城把14億人民圈在隱形的網絡長城內,看不見外面世界發生的事,也看不清國土上發生在自己同胞身上種種慘絕人寰的事。

在這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圍牆中,生活著14億古國人民。自從中共建政之後,他們的國土一平方公里一平方公里消失,他們的同胞一批接一批被殺戮,他們卻被蒙在鼓裏,被國家機器塑造的假象欺矇而「幸福感很強」。

自從中共建政之後,在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長城圍牆中,古國人民一批接一批被殺戮。圖為2020年2月14日北京地鐵站的長城照片。(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自從中共建政之後,在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長城圍牆中,古國人民一批接一批被殺戮。圖為2020年2月14日北京地鐵站的長城照片。(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直到2019年底大瘟疫爆發,武漢封城。武漢人被封鎖在高樓上,黑暗中高喊、跳樓的影片出現在互聯網上。直到新冠病毒橫掃各省,從黑龍江到雲南,從北京到廈門。直到各地開始蓋方艙醫院、封城封路。直到今天,我們不知道死去多少人。正如直到今天,我們不知道當年大饑荒餓死多少農民。文革鬥死、自殺多少人。

直到河南鄭州洩洪,把上百輛轎車從隧道中衝出來。然後,四川洩洪。人造的洪水在國土上氾濫,人、畜、村莊被洪水捲走。

這就是偽中國土地上生活著的14億人的現狀。

對於這世界來說,明白生活在偽政權下的14億人的現狀是必要的,甚至是迫切需要的。因為在蘇聯東歐垮台後,竊據中國的共產黨已接收了社會主義陣營的任務,決心要佔領世界,統治世界。在世人沒有察覺得時候,紅色社會主義帝國——21世紀的殖民帝國——後奧威爾時代的監控帝國:中國共產黨,已暗暗著手接管這個世界。

關於紅色監控帝國,有三件事。一個是它夢想統治世界、打倒美國,已想了一百年了。一個是毛告訴他的徒子徒孫「把地球管起來」也已許多年了。另外要時刻警惕共產黨改變世界,馬克思墓碑上刻的那一行字:「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這句著名的銘言,是歷史上最具傷害力的一句話,它為億萬馬克思主義者所奉行。就在世人以為共產主義已消亡的二十世紀末,這句話卻如敗中復活的士兵,匍匐前行,悄悄把世界改變。

這就是今天我們面臨的世界圖景。在世紀大瘟疫斂取500萬條人命,重挫世界經濟、改變世界生態,使千萬人破產、返貧,千萬家企業關閉之下,我們赫然發現,那竊取了最後一個人類文明古國的偽政權是人類的公敵。它的出現絕非偶然,卻是出自於一個久遠的謀略,一個人類想像不到的陰暗藍圖。

在世紀大瘟疫斂取500萬條人命,重挫世界經濟、改變世界生態之後,人們赫然發現中共偽政權是人類的公敵。圖為2021年10月19日,莫斯科列寧格勒火車站的東正教教堂進行消毒。(Kirill Kudryavtsev / AFP)
在世紀大瘟疫斂取500萬條人命,重挫世界經濟、改變世界生態之後,人們赫然發現中共偽政權是人類的公敵。圖為2021年10月19日,莫斯科列寧格勒火車站的東正教教堂進行消毒。(Kirill Kudryavtsev / AFP)

文明古國:中華帝國是人類本次文明的根源。她賦予全體人類的遠遠不止著名的四大發明:火藥、指南針、造紙術、印刷術,卻包涵了人類賴以生存的道德倫理和浩然正氣。在今天,我們要理解蘇共滲透中國,建立中國共產黨的真正目的;要理解社會主義策劃已久,關乎人類命運的終極行動,就要對中國在地球上的角色有所體悟。

今天,中共已把社會主義接管世界、摧毀人類的任務扛在了肩上——要理解這一切背後的根源,就必須回溯中華帝國在世界文明史中獨一無二的位置。

讓我們快速翻過人類數千年的歷史,以掌握她背後若有深意的藍圖。

神傳文化的國度:中心之國

有一個久遠前立下的藍圖。中心之國——中華中央帝國,是神傳文化的國度。她的文化來自於天,來自於人類與上天之間的臍帶。之所以稱之為中心之國,就是因為她處於萬國之中心,非地理位置,而是在歷史的安排上,她處於中心,也就是主舞台的位置。所有的大戲在神州大地上開演,然後從那裏延伸到各國。

中央帝國是世界上唯一倖存到二十世紀的文明古國,她也是唯一以道德為基石治國的國家。帝王為天子,也就是天之子,他的權柄來自上天;天子以德治國,失德則失其位。上古三聖王堯舜禹以德服人。堯禪讓給舜,舜是以孝道著稱天下的窮人之子。他之所以得到堯的嘉許,正是由於他的孝順,這純樸的美德。

