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因應香港局勢,於今年1月底開放讓持有BNO的港人帶同家屬申請簽證赴英,但仍未能完全涵蓋反送中運動的前線年輕抗爭者。現年19歲的香港青年顏希然(Hei Yin Ngan)正是其中一位,由於持BNO的父母無法赴英,自己又因反送中運動受當局政治打壓,他最終決定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

離港決定倉促只帶必需品

顏希然早在初中時期已經開始關心香港時事,當時年僅12歲的他,已經留意2014年的雨傘運動。在兩年前的反送中運動中,他也一直站在抗爭的前線,也曾經到日本採購一些示威物資,包括濾嘴和口罩。

去年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社會氣氛人人自危。顏希然於今年6月,在一名善心人的提醒下決定離開香港。他表示,從收到勸喻到出發離港僅僅一星期,行李都只是一些衣物和必需品。

離開前的一星期,顏希然看了新晉導演陳健朗執導的《手捲煙》。他感受到這部電影仍存在濃濃香港味,並認為在當前局勢下非常難得。

他和一些好友飯聚,藉此道別,「我沒有直接告訴他們我要離開,大家都是最近才得知我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

今年6月27日,顏希然乘坐英國航空班機成行,經歷13個小時的航程揮別土生土長的香港,抵達倫敦希斯路機場。

他表示,在疫情期間該班機仍然爆滿,機上九成都是港人,「很多都是家庭移民,一家大小有老有幼」。

顏希然在下飛機時只有一個背包、兩件行李。他說,「我離開的是一個風雨飄搖的香港,來到一個舉目無親的新國度。」但他表示,離港的決定是明智的,因為在8月底,他的Telegram帳戶被香港警察駭入,「我很可能已經是拘捕目標之一。我最後查出IP是中區警署」。

與很多香港政治庇護者不同,他沒有在機場即時向邊境官員提出政治庇護要求,而是先持旅遊簽證入境,並在翌日致電內政部申請庇護。

庇護面試一拖再拖 生活開支壓力倍增

顏希然表示,申請庇護之路並非想像的那麼容易。在抵英翌日,他致電內政部。內政部原定8月中旬進行首輪面試,但之後又通知他,因其旅遊簽證未到期,會面時間再延期。11月底,他將與內政部官員進行第一輪面試。

他還透露說,9月被諾定咸大學哲學系錄取,但因無法完成註冊程序,暫時不能上學。「因為我還沒有通過庇護審查,我甚麼也做不了。」

被問及在英國居住情況,他表示在各港人組織的安排下,包括港僑協會、暖氣軍師,由熱心港人接濟。不過,在不到半年內已經搬了三次,地點包括牛津、諾定咸和倫敦。

由於他以旅遊簽證身份入境,在英國開支是要儘量「慳得就慳」。他說,「因為我不能工作,也不能租屋。故很多開支都要節省,英國生活開支很大,所以是非常拮据。」

濃濃思鄉情縈繞心頭

顏希然來英國近半年,被問及是否習慣英國的生活時,他笑言已經「非常慣」,只是英國生活節奏比香港慢,「港式食物要自己煮」。他說,「英國是香港的前宗主國,傳統政治和政制吸引我要來這裏」,濃厚的文化底蘊,讓自己可以學會更多東西。

然而,與很多港人一樣,他總有思鄉之情。他表示,英國是一個很好的國家,但始終不是香港,「香港是一個獨特城市,也是我的出生地,就算我有多不滿意當前的情況,但始終都是我的家鄉,我懷念一切的事、物、人。很想為香港做一些事,但奈何獨力難支。」

希望為英國與香港作出貢獻

如果獲批政治庇護後,顏希然想做些甚麼事情呢?他表示,會先以學業為重,將來再為英國和香港作貢獻,「居英的港人同時都是英國一分子,理應為英國和香港社會作出貢獻」。

顏希然心儀的學科是國際關係,他認為中共的政治手段非常狡猾,並非港人叫喊口號便可應付得來,如果自己在政治層面上學有所成,可以在將來一展所長。

他說:「因為香港社運受罪的大多是前線,都是年輕人為主。他們一直欠缺有效的方法去對付中共。我認為必定要用國際關係層面解決。」

作為非BNO港人,顏希然希望將來可以協助一些組織「發聲」。一些組織因不同因素所限,不能做到貼近他們的工作。

他說:「團結非BNO的首要條件需要一個可以進行聯絡的人,我自己是其中一人,可以與不同人士聯絡。很多庇護者都因不同因素不會公開露面,深信自己可以做到這個發聲的工作。」

移民總避不開「文化流失」的問題,以往海外很多的「港二代」都會出現不會說粵語或寫漢字的情況,當時被戲稱為「香蕉人」。

顏希然認為,很多在英的族群在保留自己文化之餘,也成功融入社會,「看看印巴裔,保留自己語言和文化,在英國不同領域也能夠出人頭地。慶祝英國節日的同時,也慶祝印度教或伊斯蘭教的節日。」

11月11日至18日,港人組織港援(Hong Kong Aid UK)和BHK合辦了「永不忘記,堅持前行」街頭展覽活動。主要目的是介紹香港與英國的歷史關係、香港保衛戰、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並向途人派發紀念國殤紀念日(Remembrance Day)的虞美人花。

顏希然在參與這個活動時,也與許多英國人一樣,在胸前佩戴紅色的虞美人花。他表示,二戰中有很多英籍和英聯邦軍人為香港犧牲,作為港人也要銘記這段歷史,沒有香港重光,就沒有往後近50年的輝煌。

顏希然的父母不問政治,只希望兒子安好。他與父母會有聯絡,但離港至今不知道如何面對他們。他擔心地說,「我知道公開露面可能會累及他們被當局滋擾和恐嚇,最嚴重的是要公開斷絕聯絡。」

說到這裏,顏希然聲淚俱下,他認為作出這個決定一定會辜負家人,「在香港機場離別的一刻是傷心的,因為大家都不知何時會再見。但路是我自己選擇,絕不會後悔。因為這是我們年輕一代的港人要做的事,我願意為香港付出更多」。

第二季度 39港人政庇申請

英國內政部在8月26日公布最新數據,今年第二季,即4月至6月,當局共收到39宗來自香港人的政治庇護申請。其中,11宗申請人18歲以下。內政部給予政治庇護的只有1宗,還有1宗庇護申請被拒、10宗被撤回。

內政部官網數據顯示,港人第二季度政治庇護申請數字較前一季度略高。今年前兩個季度,共有74宗香港人政治庇護申請,僅有1宗獲批。內政部會在11月底公布第三季最新數據。#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