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德博士:「為什麼『南向通』先開,然後『北向通』不開?這個就是中央偏心。」(大紀元製圖)
吳明德博士:「為什麼『南向通』先開,然後『北向通』不開?這個就是中央偏心。」(大紀元製圖)

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簡稱跨境理財通,准許大灣區的大陸和港澳合資格居民,通過各自的銀行體系投資對方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財經分析員、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博士分析背後玄機,「為什麼『南向通』先開,然後『北向通』不開?這個就是中央偏心。」

香港金管局10月18日公布跨境理財通首批試點銀行名單,有19間本港銀行獲批開展業務,最快即日可提供理財通服務。跨境理財通以人民幣來結算,因此特首林鄭月娥就說這是幫助國家將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步。雖然跨境理財通分「南向通」和「北向通」,但目前只見「南向通」先開,「北向通」卻尚待逐步推行。內地投資者已經可透過見證開戶的形式開立本港的投資戶口,但香港投資者暫時只可親身到大陸辦理開戶手續。而金管局僅表示,未來將會循序漸進以試點形式推行「北向通」見證開戶。

「南向通」先開有利大陸銀行吸引第一批客戶

吳明德舉例分析「南向通」先開的原因,比如深圳居民想買香港的理財產品,可在深圳開見證開戶,不用親身到香港。「但是你的心也會想的,如果我買香港的產品當然不要幫襯自己的銀行,肯定是幫襯匯豐、花旗那些的。」而內資銀行,即是一般的大陸銀行,亦擔心「如果南北一起通的話,全香港的人就不去幫襯大陸的銀行」,背後原因就是「中央很偏心,希望第一個甜頭,先給大陸銀行做第一批客戶」。

「我們過去在建行做的時候,很多都是偏大不偏小的,為什麼四大銀行可以做,小銀行不可以做呢?比如創興也是越秀的、比如招商銀行在香港拿著永隆,以前買了永隆,持有它,也有分行的,但是小分行、小品牌可能要看四大銀行,晚一些才做。」吳明德認為同樣的道理下,投資者看中花旗,是因為花旗在全世界做理財是首屈一指的,香港只有匯豐能與它比較。而一些銀行例如大新、星展、東亞,「只做下來香港買了南向的,但北向它不做,因為計算過成本沒有肉吃」,而且這些銀行根本沒有分行在大陸去見證開戶的,但匯豐就不一樣。

吳明德指,匯豐在廣東省已經在20多個城市有分行,有超過5,000名員工,「所以它可以大力的幫忙見證開戶,那不就全部幫襯它們了」。因此中共的如意算盤就是等到中港通關的時候,香港人親身開戶口的時候,才能投資人民幣在國內的產品。「那就搞得你很煩,那你就不只是幫它了,因為去到上面的時候,人家都是充斥著國內的銀行多,那四大國有銀行霸著所有好的位置。」

跨境理財通可成為走資或洗黑錢渠道

外界關注的,除了南北向的差異外,還有對到底跨境理財通會否成為一個走資或者「洗黑錢」渠道的疑慮。香港金管局斬釘截鐵的說不會,但其實跨境理財通會不會增加兩地金融的風險?吳明德說:「全世界都知道蒙地卡羅、摩洛哥或者澳門那些賭場都是些什麼地方,你問永利老闆、何鴻燊的兒子,所有賭場的那些(老闆),你問他是不是幫人家洗黑錢,人家肯定說不是的,同樣的,金管局告訴你一定不是,如果是的話都是一些不法份子。」

吳明德提到,外界經常說香港的投資市場,特別是股票市場已進化變成新型的賭場。「很多全世界都沒有的,比如說牛熊証,差不多每天都要清零的,這個就是真正的清零了,輸贏都要在當天知道的。」他形容跨境理財通就是新的賭具,吸引到大灣區內比香港多9倍的人口來投資。「就是這一個東西令到聯交所整天的價錢這麼高的,至於你說那些人會不會下來洗黑錢呢?這你就看看就是滬港通、深港通那些證券公司,如果你找到那些滬港通、深港通的證券公司的負責人,或者操盤的人,他都會告訴你不會洗黑錢的,但是他們賺到盤滿缽滿。」

地下錢莊利用股市上落「搬錢」

在大陸每人兌換人民幣只有100萬的額度,跨境理財通實施後,是否變相令內地居民可以在香港將人民幣兌換港幣或者外幣,存在香港戶口呢?吳明德指例如滬港通、深港通,輸贏都是要在管道裏面看到贏或者輸,然後最後結帳時,「在香港贏的部份都要匯到內地,不可以拿出來去別的地方」。但他說在管道之外,很多人可以用地下錢莊的形式去搬錢的,「要搬錢的時候有很多方法」。

吳明德談及其中一個走資方法,就是用人民幣來香港投資港股,但同一時間找人沽空港股,造成不贏不輸的結果。「每天都不贏不輸,如果累積夠了之後,突然之間你要你投資在港股那些現貨要輸30%,那就是你的朋友在香港沽空港股這個期貨你就贏30%。」他指在2015年的年初,就曾發生令港股升上去跟著短期內就將它降下來,中間就可以在香港做對沖或者在新加坡做對沖,然後錢搬走的事情。「就是說在管道裏面所輸的錢,其實是自己另外一個人的影子,在香港或者在新加坡贏的錢,這樣就搬了錢。」

吳明德又提及因為現在有人工智能的科技,「基本上你每天的出入,你的買賣的方式都可以印證到,你是不是做一些非法的東西,銀行所有監察,有沒有做洗錢的那些是一目了然的,只是你報告不報告而已。例如出入是每天做這些有異象的,就會自動彈出來的,這樣銀行就要報給金管局有關部門。」但吳明德說到最糟糕的東西卻是,「戶口走資是因應有權力有勢力的人,沒有權力沒有勢力的投資者是不會出現的,(所以)這個渠道有機會可以走資,滬港通、深港通,是一樣的。」

擴大人民幣境外資金池 有利提高人民幣匯價認受性

「香港的資金池只有8千億人民幣,如果有了這個(跨境理財通),就會帶入,比如說有1千億,或者1千5百億,雖然不是帶進來很多,但也有十多個百分比」。吳明德表示這過程會慢慢壯大人民幣在境外的資金池。而人民幣的境外資金池,是用來定奪中國國內人民幣匯價的,當資金池越大,理論上市場的寬度夠寬,那匯價就會是一個市場價。只要資金池越來越大的話,外國就會更加接受中國國內人民幣匯價是市場價。反過來如果資金池過少的話,就可以被某些人操控,外國就很難接受定價是市場價。

最後吳明德指香港人必須對港幣有信心,並以一個比喻總結他對港人投資理財產品的意見。「就是等於你去買衣服,你可以穿一些價格貴的衣服,你也可以穿一些價格便宜的衣服,那也說得很明白地告訴你了,人民幣就一定不是價格貴的衣服,價格貴的衣服,你就一定要選擇美金,英鎊的衣服。但你也可以說,因為它便宜,所以我就買它,但你也要計算一下,穿起來的時候,是不是會讓你覺得很安心,是不是很舒服,如果不是的話你就不要買。」@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