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參加去年香港悼念六四集會的26名民主派人士中的12人,遭香港法院判刑。外界分析認為,中共故意重判這些人士,以打壓香港民主空間。而紀念六四已成為香港文化的組成部份。港人不會放棄為民主和自由的抗爭,並為大陸人樹立榜樣,這正是中共最懼怕的。

12人遭判刑 仍有8名民主派人士不認罪

香港去年六四集會,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其中12人於9月15日被區域法院判刑4至10個月,包括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民陣前召集人陳皓桓等人。

其中何俊仁、陳皓桓、尹兆堅被判10個月;郭永健、趙恩來被判8個月;何秀蘭、梁國雄、◇朱凱迪◇、楊森各判監6個月。張文光及麥海華各被判囚8個月,緩刑18個月;梁國華被判囚4個月,緩刑12個月。

另外,被控「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當日申請保釋被拒,她保留8天覆核的權利,將於9月24日再訊。

上述12人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罪」。其中何俊仁、尹兆堅、張文光、陳皓桓、趙恩來、郭永健、麥海華共7人,另外被控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控罪指,他們於2020年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噴水池外,非法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上述12人已認罪。此外,該案中的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此前承認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被判囚4至10個月;而張崑陽及羅冠聰已離港,法庭批出拘捕令。

26名民主派人士中其餘8人,包括黎智英、梁耀忠、李卓人、蔡耀昌、梁錦威、鄒幸彤、胡志偉及何桂藍擬不認罪,案件將於11月1日開審,預計審訊10日。

被判囚8個月的趙恩來判刑前在庭外說,所有被告都有入獄的心理準備。他寄語港人,希望大家能在亂世平安,毋忘六四。

有港人聲援,出庭旁聽鼓勵。社民連到場聲援,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在庭外批評香港政治檢控可恥,強調和平集會是人權。

主審法官胡雅文(Judge Amanda Woodcock)指責被告人集會構成所謂公共衛生風險。

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是香港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死難者的年度活動,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舉辦,於維多利亞公園的硬地足球場舉行。該晚會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六四事件悼念活動,每年參加人數為數萬至十數萬人不等。

香港支聯會2020年申請在維園如期舉辦六四事件31周年燭光悼念晚會,但香港警方以中共病毒疫情和「限聚令」為由,向支聯會發出反對通知書,為31年來首次。

支聯會仍如期舉辦六四31周年燭光悼念晚會,成千上萬的港民仍按時到維園集會。之後共有26名民主派人士分別遭指控「舉行、明知而參與及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等。

分析:中共重判違反香港《基本法》

時事評論員藍述9月16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當局對參加集會悼念六四的民主活動人士判刑4至10個月,是故意重判,違反了香港《基本法》,是在打自己的臉。

「中共對外口口聲聲,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而香港秉承的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法律體系,任何一個民主社會都把言論自由作為最基本的準則。所以,香港最重要的法律自然是言論自由。」他說,「一個民主制度下的法官,或者說是在『一國兩制』前提下具有民主意識的法官在判刑時,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言論自由這一最上限法律。因此,在因為違反具體的司法條文或治安條文而量刑的時候,西方民主國家的法官一般都是先考慮最基本的法律賦予人的權利,他不會違反言論自由這個最基本的民主法則。所以基本上都會從寬處理。這樣看來,中共所聲稱的『一國兩制』不過是個空殼。」

他以美國為例表示,第一修正案是美國的最高法律,其主要內容就是言論自由。

他指出,在美國沒申請或沒拿到許可證,就遊行集會,這不符合美國的法律程序。但是,集會遊行是受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條款保護的。所以,法官在判刑的時候會優先考慮更高的法律——第一修正案,然後再考慮你的行為所違反的其它具體的法律程序。在這種情況下,法官就會判得很輕。判拘留一兩天,大部份在24小時之內就放了,哪怕是遊行示威或集會甚至阻斷了交通也同樣如此。

「香港當局對集會悼念六四的民主活動人士判刑4至10個月,其實觸犯了民主國家的最基本的原則,觸犯了香港的《基本法》。」藍述指出,「中共故意重判,目的是為了打壓香港人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的空間,因為它懼怕香港人繼續追求民主自由,不放棄『一國兩制』。」

藍述還強調:「當然以後可能判得會更重,因為以後中共會動用《港版國安法》判刑。」

中共懼怕港人繼續抗爭 以各種藉口打壓港人

該案的主審法官胡雅文,也是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根據《港版國安法》選任的「國安法指定法官」。此前多起有關2019年反《逃犯條例》(送中條例)示威的所謂「未經批准集結」與「非法集結」案件都是其審理的。

