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這次的投票,是香港第一次實行一種共產主義式的選舉。在中國大陸呢,所有,無論人大也好,直至最基層的所謂選舉,它的特點就是由黨委去決定誰有資格出來選。(大紀元製圖)
程翔:這次的投票,是香港第一次實行一種共產主義式的選舉。在中國大陸呢,所有,無論人大也好,直至最基層的所謂選舉,它的特點就是由黨委去決定誰有資格出來選。(大紀元製圖)

12月19日就是港府「完善後」的香港選舉日。夏寶龍發聲以後,香港多位高官都出來催市民投票。本報《珍言真語》是次訪問,邀請了資深時事評論員程翔,分析香港首次面臨的情況。「這次的投票,是香港第一次實行一種共產主義式的選舉。在中國大陸呢,所有,無論人大也好,直至最基層的所謂選舉,它的特點就是由黨委去決定誰有資格出來選。」

程翔認為香港現在實際上實行一套大陸式的選舉。所有參選人都是事先由中共的黨組織認可的,無論誰當選都是執行黨的意志的人,現在這件事很不幸就第一次搬到香港。港英時代選舉都不會預先由權力機構去決定誰有資格參選,這一點就很值得大家去警惕和注意了。這違背《基本法》的,《基本法》第五條說的很清楚,「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當然包括不實行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這次的選舉是跟《基本法》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基本法》規定循序漸進,最終實現普選,這個選舉制度就是明顯的向後退。」

新選舉制度違反《基本法》 比港英時代更倒退

「在制定《基本法》的過程中,中國大陸的草委和香港的草委曾經就這個問題進行了3次的討論。第1次就是討論特首經普選產生,第2次是討論立法會最終由普選產生。第3次的討論是在《基本法》即將全民通過之前,再逐條審議的時候,又再討論1次普選的定義,那兩地的專家經過了3次的討論,對普選的定義都有個共識,就是人人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程翔指問題是,「這個只不過是在普選定義之中的所謂的選舉權,至於被選舉權,沒有。」這次很多被DQ的人,被剝奪被選舉權。港英時期的選舉,至少沒有政治審查過程,願意參選的人只要取得一定數量的市民的提名,就可以合資格參選,在新的選舉制度之下,起碼設了兩道關卡來篩選。包括李家超領銜的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你是不是愛國愛港。他們就制定了一個所謂正面的行為清單,還有負面的行為清單,然後將每一個人的言行,對照清單來決定你是否足夠愛國愛港。 第2關就是由選舉委員會去提名,選舉委員會全都是親中共的人。「那你說清中共的人會不會隨便放一個,他們認為不夠愛國的人去參選呢?」

曾有民主往績的即使投誠也受中共忌憚

「這次你看到一個很奇怪的現象。譬如湯家驊,說一句不好聽的就是民主叛徒。離開公民黨另外創立『民主思路』,他都出來抱怨說,民主思路的人拿不夠選舉委員會的提名。說明即使湯家驊宣布效忠北京,得到林鄭欽賜他一個行政會議成員的資格,但是他的黨羽都拿不夠足夠的提名。說明中共眼中,你一旦曾經有走民主路的往跡,它對你都處處防範。選舉委員會是幫中共把關,確保任何有民主意識的人都不可能參選。「我就覺得這次整體來說,這個這樣的選舉,徹底地違背基本法的規定,違背正常選舉應有的運作。又違背了鄧小平很多的規定。」

所謂「民主派」只是未來立法會的花瓶

「難道有些民主黨的人能夠進去嗎?所謂民主派,是狄志遠、黃成智,或者馮檢基,在民主派的陣營之中,大家怎麼看他們呢?大家心中有數了。他們就是會成為未來立法會的花瓶。」程翔分析所謂8大黨派共同參政,不能夠發揮參政黨的作用,最大的政治作用就是做花瓶。「讓中共可以告訴全世界,我都有民主啊,我都有這個反對黨啊等等。它一定要保留幾個花瓶式的人物,去堵塞外界的質疑。我絕對不相信他們能夠,起到實質的參政、議政的作用。」他又說由夏寶龍出來講什麼五光十色,然後威脅民主黨不可以不參選,不參選就自絕於人民,實際上反映到中共是很虛怯。虛怯到連鍾庭耀要搞民調,問人們投不投白票,用到港版國安法來威脅。

林鄭權迷心竅聯發偉論

林鄭接受中共的喉舌《環球時報》專訪時,說政府公信力越高,反而投票率就會降低,因為民眾是沒有強烈訴求,要求選擇議員去監察政府的施政,覺得投票率的高低不代表什麼。程翔直言她是「亂講」,這次投票率不可以預估是高還是低,中共式選舉自然會受到香港市民的抵制。如果中共有信心這套是完善了的選舉制度,何必要去催谷投票率。

「每年考第一的人會講出這樣不合邏輯的說法,這只是反映她自己心中有恐慌,就是市民以投票率低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所以她就歪曲成為謬論,將明明市民投票率低是反映對政府的不滿,說成因為市民對政府滿意度高、不需要怎麼去改進,所以投票率就低,這些完全是不符合邏輯的東西,但對一些權迷心竅的人,她就會亂說話了。」

 中共因恐懼使出無稽招數 掩飾投票率低落 

「中共有一個文膽叫做田飛龍甚至提出,用總體投票率來拉高所謂投票率。什麼叫投票率?就是選舉那一天,合資格的選民,有多少個出來投票,計算市民投票的比率,地區直選的議席大幅度減少的時候,投票率自然就低。所以田飛龍就設計一個很荒謬的方案,叫做綜合投票率,將選舉委員會的投票率、功能組別的投票率、地區直選的投票率,三者加起來,拿出一個平均。」程翔解釋說道,選舉委員會全是中共的人,的投票率一定是高,另外因為現在有很多新興的功能組別,全部都是共產黨背後的組織,共產黨可以指揮動員的,投票率也一定高。市民甘心去投票的,只反映在地區直選的投票率。中共因為擔心投票率低,就挖空心思想出這樣的招數,以便提高那個投票率。「這足以看到它們對這次市民的反應、市民對這次選舉的反應極其冷淡的一種恐懼。」@

節目播出:12月9日
文字更新:12月11日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