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大國競爭」,香港地位越來越尷尬。最近,中共人大暫停將《反外國制裁法》植入香港的運作,但有香港高級官員披露有關法案必定實施。評論認為,這凸顯北京對未來香港在國際定位的猶豫不定。

早前,據香港各大媒體報道,中共計劃將中共新制定的《反外國制裁法》以附件形式植入香港《基本法》(相當於香港地方憲法)中,以反制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中共及香港官員和機構的制裁。不過,該行動一直未有落實。負責制定法律的中共人大常委會的香港籍委員譚耀宗最近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決定,暫時不推進該計劃進程。但香港行政決策重要機構「香港行政會議」的召集人陳智思,上周在接受「彭博社」訪問的時候,卻表示《反外國制裁法》依然會執行,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為了反制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反外國制裁法》列明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執行或協助執行外國對中國公民及組織的歧視性限制措施」,若不執行和不配合中方的反制措施,會被追究法律責任。

大批在港的外資銀行,雖然總部位於外國,但只要有分行在香港,便需要依照本地法律處理。不少人憂慮此法損害外國企業和投資者的信心,打擊香港作為世界金融貿易中心的地位。

「既然是加大了投資的風險,但是回報沒有變,那人肯定要走的」,曾在香港多家銀行擔任經濟師的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博士表示,《反外國制裁法》當然會影響外商投資信心。他亦舉例補充,中國任何大國企在北京的總行拿人民幣來香港,到銀行系統兌換港幣,銀行收了就去金管局兌換,而金管局要拿回美金就要去深圳或者上海既定的外匯交易中心。

「如果上海和深圳說,現在美金有點緊張,我開一張單據給你,叫做六個月或一年的債券,是有利息收的,收三釐的利息,同不同意?」吳明德博士擔心,最後香港金管局沒法取美金回來,只能持有人民幣。但這個過程,顯示中共仍要依賴香港作為人民幣兌換中心。 一旦外資銀行撤資, 中國就少了一個以人民幣兌換美元和外幣的金融中心。

香港不僅僅是中共從國際上獲得資金的重要市場,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中也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香港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曾任香港金融管理局局長,他多次公開倡議,允許人民幣直接投資港股,和其它金融市場。

不久前移民加拿大的香港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表示,這種做法等於「將港幣變成人民幣的「白手套」」,有利大陸權貴在香港獲取更大的利益,即將人民幣換成港幣,然後換取美金。

香港實行港幣和美元匯率掛鈎的制度,每一美元固定兌換7.8港元。故在一定範圍內,港幣可被視為等同美元的「硬通貨幣」。

何良懋認為,中共目前正遭遇巨大經濟危機,外資撤走,疫情下製造業亦大受衝擊,加上美國貿易戰等等,經濟放緩趨勢明顯。而香港實則正成為中共「後備銀包」,在香港實施《反外國制裁法》,將影響到中共所打的如意算盤。

事實上,香港大量企業界和銀行界人士,包括不少學者和專家,都認為中共不會在香港實行《反外國制裁法》。

然而上個星期,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在接受「彭博社」訪問的時候,卻相當肯定《反外國制裁法》一定會在香港實施。矛盾的政策表達,在香港造成一定的混亂。

香港財經專欄作家廖仕明認為,北京其實已經確定短期內不會在香港推動《反外國制裁法》,但當局卻不希望此舉給銀行界和外資金融機構錯覺,認為北京會容忍企業在美中對抗中偏向美方。他認為陳智思「應該是受命公開表達此番言論,以起到威嚇作用。」而北京和香港特區政府各種矛盾的表態,「其實正是中共在香港問題上猶疑不決的表現。」

箝制媒體報道,利用官員放風影響輿論,已經成為香港政府越來越常見的手法。前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鐘劍華,早前接受專訪時提及,「利用傳媒或知名人士,霸佔公共空間『放風』,是中共的慣用手法」。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早前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 《反外國制裁法》阻嚇或警戒的作用遠大於實際作用,而中共既要考慮香港實際經商和國際地位等利益因素,也不能徹底消除原本「警告」的意圖。@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