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超預期下滑,房地產行業大幅降溫,以及恒大引發的地產美元債危機,是目前中共面臨的棘手問題。最近,中共的央行、銀保監會等機構,對房地產行業和恒大債務危機作了頻繁表態,那麼,都釋放出了哪些信息?房地產調控是否有鬆動呢?恒大的前景又會怎樣?另外,中共近日發行40億美元主權債券,市場反應熱烈,又說明了甚麼問題呢?


房地產拖累GDP「破五」第四季增長可能「破四」

根據中共統計局18日公布的數據,中國經濟超預期下滑,第三季GDP同比增速「破五」,跌到4.9%,創下過去4個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低於5~6%的經濟運行「合理區間」。

從生產來看,受拉閘限電的影響,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大幅回落,從8月份的5.3%,大跌到9月份的3.1%。從消費來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前三季度的兩年平均增長只有3.9%,顯著低於正常年份同期水平,成為拖累經濟復甦的最大掣肘因素。

而前三季度的最大亮點就是出口,同比增長達到22.7%,但是在9月份,出口增速已經下滑到19.9%,顯示出口的高速增長,也可能已經接近尾聲。

而專家們普遍認為,高壓調控下導致的房地產活動持續放緩,是拖累經濟增長的最主要因素。

可以看到,9月份的房地產開發投資、新開工面積,還有融資和銷售等指標都表現不佳。其中,9月新開工面積同比下降13.5%,已經是連續第六個月下滑,也是2015年以來出現的最長連降趨勢。

於此同時,樓價也在加速降溫。9月份,全國70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的價格,出現了自2015年5月份以來的首次環比下降。此外,二手樓價格下跌的城市數量,也比3個月前翻了一倍。

在第三季度,房地產業的GDP總值,同比下降1.6%,是自去年第一季度以來的首次下降。

考慮到房地產活動放緩、投資和消費的內需偏弱,以及缺煤缺電等因素,尤其是政策調整滯後的風險,多家分析機構,都調降了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預測,甚至認為四季度GDP增長可能會「破四」。

雖然中共總理李克強表示,中國有足夠的工具來應對經濟挑戰,看起來是不打算對政策進行重大調整,但是最近,中共央行等一些機構,倒是針對房地產行業和恒大債務危機頻繁表態,那麼,他們都說了些甚麼呢?

房地產信貸有所放鬆 恒大債務危機有解?

首先是中共央行,在10月1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談到部份金融機構,對樓企融資管理規則存在誤解,將「紅檔」企業有息負債餘額不得新增,誤解為銀行不得新發放開發貸款。

央行這個解釋一出來,一些人理解為,房地產調控可能要轉向了,但是,據「券商中國」跟銀行查證之後的說法,信貸額度可能並非網傳的「全面放開」,只是針對不踩紅線、而且風控和槓桿控制得不錯的房地產企業,銀行需要正常審批和放貸。也就是說,目前的做法只是為了「糾偏」。

再看銀保監會,在10月21日時,強調要在堅持「樓住不炒」,以及穩地價、穩樓價、穩預期的前提下,保障好剛需群體的信貸需求,對首套樓購樓者,在貸款政策方面給以支持。這些措施也顯示,房地產政策的基調並沒有發生改變,但是,在一些具體措施上會有所放寬。

彭博社分析說,現在恒大解決債務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國企是否準備接受其資產。(余鋼/大紀元)
彭博社分析說,現在恒大解決債務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國企是否準備接受其資產。(余鋼/大紀元)

而針對恒大的問題,中共央行在10月15日表示,恒大在房地產行業是個別現象,不會引發系統性風險。而在17日,中共央行的行長易綱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理由是:在恒大集團的總負債中,金融負債不到三分之一。債權人也比較分散,單個金融機構風險敞口不大。

另外,中共央行表示,恒大爆發風險,是因為近年來經營管理不善,盲目多元化擴張,造成了經營和財務指標的嚴重惡化。目前,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正在督促恒大集團加大資產處置力度,加快恢復項目建設。

而易綱還特別提到,央行應對恒大事件的原則是:嚴格按照法律規定的受償順序,保護債權人和產權人的合法權益,尤其是要保護好已購樓消費者的權益。

所以,我們從這些表態中可以看出,中共認為恒大危機是「咎由自取」,所以只要能防範系統性風險,並不打算出手救恒大,而且,易綱還提到了「受償順序」,也顯示中共確實對恒大破產重組有了心理準備。所以,從這些信息來看,對恒大顯然是頗為不利。

