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晚上,我看了電視節目《生活、自由和萊文》(Life,Liberty & Levin),我的老友兼前同事,保羅‧肯戈爾(Paul Kengor)是主持人馬克‧萊文的來賓。當天節目的焦點是萊文的新書《美國馬克思主義》。肯戈爾是著名的冷戰歷史學家、馬克思主義專家和多產作家。這對才華洋溢的組合,討論到馬克思主義在當今美國是如何無處不在和猛烈激進地成長。

我們目睹的,是至少已存在一個世紀的(共產)趨勢正達到高峰。我的第一本書「邁向共產主義的美國」(Liberarian Press, Inc.,1987 年),回顧了卡爾‧馬克思關於如何使經濟社會化的十點綱領(詳述在 《共產黨宣言》裏),並已被美國採納為官方政策。然而自80年代以來的數十年裏,雖然我的讀者對我如何看待「當時」的脈絡表示驚訝,但我並不覺得我有任何先見之明,其實我也很訝異,當時我寫的不早就屬常識範疇嗎?因為國內政策在逐步落實馬克思的議程上,已經有幾十年之久了。

我簡單介紹一下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擔任總統時,當時共產主義的十點綱領狀況。令人不足為奇的是,鑑於奧巴馬自身的意識形態(他的心靈導師是共產主義活躍分子弗蘭克‧馬歇爾‧戴維斯(Frank Marshall Davis),而肯戈爾也撰寫了關於他的傳記),奧巴馬政府在十點綱領上是全面全力推進。而我發現有兩項最令人震驚的是: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所行使的權力擴張(根據馬克思的第五條綱領 : 在政府控制下集中信貸);以及華盛頓對教育的掌控日益集中(第十條綱領)。

在我寫下這些共產思想現狀後的八年裏,我的看法並沒有絲毫改變。

美聯儲繼續貶損我們的貨幣,並為了實踐現代貨幣理論,更促使國會通過超額且失控的預算支出。教育機構已經對我們的孩子犯下嚴重的專業瀆職行為,例如將「氣候變遷」的意識形態,強行塞進他們的腦袋,導致出現嚴重的情緒困擾。現在,還想繼續用批判性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加以虐待兒童和抨擊美國社會。(順帶一提,萊文的新書,也有提到如何制止這些(失序的)教育家。)

我相信,我們孩子所面臨的威脅,是我們遭遇許多與馬克思主義有關的威脅中最急迫的。舉兩個關於我個人的例子:

(1)近半個世紀前,為取得教師證書,我回到了大學修課,即使在當時,也很少有開授學習有關教學法技巧的課程,頂多是一些隨意的大班集體教學法。

(2)一位友人的弟弟在密歇根教育協會的教師工會中,擁有較崇高的地位。他居然堅信,父母不應該掌握孩子的教育內容和學習方式。相反地,他認為專業教育工作者,應該對這關鍵的學習活動擁有絕對的決斷權。當前祖·拜登總統在推行全國幼兒學前班(universal pre-kindergarten)的背景下,他其實可以試著參考最近哈佛大學的研究,幼兒學前教育往往會適得其反,可能造成不適當發展,甚至導致不必要的情緒問題,然後開始出現服用藥物狀況。

要了解美國的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的是不能只看表面上馬克思社會主義者的經濟議程提案有多進步。如規劃中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其實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經濟藍圖——從上而下的中央化經濟計劃。實際上,某些形式的社會主義,就是以政府發起的「氣候變遷」攻勢來作為主要目標。

如同馬克思社會主義議程一樣危險的是,馬克思主義已遠遠超出了經濟學領域。馬克思主義病毒已經感染了我們社會中的所有主要文化機構,包括教會、執法部門、媒體、娛樂事業、學校、美國企業等等。

例如,教會通常有一種「慈善」(捐獻)(實際上就是財富再分配)的觀點,相較之下,這與馬克思的共通點似乎更勝過聖經。再者,意大利共產黨創始人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的策略,已成功滲透到我們文化中的每個角落,並在左派中發起「撤資警察」運動(defund the police movement),以及用對國家產生仇恨和消極負面情緒等來毒害年輕人的心智,進而取得成效。然後還有一些「覺醒」的偽君子企業(the woke corporations),也摻進來,像美國職棒大聯盟MLB,它企圖讓那些選擇不盲目偏袒社會主義議程的人噤聲。

所有的這些文化入侵,已經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一個世紀以前,經濟學家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已證明社會主義在本質上是行不通的。他在1956年出版的《反資本主義心態》(The Anti-Capitalist Mentality)一書中,描述猖獗的反資本主義心態(PDF版本可從米塞斯研究所取得)。還有,前面提到的肯戈爾,他寫了一本詳細闡述的書,書名為《上當者》(Dupes),記錄了許多美國公眾人物的案例,敘述他們在有意或無意間,成為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的代言人。

萊文在他的新書中,呈現了一些我在1987年關於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書裏,所希望做到的事情。我的書,包含了對三項憲法修正案的建議,至今我依舊認為我們需要這些修正案,雖然我也承認讓憲法修正案通過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而且不太可能。相比之下,萊文舉例了今天的美國人可以採取的措施,就是從基層面來抵制馬克思主義的倡議。這些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改革,而是每個願意反擊馬克思主義侵略的公民,其能力可及的實際步驟。這就是我們需要的:切實可行的步驟。

儘管馬克思主義者已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美國的「自由」還未消失。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投注一點點心力的話,就可以成功地反擊激進者,並繼續替我們的後代子孫「捍衛自由」。

原文:Marxism in America: The Culmination of a Decades-Long Moveme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馬克·亨德里克森 (Mark Hendrickson) 是一位經濟學家,最近從格羅夫城市學院 (Grove City College) 的教職員身份退休,他是信仰與自由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ith and Freedom) 的經濟和社會政策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