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星島日報》報道,現年60歲的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最近已正式請辭,決定提早退休。《星島》又引述消息,指沈官將舉家移民英國,放棄23萬多元的月薪。《星島》介紹沈小民,一開始就煞有介事寫他「被譽為『釘官』」。所謂「釘官」,指判案時傾向定罪和重判的官,概念上與比較鬆手的「放官」相對。這樣介紹的用意,顯然是要強調:沈官去年處理「反修例案件」時,裁定十四名被控暴動的人無罪釋放,有違其一貫「釘官」作風,實屬「反常」。

除了首段用一兩句話交代沈官移民外,《星島》此則報道的重點,根本是翻沈小民的舊帳,指他判案「被外界質疑持雙重標準」。《星島》是這樣寫的:

//在處理一六年旺暴案時,以「逃跑屬參與暴動」為由,將案中三名被告裁定暴動罪成,各囚三年;但卻在一九年的灣仔暴動案中,認為眾被告遇警即逃有可能是「應警方警告而離開」,甚或基於對警方的「恐懼」的「自然反應」,結果一度被外界質疑持雙重標準。沈官成為《香港國安法》訂立後,首名決定離港移居海外的本地法官。//

這種批評沈小民的手段,跟《文匯報》2020年11月1日的報道(題為《首判「旺暴」三人罪成 網民諷沈官「變臉」》)簡直如出一轍。《文匯報》同樣拿「逃跑即參與暴動」來大做文章,借所謂網民的嘴巴,批他自相矛盾和「變臉」。

問題是:沈小民真的有雙重標準,自打嘴巴嗎?

沈官處理2016年旺角暴動案與2019年灣仔暴動案時,的確同樣考慮被告逃跑的行為。在前案中,沈官認為逃跑意味著被告有份暴動;後案中,沈官認為逃跑不足證明被告參與暴動。驟眼看來,確是自相矛盾——然而這是「黨」姓媒體刻意抽空事件脈絡,只強調「逃跑屬參與暴動」一句而製造出來的假矛盾,有誤導讀者之嫌。

被黨媒抽走的脈絡是甚麼呢?根據「事實查核實驗室」網站的查證,

簡而言之,有兩點(1):

一、沈小民裁定2016年旺角暴動案被告罪成,並非單憑「逃跑屬參與暴動」這個「理由」,他還考慮到其它證據,但在2019年灣仔案中,控方並無其它證據證明被告參與暴動;

二、灣仔案被告在被捕的時候,控方所指的「暴動」已經結束,而旺角案則不同,被告在被捕的時候,還有其他參與者在跑,所謂「暴動」並未完。

搞清楚以上兩點,便知道沈小民的判案原則,並無甚麼雙重標準,但《星島》與《文匯》均未澄清,反而斷章取義,放大某句話的重要性,令沈官看似「變臉」。

在藍絲眼中,沈小民是縱容「黑暴」的「黃官」,而某些黃絲則不滿沈小民判旺角案的被告罪成,可謂兩邊不討好。我完全不知道沈小民是甚麼人,也沒有足夠法律知識評論他判案的好壞。本文只想指出一個簡單事實:沈小民並非像某些報紙所宣傳那樣,判案標準自相矛盾。

沈小民基於甚麼理由而放棄高薪厚祿,提早退休,我自然也不知道。但傳統的中國人基於因果報應的信仰,都相信某些職業要適可而止,例如《審死官》裏頭的訟師,或昔日靠鬼頭大刀「依法」殺人的劊子手。劊子手行內有句話:「殺人九十九,到時要收手。」

不收手,又如何?據說會絕子絕孫。

今天的國安法指定法官,應該都是如假包換的中國人。他們「依法」判刑,幹的是技術活,不知內心深處,是否仍殘留舊中國封建迷信的痕跡,覺得長此下去,容易患上「官心病」呢?◇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