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紐約市掀起了一場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反對強制疫苗政策的抗議遊行,逾萬名市政府各機構的公務員參加了這場跨越布魯克林大橋的浩大遊行。他們是紐約的警官、消防員、醫護人員、教師、交通局官員、環衛局官員等以及廣大市民。

在10月25日的公務員大遊行中很多人認為這是捍衛自由的大事。(施萍/大紀元)
在10月25日的公務員大遊行中很多人認為這是捍衛自由的大事。(施萍/大紀元)

10月25日數萬紐約市公務員走上布魯克林大橋,抗議市政府的強制疫苗政策。(施萍/大紀元)
10月25日數萬紐約市公務員走上布魯克林大橋,抗議市政府的強制疫苗政策。(施萍/大紀元)

人們舉著「我們不服從!」「我的身體由我選擇」「昨天我們是英雄,今天就成了失業者」「我已打疫苗但是我捍衛選擇自由」「要承認自然免疫力」「強制就是分裂」等標語。然而人們說話時用的最多的詞就是「自由」。一名老警察說,他因為白思豪的反警政策而提前退休,現在紐約的極左派政策已經顯示出共產主義的跡象,「我們來這裏不只是為了反對強制疫苗,我們捍衛的是美國人民的自由。」

上周10月20日,市長白思豪宣布,16萬紐約市政府公職人員,包括市警局(NYPD)與市消防局(FDNY),必須在10月29日前接種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且不接受病毒檢測為陰性的結果,若公職人員堅持不打疫苗的話就放無薪假。

一線急救人員:要求承認自然抗體

紐約市消防員Jason Wendell說,他們很多人去年染疫後康復,自身已有抗體,不需要打疫苗。(施萍/大紀元)
紐約市消防員Jason Wendell說,他們很多人去年染疫後康復,自身已有抗體,不需要打疫苗。(施萍/大紀元)

11時多,在布魯克林Metroteck廣場上聚集了大批身穿藍色夾克或者襯衫的人,他們的衣服上寫著「NYPD(紐約警察局)」或者「FDNY(紐約市消防局)」的字樣。一位名叫文戴爾(Jason Wendell)的消防員手裏舉著一個寫著「承認自然免疫力」的牌子,他說,他們很多人得過病,身體已經有了抗體,為甚麼還要打疫苗?

「在過去的20個月中,紐約市警察和消防員奮戰在第一線,直接暴露在COVID-19(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之下,我們很多人得病了,後來都痊癒了,有了自然的免疫力。」文戴爾對本報記者說,「現在市長和政客不承認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已經有了免疫力,這和獨裁專政沒有甚麼區別。所以今天數萬紐約市的消防員、警察、教師和環衛局工人都來抗議這個邪惡的強制政策。」

他表示,對一線急救人員採取強制手段將導致城市變得不安全。「這部份的公務員都是保證城市運行的人員,強制令必將給紐約人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因為你把服務工人都給推走了。」

公務員:強制令對城市造成混亂

「每一個被強迫打疫苗的工會代表都在這裏。」市消防局第30雲梯隊的一個消防員科因(Kerry Coyne)走到高處,用喇叭對市議員和民選官員們喊話說,「今天的城市公務員來自於各行各業,他們都是讓我們城市這麼偉大的人⋯⋯我們在這裏不是要你捐錢,甚至不是要你們聽我們說話,只是告訴你們:如果繼續強制打疫苗的話,你的社區防火、救護車的響應時間將無限延長、警察和預防犯罪將變得稀缺⋯⋯」這時觀眾中的環衛局工人大喊補充道:「垃圾堆積如山、老鼠到處亂竄⋯⋯」

在10月25日的大遊行出發前,消防員代表在人群前對民選官員喊話:強制令會給紐約人帶來巨大混亂。(施萍/大紀元)
在10月25日的大遊行出發前,消防員代表在人群前對民選官員喊話:強制令會給紐約人帶來巨大混亂。(施萍/大紀元)

科因接著說,「你想讓你的社區變成這樣嗎?為甚麼你的選民讓你站出來的時候你卻甚麼都不做,一直到為時太晚?⋯⋯如果你袖手旁觀,一個星期之內你代表的社區就將失去服務⋯⋯市長在拿幾百萬的紐約市民賭博⋯⋯」

遊行隊伍從布魯克林出發,直奔紐約市著名的地標建築——橫跨東河的布魯克林大橋。整個遊行隊伍延綿數英里,將大橋的下層行人路堵得水洩不通。這是強制疫苗政策實行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遊行。

且看人們手裏舉著的標語牌:「這不是關於健康,這是關於全球控制」「最後的變種叫共產主義」「要強制執行憲法」「醫療自由!我的身體我做主!」「選擇自由」「工人是必需的,強制不是」「你們的恐懼不能以我的工作為代價」「強制等於分裂」「消防員反對強制疫苗」「消防員反對獨裁」「一線人員救人命,現在讓我們救自己」「公民權利不可否認」「反對強制不是反對疫苗」「要自由不要強制」「自由不能妥協」⋯⋯人們將推行強制疫苗的市長白思豪的頭像畫上希特拉的鬍子,喊著各種反對獨裁者的口號。

