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中共統治的世界,醫療保健被作為武器來懲罰政治異見人士。」帕斯卡爾表示,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說:「我寧願死也不拿中共的錢。」現在真正的前線是我們的思想。印度越來越多人質疑第二波病毒的來源。帕斯卡爾說:「北京的決策者們知道印度對它們構成挑戰。如果印度很成功,就會對中共存在的合法性構成威脅。」「通過中國周邊的國家學到了很多關於中共的情況。但是其實對我了解中共最有幫的,是中共自己的那些政策方針文件。」帕斯卡爾說:「他們已經對美國宣戰。」本集節目中,我採訪的是克裏奧‧ 帕斯卡爾, 她是王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又譯為查塔姆研究所,或漆鹹樓) 專門研究亞太地區事務的副研究員。她將說明中共如何系統化地利用對手的弱點並推動自己的全球統治地位。探秘中共戰略決策的內幕。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克裏奧‧ 帕斯卡爾,很高興您再次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帕斯卡爾:我很高興能夠深度與您探討,這是我的殊榮,謝謝

印度很多人懷疑疫情是有蓄謀的攻擊

但是之後就發生了第二波疫情。當然,印度國內肯定有其自身的問題,造成第二波疫情的惡化,比如說沒有準備好氧氣等等。但是第二波疫情發生的方式很不尋常。這波疫情襲擊了印度的金融中心——孟買、政治中心——德裏、科技中心——班加羅爾,而之間的地段感染人數很少。它的雙突變變種也十分怪異。

因此,正如原始( 新冠)病毒本身的來源一樣,這次的第二波也需要調查。這次事件需要得到解釋。我不知道真相是甚麼,但是如果你們國家一直受到一些事件影響,你知道這些事與中共脫不了干係,其目的是破壞你的國家,那麼你自然會起疑心。

所以印度國內很多人懷疑這是一次有蓄謀的攻擊。當然我們現在談論的是人們對中共的看法,印度認為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包括有可能發動第二波疫情,來傷害印度的合法性並傷害印度政府。

根本上而言,我認為——當然我不是從科學角度,而是從印度民眾對中共看法的角度來闡述——那就是在印度眼裏,再不可能與中共修復關係了。印度再不可能走回頭路來與中共達成任何形式的政治讓步。任何印度政客都不能再對印度人民說出「Hindi Chini bhai bhai」( 中印是兄弟)這樣的話,再也不可能說出要和中國做朋友的話。

這並不等於中共沒有影響力可施加了。這只是表明這種影響力可能會來自於俄羅斯方面的游說,而不是由現有的( 中共布下的)影響力直接游說印度,總之中共在游說方面的效果會被大大削弱。

西方媒體描繪印度無能讚美中共利益驅使?

楊傑凱:另一個因素是西方媒體的報道,他們基本上把印度描繪成是沒有能力解決自己國內的問題。

帕斯卡爾:是的。西方對印度的報道一直很糟糕。另外在西方的智庫領域,有很多利益相關方不願意看到美國和印度的關係好——中共、巴基斯坦、瓦哈比派就不用說了,但是還有其它的利益團體。

例如,法國——當然我很尊重他們的外交政策——但是法國不願意看到美國和印度走得太近,因為這會影響法國的軍火銷售。如果我們看一看是誰從中獲益——當然俄國不用說了,那個需要另外討論——其實這裏有很多建制的既得利益團體,他們不願意看到美國和印度走得太近。

他們已經有充份時間安排自己的人進這些智庫工作——印度是一個多元化的、複雜的民主國家。在一個十多億人的國家,要挖出一些暴行事件或可怕的事情,當然是找得到的。我們並不是說印度沒有它自己的問題。

每個國家肯定有它的問題。但是我們卻看到媒體對中國的待遇卻不同,並不像報道印度那樣報道在中國發生的各種暴行。這當中的部份原因是既得政治利益。

楊傑凱:非常精采!我想稍微談一談俄國,因為您剛才也提了幾次。與俄國的關係是甚麼?您剛才提到了通過俄國進行游說。所以我們談論的話題與俄國是甚麼關係?