此外,中國擁有神傳文字:稀有的象形文字,天上的文字。她也是世界上唯一被賦予指南針、絲綢、茶葉這些神所賜下的神奇禮物的國度。

在近兩百年,中華帝國處於不治之世,未能以德服天下。然而早在羅馬帝國時代,也就是漢帝國時代,通過絲綢之路,中央帝國的絲綢盛名遠揚。羅馬人對來自神秘絲綢之國的絲綢豔羨萬分,不惜耗費重金購買,絲綢成為羅馬人昂貴的奢侈品。紀元前53年,在羅馬帝國出軍攻擊安息帝國時,安息人包圍羅馬軍隊,揮舞一面面巨大豔麗的絲帛旗幟在風中飛舞,耀眼刺目,羅馬人以為天降彩旗,神助安息人,軍心潰散,不戰而大敗。

敦煌壁畫中描繪的往返於絲綢之路上的商隊。(公有領域)
敦煌壁畫中描繪的往返於絲綢之路上的商隊。(公有領域)

一直要到四世紀南北朝時,東羅馬帝國派人偷偷混入造絲廠把造絲的技術學到手,再把蠶種偷偷藏在枴杖裏帶回東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才開始自己製造絲綢。也就是說,在神傳文化的中國,在文明的黎明時分,絲綢就已是神賜下的禮物。而為了得到這神傳的禮物,羅馬人在黃帝嫘祖三千多年之後,偷偷把蠶繭藏在手杖裏帶回國,才能為己所有。

在漢帝國、大唐帝國之外,還有一個奇妙的時代見證了文明古國中國在世界上大放異彩。那是在太陽王時代。十六、十七世紀,神州大地上的清帝國把中華文明遠傳太陽王路易十四的凡爾賽宮,造就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歐洲中國熱。在整個歐洲,各國貴族爭相穿上中國絲綢,家中陳列來自清帝國的中國傢俬、玳瑁屏風、畫著花鳥人物的瓷器、畫像,舉辦茶會品味來自中國的甘甜帶苦味的茶。

和田出土的山普拉掛毯,畫上織有一名武士與希臘半人馬,人馬的斗篷與武士領子上的圖案是原始希臘圖案在中亞的變體。推定文物年代為公元前3世紀至4世紀。(公有領域)
和田出土的山普拉掛毯,畫上織有一名武士與希臘半人馬,人馬的斗篷與武士領子上的圖案是原始希臘圖案在中亞的變體。推定文物年代為公元前3世紀至4世紀。(公有領域)

羅浮宮藝術部一房間陳展著路易十五(1715至1774年)在位期間一個中國風的木櫃。(Jean-Pierre Dalbera/維基百科)
羅浮宮藝術部一房間陳展著路易十五(1715至1774年)在位期間一個中國風的木櫃。(Jean-Pierre Dalbera/維基百科)

同時,中國哲學經典《論語》、《易經》、《道德經》、《中庸》、《尚書》等書被譯入多國語言流傳歐洲,《老子》甚且成為暢銷書。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仰慕中國文化,甚至於致信康熙,要求入中國籍。伏爾泰則把孔子畫像懸於書桌前每日禮拜,並稱中國文明道德禮儀理性而深厚,遠勝西方。

不僅是中國的經典、文物,文明有禮,衣冠上國的中國人成為一種典範。耶穌會士白晉的著作《康熙大帝》在歐洲大受歡迎,康熙成為家喻戶曉偉大的東方皇帝。在英國布萊頓皇家行宮(Royal Pavilion)宴會廳,四壁高懸丈高的中國宮廷大臣及仕女巨幅畫像,作為一種理想人格君臨華美的大廳。直到今天,白金漢宮中珍藏著乾隆畫像,那是英國使節出使中國時為當時的中國皇帝畫下的畫像。

英國布萊頓皇宮(Royal Pavilion)中高懸著穿長袍的中國優雅大臣、仕女巨幅畫像。(維基百科)
英國布萊頓皇宮(Royal Pavilion)中高懸著穿長袍的中國優雅大臣、仕女巨幅畫像。(維基百科)

整個歐洲掀起了一陣中國風,遙遠的東方帝國成為歐洲人仰慕的對象,舉凡中國的哲學、教育、官僚制度、服飾、文化,都成為歐洲人仿傚的對象。通過巴黎凡爾賽宮,來自清帝國的中華文化遠傳歐洲,並傳到了凱薩琳大帝的俄羅斯王室。