教師:反對給兒童施打實驗性疫苗 紐約面臨教師短缺

紐約市學前班老師Jessica Castellon(左)前來抗議工會對他們的拋棄。(施萍/大紀元)
紐約市學前班老師Jessica Castellon(左)前來抗議工會對他們的拋棄。(施萍/大紀元)

參加遊行的還有已經被強制疫苗政策趕出教室的老師們。一個名叫凱西隆(Jessica Castellon)的學前班老師說,她來這裏抗議教師工會拋棄了她。

「強制措施已經對學校的老師、助教和其他教育局成員造成惡劣影響。」她對大紀元說,「由於我們都被無薪放假,紐約州全州面臨著教師短缺的現狀,替代老師人員不足;但是市長白思豪一直很堅決,所以我們也要堅定地團結起來,抵制強制政策。」

她還表示,紐約下一步強制給兒童打疫苗是危險的。

「我認為,不應該在不知道長期對兒童的身體發育和認知發育有沒有影響的情況下,給兒童打這種實驗性的疫苗」,她說,「不能只照顧政客或者大製藥廠的荷包而讓藥物危害兒童。」

一個布魯克林小生意業主也來到遊行隊伍中,她為自己也是為當警察的親屬站出來說話。

一個布魯克林區小生意主參加遊行聲援警察和不願被強制的人。(施萍/大紀元)
一個布魯克林區小生意主參加遊行聲援警察和不願被強制的人。(施萍/大紀元)

「這些人在瘟疫流行的時候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現在沒有理由僅僅因為他們不想作出的醫療決定而讓他們失去工作。」格頓(Amir Goldin)對大紀元說,「這是違反健康保險責任法的,有一大把的法律保護人們的醫療自由,人們需要自己做決定,政府不應該插手人們的私人健康決定,更不能讓人們失去工作而不能供養孩子。」

紐約人:我們是跟共產主義作戰

10月25日公務員大遊行中人們打出標語:「最後的變種是共產主義」、「去年救你時問我們打疫苗了嗎」等。(施萍/大紀元)
10月25日公務員大遊行中人們打出標語:「最後的變種是共產主義」、「去年救你時問我們打疫苗了嗎」等。(施萍/大紀元)

遊行中很多人都深刻地認識到,紐約市的強制疫苗政策不只是一個公共健康問題,而是美國左派共產主義議程的大爆發,這是擁有根深蒂固的自由思想的美國人絕對不能接受的。

一位稱自己為艾娃(Ava)的視覺藝術家表示,她曾經打過一針疫苗,後來因為身體健康緣故不能再打了。

「我對強制很不高興,這不是美國的東西」,她說,「這和我父母來的那個東歐國家的體制很相似。」

一個負責旅館行業消防工作的市民沃特曼(Douglas Waterman)表示,這個強制政策和中共很類似。

「我是一個熱愛自由的美國人。」他說,「我愛中國人,我也愛中國,但是我恨共產主義。」

NYPD退休警察Philip McManus認識到遊行的人其實是對抗美國的共產主義。(施萍/大紀元)
NYPD退休警察Philip McManus認識到遊行的人其實是對抗美國的共產主義。(施萍/大紀元)

老警察麥克曼努斯(Philip A.McManus)2018年離開警察局,原因是市長白思豪多年來一直秉持的反警察政策。他來到這裏不只是為了醫療自由。

「這是關於自由,這是一個關於自由的真正問題。」他對大紀元說,「我們在跟這個國家的獨裁統治戰鬥。」

麥克曼努斯說,目前美國總統和紐約市長強迫人們完全違背自己的宗教信仰或者醫療決定而打疫苗,這是美國人儘一切可能要反對的事情。

10月25日公務員大遊行中人們打出標語:「從英雄到遊民」、「我們不服從」、「反對暴政」等。(施萍/大紀元)
10月25日公務員大遊行中人們打出標語:「從英雄到遊民」、「我們不服從」、「反對暴政」等。(施萍/大紀元)

「所有被迫打疫苗的人都需要為自由而站出來,我們都知道美國現在發生了甚麼——共產主義正在佔領這個國家。」他說,並把白思豪等一些民主黨政要都列在了「共產主義份子」的名單之中。「這些腐敗的美國政客怎麼敢強迫美國人打疫苗?!你們如果真的是關心美國人的健康,那為甚麼用飢餓、無家可歸、失業來威脅美國人?你們怎麼敢越過這些界限?!」

麥克曼努斯相信,參加遊行的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正在和共產主義作戰。

「醒來吧,美國人!我們正在和這個國家的獨裁暴政鬥爭!我們正在跟這個國家中的共產主義作戰!」他說,「我不會跟著騙子走,一切謊言之父都是撒旦,而我們是在神與真理的一邊。」

長達四個多小時的遊行結束後,人們聚集在市政廳門口。巨大的人群招來了紐約警察局的直升機在空中監控。在很多人繼續演講與抗議之後,遊行者和平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