在提及胡雅文聲稱被告無視疫情集會,是不顧公共衛生危機等說詞時,藍述表示,中共實際上就是尋找包括疫情在內的各種理由,打擊香港人對自由民主的追求。

「悼念六四本身就是香港(人)保護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種手段,中共既不想有人去悼念六四,更不願意香港人去追求自由和民主,所以,它需要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對香港的民主空間進行打壓。」他說,「中共在去年通過了香港《國安法》,這個《國安法》實際上就是為了打壓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而設的。香港《國安法》是在去年的六四之後通過的,所以它(中共)沒辦法用《國安法》對這些人判刑,只好以疫情為由。以後中共可能就會直接用《國安法》判刑,連疫情等藉口都不用找了。」

悼念六四已成為香港的傳統和文化

在談及遭不公平判刑的香港民主活動人士及前往法庭聲援他們的港人的無畏表現話題時,香港異見人士領袖袁弓夷16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的過程中感慨道:「港人就是有這樣的愛心和原則和立場。悼念六四是香港的一個很好的傳統,從1990年6月4日舉行首次燭光悼念晚會以來,香港人每年都舉行這種晚會,從未間斷過。」

「香港人與參與追求民主自由的大陸學生觀點一致。1989年天安門發生大屠殺,香港人知道中共動用動用機槍、坦克車鎮壓導致不少人死亡,香港人非常同情學生,也營救出不少人。」

袁弓夷還表示,每年的6月4日和7月1日(從1997年開始)香港人都要舉行遊行集會,他本人和家人也參加這種活動。

「香港人的可貴之處是,他追求讓別人獲得自由。平心而論,六四與香港人沒甚麼關係。香港人舉行悼念活動,是為他人失去自由,而提醒世界。」他指出,「香港人也懂得,北京能這樣對待(屠殺)學生,也同樣會以同樣方式對待香港人。中共鎮壓2019年香港反『送中條例』運動證實了香港人的預見。不少港人死於中共的鎮壓,只是中共毀滅了證據,具體數字現在還無法確切(統計)。」

藍述也指出,香港人和中國大陸慘遭鎮壓的六四學生追求的目標完全一樣。而紀念六四已成為香港的文化。

他說,「六四所追求的自由民主,就是港人心中所追求的民主和自由。」「當年北京發生六四大屠殺的時候,香港百萬人上街遊行。」「紀念六四實際上已經成為香港文化的一部份了。所以三十多年來,香港每年都舉行紀念六四的活動。」

他指出,「中共背棄『一國兩制』承諾後,紀念六四的意義就更大了。這種活動支持中國大陸的民眾追求自由民主的同時,也成為香港人捍衛『一國兩制』、自己追求自由民主的組成部份。」

「雙刃劍」令中共最頭痛

藍述認為,港人以前有熱情參政的人很少,因為那時他們有足夠的自由。中共接管香港後,港人才開始積極參政。把香港變成了與大陸城市一樣的地方,這是一把雙刃劍,也令中共最頭痛。

「香港人以前雖然沒有投票選舉的權利,但是他們擁有大英帝國民主制度保護下的高度的自由,因此香港沒有多少人有參與政治的熱情。」他表示,然而,中共接管香港之後,香港人參政的熱情越來越高,因為民主的保護傘被取消了,香港人發現自己每一天都在失去自由,他們於是意識到民主的重要,因為只有民主有了保障,才能有一個保衛自由的最基本的政治制度。香港發生的「雨傘運動」、「佔中運動」等,其出發點都是使用民主這個工具,保衛自己的自由。

「雖然中共把香港變成了與內陸其它省份同樣的地方,可『一國兩制』還寫在《基本法》裏面。與生活在中國大陸其它省份的人相比,香港人至少在紙面上仍然還具有為自己的民主和自由去抗爭的合法理由。」藍述強調,香港人仍然是沒有放棄為民主和自由而奮鬥。中共懼怕的不僅是港人為自己的民主和自由而抗爭,它更懼怕香港人的抗爭會為大陸民眾起到榜樣的作用。「這也是中共最頭痛的。」

藍述指出:「雖然西方世界認為這個香港已經淪陷,變成了中共統治之下的與大陸省份一樣的城市了。但是香港人不會輕易放棄,因為他們曾經擁有過自由。」#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