俄國握有全球領導人情報 與中共走得越來越近

帕斯卡爾:如果你是西方以外的國家的政治領袖或軍事領袖,你現在的年齡可能是五十多歲、六十多歲,或七十多歲,那麼在前蘇聯時代,你還是個年輕人。而如果你是名非洲國家的領導人,或印度領導人,當年亞洲大部份領導人都去過前蘇聯接受過某種培訓。

蘇聯那時候對這些人款待得非常好。他們知道這是在建立關係網,而且人們都在談論著反對帝國主義這類話語,這對於很多新獨立的國家具有吸引力。那時候正好是(1970 至1980 年代批判西方中心主義的)後殖民時期。

蘇聯肯定會確保這些領導人在蘇聯培訓期間過得很愉快,而且他們都記錄下來這些人是怎樣過得「很愉快」的。這些領導人回國之後,蘇聯一直與他們保持著聯繫。

蘇聯解體之後,也一直保存著這些情報信息,並與這些領導人們維繫著關係。所以蘇聯手中的籌碼——有些關係是比較友好的,有些是強迫性質的——確保了這些關係長期保持下去。

我們一說到俄國就覺得它是個沒落的超級大國,它不再是個超級大國了。但是從情報角度,俄國仍然是個超級大國。它手中握有全球領導人的私密情報,可以追溯到多年前。它知道這些領導人家族的事情、知道他們有甚麼嗜好、知道他們的銀行帳戶號碼等等。

它掌握的籌碼是不應該被輕視的。它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密切,我們可以通過很多方面來證實這一點。我覺得在兩方面(關注中俄關係)是比較有用的,其一就是國防合作。兩國有很多高端領域的國防合作,包括高端武器和太空方面的研發合作等。

還有就是俄國的錢藏在哪裏?他們把錢主要藏在歐洲還是主要藏在澳門?因為如果他們掌握著你的錢,他們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你。因此這也是俄國可以帶來的與中共影響力相關的籌碼之一。

例如,目前人們在商談印度會不會向俄國購買S400 導彈防禦系統。如果印度買的話,這對中共( 影響印度)就非常有利,因為之後中方的錢就通過俄國來影響印度的決策者。

印度決策者們以為他們在與俄國打交道,俄國是一位老朋友。但是其實,這其中的部份因素是來自中共的影響力。

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說:寧死也不拿中共的錢

楊傑凱:您說的這些非常有意思。之前我們談到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想確保我說對他的名字——省長丹尼爾‧ 蘇達尼,是嗎?

帕斯卡爾:蘇達尼。

所羅門群島馬萊塔省省長蘇達尼(Daniel Suidani)一直拒絕中共的任何援助,在疫情期間,他堅持向台灣尋求醫療資源方面的援助。 圖為所羅門群島的原住民的舞蹈表演。(Getty Images)
所羅門群島馬萊塔省省長蘇達尼(Daniel Suidani)一直拒絕中共的任何援助,在疫情期間,他堅持向台灣尋求醫療資源方面的援助。 圖為所羅門群島的原住民的舞蹈表演。(Getty Images)

楊傑凱:「蘇達尼」,這是你對他名字的讀音,他來自所羅門群島。這看起來是太平洋裏小小的一個島鏈。幾年前,所羅門群島不再承認台灣,轉而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這當然是筆大買賣。

( 註 :大陸不但向所羅門群島提出一個5 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計劃,還表示要在它的很多島嶼上幫忙建造港口)。

目前仍然承認台灣是正統中華的國家非常少了,對吧!但是蘇達尼省長卻挺台。請您跟我們分享一下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帕斯卡爾: 這是2019 年9月左右的事情。所羅門群島不大,但是戰略意義很重要。當年的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就是那裏打的,瓜達爾卡納爾島就在所羅門群島,大概在太平洋西南的位置。2019 年9 月,所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之後,太平洋地區的基里巴斯也在差不多同一時間轉而與中國建交。

蘇達尼省長是所羅門群島人,第二大省馬萊塔省的省長。他公開呼籲:「這對我們的人民沒有好處。如果你與專制國家結盟,你的政府也會變得越發專制。」

他對中共的分析和理解十分深刻。這再次證明, 離中國越近,就越看得清它的真面目,也就越令人感到擔憂,特別是如果你是個有原則又正直的人,而蘇達尼省長就是這樣的人。他拒絕接受中共給其省的任何援助。