結果在10月20日的晚上,恒大宣布,取消用26億美元出售部份股權的計劃,原本的「救命錢」因此告缺,這對恒大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另外,據路透社引用消息人士的說法,恒大原計劃出售盈利子公司恒大物業50.1%股份一事,沒能獲得廣東省政府的批准。此外,一些國際債權人也反對恒大出售資產。

此前,恒大準備以17億美金出售香港恒大中心地產的交易案,最後,也因越秀地產退出了收購而告終。路透社報道說,身為國企的越秀也接獲了廣州市政府的指示,8月底時喊停這項收購。

所以,彭博社分析說,現在恒大解決債務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國企是否準備接受其資產,而業界認為,目前的情況並不樂觀。

中國缺錢發主權美元債 華爾街繼續輸血

大家都知道,中共現在處處是危機,不光是房地產企業面臨爆雷風險,民間債務、地方政府債務都是風險。而且國際環境也在惡化,所以中共又不得不一邊大撒金錢 ,一邊準備擴軍備戰,但是錢從哪來呢?而且外匯儲備也在下降,9月末的外匯儲備,已經連續兩個月下降,單月降幅也創下了3月份以來的最大值。

所以,中共現在除了要在國內推行「共同富裕」,也要開割「洋韭菜」了。

近日,中共通過發行美元主權債券籌集了40億美元,包括3年期和10年期債券各10億美元、5年期債券15億美元,以及30年期債券5億美元。路透社報道說,儘管中國的經濟增長放緩,但是國際投資者仍然熱情不減。數據顯示,投資者對4筆債券的認購規模達到232億美元,幾乎是所籌金額的6倍。而消息人士稱,財政部還表示,中國可能會在年底前發行一批歐元計價債券。

該項交易被歸類為Reg S和144A債券。Reg S債券不在美國國內發行、銷售或交割,而144A債券則是針對美國投資者的私募配售。中共財政部聘請了14家銀行負責債券銷售事宜,其中包括歐美大型投行以及中國國有銀行,如中國銀行、美國銀行、花旗集團、中國建設銀行、德意志銀行和高盛。

那麼,都是誰在買這些債券呢?《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大部份3年期、5年期和10年期債券被亞洲投資者買下;而30年期的債券最受亞洲以外的投資者歡迎。其中,美國投資者購買了這些30年期債券的23%,來自歐洲、中東和非洲的投資者買下了53%。

債券投資者表示,儘管中國GDP增長放緩、電力短缺、供應鏈中斷、房地產危機,但他們並不擔心中國的信用度。

華爾街的企業還認為,中國大到不容忽視,其股市價值也低到了不容錯過的地步。所以,它們更看重中共給予的賺錢機會。

去年12月,高盛成為了首家尋求全資擁有中國證券業務的外資銀行。今年6月,資產管理公司巨頭貝萊德(BlackRock),成為第一家全面獲准向中國散戶出售公募基金產品的外資企業,並很快就為一隻面向中國散戶投資者的公募基金募集了大約10億美元。

對此,國際金融大亨佐治索羅斯兩度批評貝萊德,稱其現在向中國投入數十億美元是個「悲劇性錯誤」。這可能會讓貝萊德的客戶蒙受損失,更重要的是,將損害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利益,因為今天「美國和中國正處於專制和民主這兩種治理制度之間的生死之爭中」。

索羅斯這句話確實沒有說錯。中共官員翟東升曾在演講中提到,中共過去幾十年之所以能搞定美國,就是因為中共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華爾街,有中共的老朋友。

華爾街很可能還會繼續在中國獲利豐厚,但是這樣的利益是危險的。因為中共為了生存,會毫不吝惜任何資源,不管是民資、國資還是外資。當財源耗盡之時,也就輪到華爾街被割「韭菜」了。

就像有評論所說的,中共曾在1949年建政之後,沒收了一切私人和外國資產,拒絕支付所有歷史外債。歷史雖然過去,但是這幾十年來,中共都沒有變過,所以,歷史還是會再重演,而華爾街也當以史為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