文明的鄉愁

在工業革命主導人類文明之前,古老的中央帝國敬天敬地,備有美德的神傳文化深受歐洲人的讚歎、仰慕,歐洲文人大量吸收中國哲學文化,翻譯成多種語言的《易經》在歐洲影響深遠。萊布尼茲自稱其數學哲學與《易經》八卦的二進位不謀而合,受到了極大的啟發。進入二十世紀,不少西方哲學家如榮格、海德格相信東方文明的智慧是西方文明的解藥。對於拼音文化的西方文明,東方象形文字的古老思維方式給予他們一種深入性靈的啟發,是西方文明必要的補充。

在今天來看,這一場達到頂峰的中國熱有如人類對文明的鄉愁。正如中國人對上古聖王時代的理想化和切慕,歐洲對遙遠絲綢之國的仰慕和烏托邦化,源於人類對一種歸於自然、溶於自然、守禮有德的文明境界的嚮往。

對於古老文明古國的景仰和鄉愁,是屬於全人類的鄉愁。

對於許多歐洲人來說,馬可波羅、耶穌傳教士信中描述的東方神秘古國滿足了他們對文明最美好的嚮往。

英國倫敦西南郊的泰晤士河畔列治文區邱,原是英國王家園林。圖為邱園內的中式寶塔建築。(Targeman/維基百科)
英國倫敦西南郊的泰晤士河畔列治文區邱,原是英國王家園林。圖為邱園內的中式寶塔建築。(Targeman/維基百科)

於是,歐洲人在家中四壁上貼滿了花繁葉茂的春樹和彩鳥,掛一個東方情調的鳥籠,穿上曾經叫羅馬士兵以為天降神兵,那熠熠發光的絲綢裁成的長袍,放上寫中國詩歌的瓷瓶。然後,他們端起瓷杯,喝一口來自中國的茶。根據中國人的傳說,這傳遍全世界,大受歡迎的古老飲料來自神農採藥時的發現,具有解百毒的神奇功效。遍嘗百草的神農深信這是神賞賜給人的禮物。

這一切不是一種時髦的追風,而是對來自於天的生活與文明的渴求。中華文明成為人類唯一倖存的文明古國,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她是神傳下來的文化。她敬天敬地的傳統來自於天,正如她舉世無雙的絲綢、茶葉來自於天。或許正因為此,中國人與天之間的牽繫千絲萬縷而不絕,傳下了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生命境界。

有一個神聖藍圖,依據這藍圖,中華帝國的文化傳遍世界,鑄造優雅高明,備有美德的人類文明。十七、十八世紀歐洲中國熱所展現的熱烈和虔敬,英國皇宮中高懸的穿長袍,優雅的來自中心之國的大臣、仕女巨幅畫像預示了這一藍圖。人類文明的道路原本是奧妙而堂皇大度的。

也就是說,在十八世紀中葉工業革命之前——在科技衝擊向人類文明,把人類逐步改造,直到今天數碼化、外星化、基因改造化之前,人類對於這最後一個文明古國:東方中華帝國的熱愛無以倫比。對於她秉承自天的神傳文化的熱愛無以倫比。

當然,不是所有的歐洲人都感染了這股中國熱。孟德斯鳩、黑格爾、尼采等人對中國文明十分敵視。事實上,他們的思想取向預示著另一條道路。十八世紀末葉,驚濤駭浪。1789法國大革命,路易十六被推上斷頭台,結束了法國一千多年的王朝。十九世紀,歷史翻開另一頁。

1789法國大革命,路易十六被推上斷頭台,結束了法國一千多年的王朝。十九世紀,歷史翻開另一頁。圖為路易十六被處死。(公有領域)
1789法國大革命,路易十六被推上斷頭台,結束了法國一千多年的王朝。十九世紀,歷史翻開另一頁。圖為路易十六被處死。(公有領域)

1848,《共產主義宣言》出版,為歐洲四宗的革命做鋪墊;1859進化論假說出版,成為替共產主義推波助瀾的彌天大謊;1885尼采《查拉圖是拉如是說》出版,「上帝已死」的狂妄之說把人拋向虛無;1880杜斯妥耶夫斯基《卡拉馬佐夫的兄弟們》在舊俄出版,露骨的預演了當人失去對上帝的信念將無所不為,無所不敢為。

至此,進化論、無神論堂而皇之登堂入室,腐蝕人的心靈。西方文明走上了科技文明的道路,器物文明蓬勃發展,此後,船堅炮利的殖民帝國藉著羅盤指南針和火藥,航向地球的另一端,揭開了絲綢之國神秘的面紗。

1840年,鴉片戰爭。相信「無用之用」、無為的神傳中華文化被曾經仰慕她的歐洲人侵凌、踐踏。進入十九世紀,歐洲人眼中的中國落後愚昧,是一個野蠻的國度,一艘即將沉沒的破舊不堪的戰艦。

至此,關於甚麼是文明,關於文明的界定,人類已抵達了一個全新的起點。人類硬起脖子,把背朝向這人類最後一個文明古國,踏上了另一條道路。#

(待續)(轉載自《新紀元》)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