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中格律詩的對仗句子,巧妙地運用了古漢語詞組的構詞法和平仄讀音,自格律詩在唐代出現後,古人創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對句,這些都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值得我們代代相傳及誦讀。筆者這篇文章主要是介紹唐詩對仗句子的結構特點,給有意深入學習唐詩創作的讀者一個參考。

了解格律詩的讀者或許知道,七律、五律,第二聯(頷聯,三、四對句),第三聯(頸聯,五、六對句)須要對仗,例如:

李白《登金陵鳳凰台》

鳳凰台上鳳凰遊,

鳳去台空江自流。[首聯]

吳宮花草埋幽徑,

晉代衣冠成古丘。[頷聯]

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鷺洲。[頸聯]

總為浮雲能蔽日,

長安不見使人愁。[尾聯]

「總為」中的「為」讀去聲「位」,這樣才符合格律,也是對古人作品的尊重。遇到有底線的字,儘可能讀短促音,這是入聲字讀音的特點,也有利於我們了解唐詩宋詞音律的規則;如果將來我們有興趣學習創作唐詩宋詞,這也是一個入門的捷徑。

[頷聯]「吳宮」與「晉代」相對,不僅詞性相對,朝代也相對應。吳宮,三國時孫吳曾於金陵建都築宮。晉代,東晉,南渡後也建都於金陵。對句還有一個特點是關鍵字平仄相對,「宮」與「代」就是平仄相對。「花草」與「衣冠」兩個片語詞性相對,「冠」與「草」平仄相對;「衣冠」還借指晉代的縉紳、士大夫。「幽徑」與「古丘」又是詞性相對,「古丘」表示「荒塚」,「丘」與「古」既是平仄相對,又起到押韻的作用。

重新讀一下這個聯句:「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對仗句子上下聯詞意起到了互相補充的作用,由點到面,然後出現了意在言外的效果。這一聯的言外之意是:六朝的繁華,六朝上苑中的花草現在都埋在了幽徑斷牆之下;六朝的風流人物、名門望族現在只留下荒塚殘碑。

[頸聯]三山:南京西南的護國山,有三座山峰。二水:白鷺洲橫在長江之中讓江水分為二支,故稱。「三山」與「二水」這種對仗在詩詞術語中稱為「數字對」。「青天」與「白鷺」則是「顏色對」。「三山半落青天外」,言外之意是,視野中護國山的三座山峰只能看到一半,也就是一半在視野之中,一半落在青天之外。「半落」這個詞用得很巧妙,把山描寫活了,好像這個山是天上落下來的一樣。

數字對的運用在唐詩創作中經常遇到。「三山」由於在詞意上還可以借指傳說中海上的三神山(方丈山、蓬萊山、瀛洲山),所以它可以跟很多帶數字的片語相對。例如,唐‧王勃「玉笈三山記,金箱五嶽圖。」宋‧陸游「鶴駕三山近,壺天萬里寬。」元‧薩都剌「三山飛鳥江天暮,六代離宮草樹殘。」

顏色對在唐詩創作中也經常用到,本詩中的「青天」可以跟很多帶顏色的片語相對。例如,唐‧杜甫「赤日石林氣,青天江海流。」唐‧王起「壺中世界青天近,洞裏煙霞白日閑。」宋‧蘇軾「遠托鼇頭轉滄海,來依鵬背負青天。」本句中「滄」字又諧音「蒼(青色)」,所以這種對句技巧也稱為「借對」。明‧沈周「青天不老人自老,明月正中秋亦中。」因為「明月」肯定是白色的,所以在古代的格律詩中「青天」或「青山」用「明月」來對仗也很常見。

杜甫《曲江二首》之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

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

「朝」讀音「潮」,「朝回」指上早朝回來。

[頷聯]要特別介紹的是「尋常」與「七十」相對,這是一種數字借對的技巧。古代一尋為八尺,二尋為常,也就是一常為一丈六尺。「尋常」在本詩中的意思是「經常」;「酒債尋常行處有」,意思是說「每到一個地方就欠酒債,是很平常的事情」。「人生七十古來稀」,詩人在言外之意中也流露出了無奈;難道這一生就這樣在到處欠酒債中度過?那活到七十又有甚麼意思呢?這是杜甫遣詞造句的高妙之處。

必須注意的是,詩詞對仗很靈活,不能看到杜甫將「酒債」對「人生」,「尋常」對「七十」,我們就認為這是一種定式,其實它不是定式。「酒債」在格律詩中可以與「詩情」相對;比如宋‧王禹偁「任貧添酒債,慵掃慰詩情。」「尋常」也可以不與數量詞相對,比如與「取次」、「次第」等相對。宋‧邵雍「尋常巷陌猶簪紱,取次園亭亦管弦。」

[頸聯]「穿花」對「點水」,詞性及平仄相對仗的運用令人歎服。「蛺蝶」與「蜻蜓」,這是動物名稱的相對,「蛺蝶」還可與「鴛鴦」或植物「芙蓉」等片語相對,視寫詩時場景的情況而定;比如:宋‧梅堯臣的「花寒蛺蝶猶相守,水冷鴛鴦不暫分。」杜甫的「俱飛蛺蝶元相逐,並蒂芙蓉本自雙。」

「深深」與「款款」這是很常見的「疊字對」。「疊字對」有一個特點,只要平仄對上,詞性不一定要相對。比如宋‧胡宿「錦鱗劈浪深深躍,翠羽迎風兩兩飛。」這個聯句中「深深」是形容詞,而「兩兩」則是數量詞。

杜甫寫這首詩的時候是春天,官職為「左拾遺」,正八品,相當於現在的「副科級」;「朝回日日典春衣」,春天時節連春衣都典當了去換酒喝,說明冬衣早就典當光了;換來的是「每日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這一聯句筆者在前面說過了,透著無奈。生活困頓不堪,如何排遣?「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詩人筆峰一轉,描寫春天的動感美景:蝴蝶在百花叢中忽隱忽現的穿梭,蜻蜓在河面上徐緩地點水飛行。

「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風光」即「春光」,「流轉」指四季的變遷;所以尾聯寄語給那令我賞心悅目的春光,想與她(春光)在一起,不因四季的變遷而離開。

詩聖杜甫通過這首詩告訴了我們,在遇到生活中的困頓時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將自己溶於大自然的美景之中;可能您會覺得,原來自己所認為的那些生活上的困難,其實根本就算不了甚麼。

在詩意的轉折處理中,頷聯與頸聯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

(未完,下周五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