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蔓延大陸近二十個省份之際,中共當局日前發出儲備生活物資的通知,引發多地搶購潮。專家表示,中共無預警封城等措施讓民眾對未來產生恐慌。而全民皆兵式的清零政策使中國的經濟遭遇比其它國家更大的成本之累。

中國民眾搶購潮

中共商務部11月1日晚間發布的《關於做好今冬明春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市場保供穩價工作的通知》中提到,「鼓勵家庭根據需要儲存一定數量的生活必需品,滿足日常生活和突發情況的需要」。隨後,中國重慶、河南鄭州、江蘇常州和啟東、安徽蚌埠等多地突然出現搶購潮、囤貨潮。

重慶沙坪壩永輝超市的工作人員4日告訴大紀元,目前超市裏好多種米已經賣完,「有米,但是品種不是很多。昨天被搶得太厲害了,然後就很多人都買不到。」「就是因為這個疫情,這段時間就引起了瘋搶,他們要囤貨。上次疫情那麼嚴重都沒有這種事情。」

沃爾瑪購物廣場重慶冉家壩分店的工作人員4日對大紀元說,米、麵、油幾乎賣空,已經申請調貨,「因為疫情,顧客把米油麵基本搶完了,前天昨天兩天搶的最多,甚麼時候來貨不清楚,這兩天肯定沒有了。」

之後,商務部又呼籲民眾不要囤貨,聲稱物資充足、保障供應。但有超市員工表示,4日仍有很多顧客在搶購食品等物資。

沃爾瑪購物廣場鳳天分店的員工4日對大紀元說,他們今天剛補進一些貨,「昨天是賣空了,今天人(還)很多,基本上每個人都在買米買油。」

安徽蚌埠大潤發超市店員4日告訴大紀元,她自己家裏也買了米麵油,畢竟柴米油鹽醬醋糖是必需品,「衣少穿一件沒事,少吃一頓會餓死的」。

她看到今天也是很多人都在買大米,每個車上有兩三袋米。「早晨來我看很多人排隊都在買油和大米,油有一個排是空的,還有公仔麵,公仔麵有一排都空了,臘腸之類或醃製可以放的東西都有人買,調料品也賣了很多。」

多重因素 老百姓提心吊膽

對於官方一紙通知引發多地出現搶購大米等物資,大陸投資顧問劉先生11月5日對大紀元表示,官方說辭確實引發民間輿情。但在整體經濟不好,疫情反覆,又面臨通脹壓力下,老百姓應當適當儲備生活物資。

「限電,工業生產不足,冬季蔬菜供應不足,疫情反覆,還有炒作台海備戰等。PPI工業成本高漲,之前國家限制漲價,企業虧損承受不了,現在要漲價,CPI必通貨膨脹,老百姓應適當有儲備。」

專欄作家王赫也對大紀元表示,除了中國現在的經濟搞得百姓都提心吊膽外,還有兩個重要的背景,停電和疫情是跟老百姓日常相關的。

「中共限電,無預警拉閘,停電停水,對正常生活帶來很大衝擊,搞得民生惱火、怨恨;中共對疫情採取中世紀做法,強行封城封鄉,清零政策沒有把病毒清除掉,反而造成巨大的民生災難、次級災難,市民已經相當反感,清零政策已走到盡頭。」

而問題的關鍵是,當局發出這樣的通知原本是一個常規性的做法,但為甚麼會引起大家恐慌囤貨、引起各方猜測?這說明,「中共政權的公信力和可信性已降到冰點,大家都有一種朝不保夕的心態,整個社會不穩定性已經相當高漲。」

中共為甚麼不放棄清零模式

自10月中旬以來,中國20個省級地區至少報告了700多起本地確診。已普遍接種疫苗的內蒙古、甘肅與黑龍江成為疫情重災區而遭到「清零」政策下的封控。

劉先生表示,即使全民接種疫苗也清不了零,「疫苗免疫之後病毒毒性會變弱,以後就像普通感冒一樣與人類長期共存。據資料,疫苗一般有效期只管半年,病毒變異快,防不勝防。而中共採用專制行政衛生緊急手段和戰時緊急狀態防疫,老百姓肯定反感。」

中共為何仍不放棄清零政策?長期關注中共病毒的自媒體「德傳媒」主持Gary孟對大紀元表示,「一個可能是各地方為了賺錢,防疫對地方來說就是一個生意;另外一個可能是醫療條件不足,害怕發生武漢的悲劇重演。」

雲南瑞麗從去年9月至今已經有7個月被嚴厲封控,一名瑞麗女孩發影片講述,一年多的疫情封控令他們苦不堪言,「人均都做了近百次核酸了,可是疫情還有繼續」。想離開但代價太重,「就拿我們一家六口來說,離開需要酒店自費隔離7天,費用大概在9000元人民幣」。

瑞麗當地理髮店的程老闆之前對大紀元表示,當地停課停業停運,居民處於隔離狀態,當地政府還花巨資建了1萬多間隔離房隔離民眾,並不斷地全員核酸檢測。跟政府做事的人都賺了很多錢,但普通百姓溫飽難求。

清零政策給經濟帶來成本之累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對大紀元表示,全球治理新冠肺炎(中共病毒)中,中國最大的災難可能就是其治理成本最高。

「它是全民而動,一個城市一動,整個一個省會或者一個周邊地區全部都動,包括人們生存的一個產業鏈,吃、喝、檢測、用藥、蔬菜、電、水、煤、氣,全部都漲了,因為中國是全民皆兵的這種形式,就是人人都要接受,人人都不放過一個的這種形式在打殲滅戰。」

所以,「中國這個接下來的社會成本,還有貨幣成本,還有人們生存成長的成本,包括這個國家的經濟增長的成本肯定會居高不下。」

而從更長遠的時間來看,「像美國和歐洲,他們採用那個大自然的方法,自然療法,雖然造成的損害可能會大一些,但對社會造成的衝擊可能期限短一些;而中國的成本可能對社會造成的損害比其它社會,就是自然消亡的社會,可能成本更高,因為中共是一種人治的方法。」

鞏勝利說,未來中國的經濟「遭遇的可能是比其它國家更大的成本之累,可能中國要面臨著一些非常麻煩的事情」。#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