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九龍區遊行案 陳皓桓等七人認罪

2019年10月20日九龍區遊行,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等7人被控「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案件昨日(19日)在區域法院開審。社民連陳寶瑩、曾健成及民主黨單仲楷等民主派人士到場旁聽。

7名被告中陳皓桓、梁國雄、何秀蘭及何俊仁承認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陳皓桓、梁國雄、何秀蘭、黃浩銘、楊森和吳文遠承認一項「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

陳皓桓昨日在庭上回答「認罪」時說:「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認罪」,以及「對唔住各位,民陣要解散,嚟緊會換個身份,大家堅持」。梁國雄也回應指:「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公民抗命無畏無懼」。黃浩銘則說:「明白係政治檢控,我認違反公安惡法」。

7人步入被告欄時,旁聽人士高呼他們的名字,並說:「頂住」、「撐住啊」。眾被告揮手回應,陳皓桓向旁聽席鞠躬,梁國雄則舉起「五一」手勢。

案件將於今日(20日)求情。黃浩銘獲准繼續保釋,其餘人因其它案件需還押或服刑。

食環署誣告案勝訴 法輪功學員洪瑞峰:迫害不停續講真相

法輪功學員洪瑞峰,於2013年在深水埗地鐵站附近擺設法輪功真相點時,被食環署職員沒收展板。職員還要搶走他拿在手中的橫幅,因拒絕交出橫幅,洪瑞峰被控「未獲得主管當局書面准許而非法在政府土地上展示招貼或海報」、「阻礙公職人員」兩罪。

案件昨日(19日)在粉嶺裁判法院聆訊,主任裁判官蘇文隆裁定兩項罪名不成立。

洪瑞峰昨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2013年4月,他就食環署沒收展品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在高等法院原訟庭勝訴,其後政府提出上訴,上訴庭判政府勝訴。直至今年5月13日,終審法院拒絕受理司法覆核上訴。司法覆核敗訴後,洪瑞峰感到對自己被控告的官司也不樂觀。然而最終官司勝訴,令他感到很開心。

由於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洪瑞峰2000年起在街上派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至今已堅持21年。他形容講述法輪功真相是他的使命,「總之大陸(法輪功學員)重受迫害,重未平反,我喺屋企都坐唔定」,他說:「迫害一日未停,一日就要講真相」。

塔利班政權尚未被承認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切斷阿富汗金援

塔利班武裝份子佔領阿富汗首都喀布爾4日後,於昨日(19日)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塔利班高層向路透社表示,將成立一個委員會管治阿富汗,同時表明阿富汗將不會實行民主制度,只會按伊斯蘭教法統治。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8日發布聲明表示,鑑於國際社會尚未承認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因此IMF將暫停向阿富汗提供經濟援助,包括即將分發的4.5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儲備。

社交平台Facebook17日表示,根據美國法律,塔利班是受到華盛頓制裁的恐怖組織,公司已禁止他們使用服務,並封鎖與該恐怖組織有關的所有WhatsApp帳戶。

YouTube此前也表示,將堅持不允許在其網絡平台上,出現被認為是塔利班營運的帳戶。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9日回應阿富汗局勢時稱,阿富汗塔利班官員表示,要滿足人民的願望,致力於構建開放包容的伊斯蘭政府,但北京注意到有人反覆強調對塔利班的不信任。她聲稱,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變的,應該「不僅聽其言,也要觀其行」。

然而,塔利班除了未能取信於國際社會外,阿富汗民眾逃離國家的場景也讓人唏噓。

8月18日,在Twitter上流傳的影片顯示,被鐵絲網阻攔的逃難人群,將一名小嬰兒不斷往前傳送,希望能將孩子傳到鐵絲網另一方交給美國軍隊。還有英國官員對Sky News表示,有阿富汗婦女絕望地大喊著「救救我的孩子」,並將嬰兒扔過鐵絲網,要求英國士兵帶走孩子。許多網民評論說:「太可憐了」,「看得好揪心」。

