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發佈通告,將於早上10時起,暫停營運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大批民眾聞訊趕往車站或機場,搶在10時前逃離。

中共在深夜發佈此重大消息,明顯是要阻止市民離開,被網民斥為「無恥、混蛋」。黃曆新年馬上來臨,此極端政策引發民間恐慌。關閉千萬人口城市的交通,乃中共建政以來首例。這說明了甚麼?

這說明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徹底失控,實際情況根本不是中共官方公佈的那樣,遠遠超出外界的認知和想像。大陸網絡社群出現一條爆料,一網友的姐姐有同學是湘雅醫院的工作人員,被派往武漢支援,據其透露,現在內部的數據是:武漢確診病人達上萬人。

從1月19日武漢發言人稱「可防可控」,到一天後感染和死亡病例驟然攀升,再到三天後下令封鎖全城,可見之前的瞞報有多麼嚴重。那麼現在,人們憑甚麼相信中共的匯報?!

武漢疫情——中共釀慘烈人禍

關於武漢封城,一些網友提出,此舉恐導致人道災難。事實上,中共對疫情的防治不當,已經使它變為一場迅速蔓延的人禍,殃及全球。為此付出最大代價的是武漢、湖北和中國民眾。

第一,中共隱瞞病例實情,錯失防控黃金期,不承認「人傳人」,致使疫情擴散。因病死亡者,大批被感染的、醫院不收治的病人,特別是病發的醫護工作者,都是中共欺騙宣傳的犧牲品。

第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早已出省、出境,封城已晚。況且,封城並非最佳對策。中共當局突然出招,只想儘快減少新發病例,對世界衛生組織做出姿態,並未考慮武漢民生。政府一刀切地停運公交,卻沒有說明細節和配套措施,人為地造成市民恐慌,不利於控制疫情。目前,武漢市面已經出現了搶購潮,食品和日用品是否會短缺?

一位名叫弦子的武漢居民質疑為何要停掉市內交通,「普通醫護工作者要怎麼上班?普通病人要如何就醫?病人家屬如何探望?老人病人要如何就醫?」「武漢三鎮橫跨長江,大到常人無法想像,去掉市內交通系統,整座城將面臨癱瘓。」「我們問的是我們自己的生活怎麼繼續下去?」

另有網民說:「這不是擺明了告訴市民不跑就等死嗎?是想引起大規模恐慌啊……」還有人認為:「現在光宣佈封城,沒提生活物資的保障,物價的平抑,衛生用品的調運,說明來不及想這些問題……而武漢建隔離區的速度恐怕是趕不上傳染速度的。留在武漢本地的,被感染了恐怕也無法及時收治……」

第三,本次事件暴露了大陸醫療硬件的欠缺。例如,武漢僅有61家治療發熱患者的專用診室,一個多月下來,武漢醫院的病床和隔離空間都顯不足。另外,湖北省官方公佈,各地均不同程度出現醫用口罩、防護服、測溫儀等防疫物資短缺現象。湖北省擬向國家請求緊急支援,調撥醫用口罩四千萬個、防護服五百萬套、紅外測溫儀五千套。

湖北為何無力應付?其它省份呢,資源足夠嗎?中共的官員都在做甚麼?為了「面子」、政績、毫無意義的「兩會」和「黨的領導」,人民在不停地埋單、埋單。一個貪官的贓款就足以搞定全省的醫療物資,中共卻有臉一邊撒幣,一邊哭窮,一邊侵吞慈善捐助。

第四,武漢疫情重創國內經濟,直接衝擊旅遊業、酒店業、航空客貨運、零售業、產品出口,以及影視文化等產業,料將加劇失業潮。武漢乃九省通衢,華中重鎮,歷史文化名城。可惜幾天之內,街市蕭條,人心惶惶。

近年來,中共以經濟發展為吹噓大賣點,到頭來,它的倒行逆施招來災禍,讓它失去了這個作秀招牌。由此可見,中共把黨擺在人民之上,這種邪惡思路註定搞不好經濟,只能禍國殃民。

第五,在疫情陰影中,中共照舊撒謊不誤、壓制真相。1月20日晚,傳染病專家鍾南山道出,中共肺炎「肯定人傳人」,而這句實話恰是8位武漢網民在新年頭一天被公安傳喚的原因,罪名是「造謠傳謠」。

1月14日,多家媒體記者前往武漢市金銀潭傳染病專科醫院採訪,受到武漢警方的粗暴干涉,記者不但被要求刪除新聞素材,還被帶走扣查、盤問幾小時。

1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在會議上暫未將中共肺炎界定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可能與中共斷然封城有關。國際社會需要看清,薩斯災難過去了17年,中共的本質沒有變。它的假、惡、暴基因將新的疫情推向了世界。雖然中共官方看似在加大力度控制事態,但是它的考慮基點永遠是維持政權的穩定和形象的亮麗,絕非民眾福祉。

結語

武漢疫情爆發,乃是中共作惡招來的一大噩夢。苦難的中國人應當拒絕成為邪黨的炮灰!現在,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將中國旅客拒之門外,中共的統治給中國人帶來多少恐慌、災難和恥辱!

有網民在推特發帖說:「這些狗官視天下人性命如鴻毛,欺上瞞下,錯過了封閉病源的最佳時機,造成現在武漢疫病防控崩潰,全國陸續出現感染者。CCP開始末路狂奔! 」

中共之毒,毒在謊言、仇恨、腐敗、恐怖,遠甚於冠狀病毒。若無中共,中國民眾不需心驚,不必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