發生COVID 疫情後, 各國進行了封鎖。台灣想要給馬萊塔省提供個人防護裝備和各種衛生援助,幫助他們對抗疫情。

所羅門政府企圖阻止台灣發送這批衛生援助品給馬萊塔省。從這裏人們可以開始看到,在一個中共統治的世界或者在其影響力之下的世界,醫療保健被作為武器來懲罰政治異見者。最後,他們起訴了所羅門政府,拿到了援助品。

但是後來,蘇達尼省長不幸生了重病。他出現了頭疼並需要進行CAT 掃瞄,可是所羅門群島沒有CAT 掃瞄儀器,因此他透過不同方式尋求幫助。

所羅門群島的政府不幫他。澳洲也不願意提供經濟援助——我們可以之後單獨討論這個事情。後來蘇達尼省長透過GoFundMe 眾籌網站,想要籌齊10 萬美元,以便可以去澳洲進行CAT 掃瞄。

我要強調一下,這是一位連10 萬美元醫藥費都拿不出的政治家。這是個正直的政治家。如果你沒有錢來支付醫藥費,那是因為你沒有接受賄賂。事實上,據說如果他願意與(力主與中共建交的所羅門群島)總理握手,所羅門政府就可以提供給他醫藥費,這就相當於跟中共握手一樣。

這又是一個例子,他對中共的個人立場使他失去了醫療衛生服務。從本質上,這等於是在中國境外的、針對個人醫療的社會信用體系式的控制。如果你心裏不接受中共,將任你自生自滅。

這其實就是蘇達尼省長遭遇的事。

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說:「我寧願死也不拿中共的錢。」而所羅門群島馬萊塔省的丹尼爾‧ 蘇達尼省長就是這樣的人,而我們當時應該幫助他的。

幫助他的國家和人是台灣的蔡( 英文)總統。蔡總統斷定這是一位有原則又正直的人。作為一個同樣代表民主體制所有特性以及維護正直和價值觀的國家,他們決定幫助他。所以蘇達尼省長目前在台灣等待CAT 掃瞄的治療。

楊傑凱:非常有意思,這讓整個事態又更深一層的引人入勝,不是嗎?

中共要攏絡和控制的 不僅是精英 而是每個人

帕斯卡爾:是的。我要強調一點, 了解新冠疫情的真相,以及台灣在新冠疫情當中的遭遇,我們就發現這其實又是中共的社會信用體制被施加在衛生領域,不是嗎?

當台灣站出來說這種病毒可以人與人傳播以及它很危險,這是非常有用的信息,可以緩解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由於他們( 世界衛生組織)相信了錯誤發信息,根據是北京當局的說法,(台灣的)這個信息就被封殺了。這個信息不被允許進入國際衛生體系,而它其實可以幫助到他人。

中共不僅因為人們的思想不正確而進行個別懲罰,在中國,他們對待人命就像對待零部件,如果人民的政治思想或宗教思想等不正確。我們知道中國國內會發生多麼極端的情形,但現在這些事情已影響了全球衛生體系。

台灣思想不正確,所以就不允許他們的衛生數據被世界衛生組織採納。蘇達尼省長的思想不正確,所以就不允許他獲得CAT 掃瞄。沒錯吧?

我們需要懂得中共這種心理狀態具有多可怕的侵略性、毀滅性和強迫性——這使每個人失去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權利。這對於我們理解我們面對的究竟是甚麼至關重要。而中共要攏絡和控制的並不僅是精英,不是嗎?它直接牽涉每個人,牽涉到如果你母親需要治療,你能不能為她申請到醫療服務,以及你能不能及時了解到病毒會人傳人——這類信息原本可以拯救以10 萬計的人的性命。

理解這個黨的這一特點對於理解它的整個心理狀態有多危險至關重要。如果我們讓它滲透進來——其實我們已經讓它進入我們的系統了,應該說如果我們無法把它清除出去,這對於我們每個人都很危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