中共東部戰區台海實兵演練 犯三大錯誤

8月17日,中共國防部宣布,在台灣周邊的海空舉行軍演。台灣國防部則回應,對於台海區域情勢,以及海、空相關動態,都有充份的掌握及評估,並做好各項因應的準備。

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軍事專家李正修指出,美國跟台灣近幾個月以來軍事上的合作互動,令北京感到相當的不安和不滿,但中共軍演最多只能釋放政治信號,實際效果不大。

有評論指,最近美軍從阿富汗撤軍、塔利班迅速佔領全國,這可能讓中共覺得有機可趁,並以近距離實兵演練測試美國的決心。

台灣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認為,的確有這種可能性。但他指出中共選擇這個時機進行軍演,犯下三個戰略錯誤。

蘇紫雲表示,首先,據他觀察,阿富汗撤軍是美國大戰略的調整,用意就是要針對中國。所以將其解讀為美國會背離盟邦,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其次,在美國已經警惕中共之際,中共又突然跳出來軍演,更強化了美國戰略上的擔憂,因此反而會強化美國對於盟邦支持的力道。

第三個戰略錯誤,就是中共利用言語威脅,以及軍事上的實質的威脅,「反而會讓台灣更加警覺地強化自己的防衛力量。」

蘇紫雲認為,中共所謂的軍事跟外交的聯合,實際上對北京來講反而更不利,因為這更做實了中國威脅論,讓各個民主國家感受到軍事擴張的實質危險,團結起來制衡中共。

王靖渝揭中共海外黑監獄 公安綁架其老師相威脅

19歲重慶少年王靖渝和他的未婚妻吳歡在海外持續揭露中共黑幕,以及中共在杜拜設有黑監獄。重慶警方隨即綁架他的中學老師,以此威脅他刪除相關的推文。

8月17日,王靖渝在推特上傳了多張私信截圖,指控重慶公安在他揭露黑監獄後,綁架了他最喜歡的重慶實驗外國語學校的梁勝蓉老師,以此來威脅他就範。

聊天截圖顯示,梁勝蓉在學校上晚自習時被公安帶到派出所「配合調查」,而帶走她的原因,竟然是因為當年王靖渝等同學考試成績優秀,她獎勵學生們吃火鍋時發到網上的照片。公安因此指控她為「分裂國家的恐怖份子」,要求她作出解釋。

梁勝蓉稱,公安在派出所用VPN幫她註冊了推特帳號,然後指示她與王靖渝私信聯繫。

她在私信中說,自己因為王靖渝受到牽連,希望他念在往日的情份,刪除他「被反華勢力洗腦而發布」的一系列推文。

此前王靖渝透露,他在海外站出來揭露中共後,公安已經綁架了他的父母,以此來要挾他噤聲。王靖渝明確拒絕後,就與父母失去了聯繫。

王靖渝在推特表示:「看到曾經的老師發來的訊息,我非常難受,但是我不會向土匪屈服,我會繼續揭露中共的暴行!」

日前,王靖渝和吳歡已在荷蘭獲得自由。

文革舉報風刮到演藝圈 80多名藝人急簽「品德承諾書」

中國演藝圈近來相當不平靜,除了因涉嫌強姦罪被逮捕的吳亦凡,另外還有霍尊、張哲瀚,接連3名藝人遭中共封殺,為此,演藝圈內人心惶惶,湖南衛視芒果TV旗下的80多位藝人,為求自保,發動了簽署「品德承諾書」,並承諾「堅決抵制違法失德劣行,以人民為中心」。

8月16日晚間,北京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發布消息,指出依法對犯罪嫌疑人「吳某凡」,以涉嫌強姦罪批准逮捕。當地律師分析認為,檢方應該已經掌握到充份證據,接下來若被定罪,恐將面臨最慘的10年刑期。

第二位是歌手霍尊,遭交往9年的舞者女友陳露發長文控訴,直指他私生活淫亂「邊帶她看婚戒,邊約女生開房」。

第三位是近日才爆紅的30歲演員張哲瀚,遭網友起底曾去日本靖國神社拍照,因此而成了「親日」的「漢奸」,不僅26個代言全數解約,甚至還遭官媒連續發文砲轟,開嗆「藝人必須知榮辱」。

面對中共官媒的施壓,80多位芒果TV藝人,急簽承諾書,具了解,此承諾書僅僅只有警惕作用,若違反也會有法律上的違約責任。

消息一出引來許多網友嘲諷「說誰不會啊,柯震東以前還是禁毒大使呢」「給粉絲看看,不必當真」。

染疫華人在日本到處播毒 自誇「抗日」惹怒網民

在中共當局藉批鬥娛樂明星,掀起反日風波之際,8月16日,幾張來自微信群的聊天截圖引起網絡熱議。

這些截圖顯示,一名生活在日本東京的中國人,炫耀自己在確診感染中共病毒後,故意到處散播病毒。在聊天內容中,此人自稱為了播毒放棄開車,改坐電車,還故意去超市。他又透露有一天喝醉了亂吐一陣,並跟人握手打招呼,「不知道傳染多少人了」。炫耀過後,他還自稱「抗日小能手」。

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眾多網民對此感到憤怒,認為此人已不再是「反日」,而是走到了「反人類」的地步。還有人表示,在日華人努力獲得日本人的認同,但「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當地華人幹多少好事都被這幾張截圖瞬間抵消。

據日本共同社18日引述官方消息指,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中,有40處已達到「疫情爆發性擴大」階段。有日本網民翻譯截圖的內容,並在推特轉發,飽受中共病毒疫情之苦的日本民眾也群起聲討。

然而,網民們的憤怒似乎並未引起當事人的反省。有聊天截圖顯示,一名批評此人的網民甚至遭到人身威脅。

最終,在輿論壓力下,此人在微信群發文,為他的「不當言論」道歉。但他聲稱自己只是「開個玩笑」,並指控截圖的人「斷章取義誣陷我」、「導致事態越演越烈」等。

近年來,中共當局不斷煽動民眾對歐美、日、韓等國的仇恨,北京被指藉助炒作「愛國情緒」來挽救統治危機。

中共近來又操控華人輿論圈,炒作東京奧運會和相關的藝人事件,導致微博、豆瓣等中文社交平台上,充斥著對日本的口誅筆伐。很多人反日情緒高漲,以自我標榜「抗日英雄」為榮。

然而,令人感到諷刺的是,一些不斷對日本批評謾罵的在日華人,卻拒絕回到他們「深愛的祖國」,而是想盡一切辦法留在日本。

深圳學區房人氣不再 降價500萬無人買

據每日經濟新聞8月18日報道,深圳福田區港中旅的一套116平方米的學區房上周拍賣,拍價為1969萬元(人民幣,下同),比市場價便宜了500萬元左右,但是直到拍賣結束也無人接盤。

在此之前,深圳優質學區房百花片區的長城花園一套104.7平方米的房子起拍價為1084萬元,目前二拍價格已降到867萬元。

一些希望購入學區房的民眾看到房價在降,而加入了持幣觀望的行列。同時,不少學區房業主開始主動降價,搶先拋售。

學區房歷來是二手房市場交易中的「硬通貨」,同時也是炒房客的重點目標。今年4月30日,中共當局提出「防止以學區房等名義炒作房價」。

受當局政策打壓,今年北京、上海、廣州、重慶等10多座城市學區房價格受到嚴重影響。

對此,評論人士章天亮博士分析說:「在大陸能夠買得起學區房的基本上就是民營企業家和IT新貴,而中共權貴不願意這些民營企業家和IT新貴的子女去搶奪這些珍貴的教育資源,其中的一個原因是這些權貴的子女在一起會形成一個圈子,他們會因此積累人脈,所以中共權貴不會讓自己的子女和老百姓的子女在一起的,這是中共打壓學區房的一個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