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近期遭遇罕見特大水災,造成大量人員傷亡。河南當局近日公佈最新遇難人數,遭到民間輿論質疑。鄭州民眾普遍認為官方在數據造假、胡說八道。

當局蹊蹺提升遇難人數

河南當局曾在7月29日通報,河南水災死亡人數為99人,另有5人失聯,其中鄭州遇難人數為40人。4天後,官方通報將河南水災死亡人數增加了2倍,將鄭州遇難人數增加了6倍。

8月2日,河南當局舉行新聞發佈會,河南副省長武國定在會上通報稱,此次洪災共造成河南全省302人遇難,50人失蹤。其中,鄭州市遇難292人,失蹤47人;新鄉市遇難7人,失蹤3人;平頂山市遇難2人;漯河市遇難1人。

官方的上述最新通報還顯示,河南水災遇難人數主要集中在鄭州市,其它地區只有10人。

蹊蹺的是,在河南當局突然提高洪災死亡人數的當天傍晚,中共官喉新華社發佈消息稱,國務院決定成立調查組,調查河南洪災,並要聘請專家為調查提供技術支撐。

鄭州市民李先生在洪災後曾經作為公益人士幫助救災和分發物資。他對大紀元記者說:「這個數據肯定是假的,要不然中央不會派調查組來,是吧?!」

「(遇難人數)數字我都不敢想。」李先生說,「希望它(當局)公佈的是真的,但是,不可能啊。」

「你看看那多少汽車(被淹沒)?!還有山裏面,它(洩洪)沒有通知那些老百姓。而洪水的那些影片你看看,怎麼可能就這麼點人呢?絕不可能。」李先生希望能夠查清楚真實的死亡人數。

鄭州民眾要真相

7月20日,洶湧的洪水沖進鄭州,滿載乘客的地鐵5號線車廂在隧道內被淹,鄭州市區的京廣北路隧道20分鐘被淹沒,因塞車被堵在隧道內的大量車輛被淹……地鐵5號線和京廣北路隧道的死亡人數引發外界強烈關注。

在8月2日的通報會上,鄭州市市長侯紅稱,截至8月1日,因地下室、車庫、地下管網等地下空間溺亡39人,包括地鐵5號線14人,京廣路隧道6人。

鄭州市民李先生告訴大紀元,他不相信官方的數據,「反正這些我是不會信的。怎麼可能就那麼點人(遇難)。我不信。」

李先生認為有那麼多影片披露了當時的情況,「網上有個小女孩說的,說最後一節車廂,只有她一個人活著出來了。最後一節車廂不知道多少人,就她這一個活著出來了。」

他說,「地鐵口的那有一些設備,應該有一些應急的設備吧。像照明的,錄像的;還有就是進地鐵要刷卡,那刷卡的數據公佈一下,都誰進去了。」

「那應該有很多地下道,不是說甚麼是智慧通道嘛,裏面不是都有監控嘛,監控為甚麼不放一下,是吧?」李先生呼籲當局「把真相告訴大家。」

實地考察 陳建雄:當地沒人相信

湖北異見人士陳建雄7月28日前往鄭州實地考察,專門拜訪了京廣北路隧道和地鐵5號線沙口站附近的商家,「他們很多人都在現場,他們最清楚(當時的情況)。」

他告訴大紀元記者:「地鐵死亡14人、京廣路隧道死亡6人這些數字,官方完全是胡說八道。那些路邊開小店的,我特意去問了一下他們的,沒有一個人相信官方的話,也都對官方是非常不滿的,因為它們(官方)公然造假。」

他說,詢問旁邊開小店的商家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們也不知,只知道幾百部車全部都壓在裏面,京廣隧道啊,當地的人說(最深處有)六七米深,把那些車全部都壓(淹)在裏面了」,「幾百輛車,那你說死了多少人?!」

陳建雄也特意拜訪了沙口站附近的食品店、小超市等店鋪的老闆。他說,「那個老闆也根本不相信官方說法」,「他說他也不知道(死多少人),反正不是官方所說的。」

知名異見人士薛明凱是鄭州當地人,他近日在地鐵口守夜祭奠遇難者。「29號那一天,我們點了十四個蠟燭。現場有一位是倖存者,倖存者的同學當時也是質疑,他們也說,地鐵不只是有這些人。」他說,「其實現在很多市民都很疑惑吧。」

「我說到底這個數字是多少,可能成為一個謎啊。」他認為,「沒辦法,官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而且根本就沒有老百姓說話的份。我就是因為那天晚上現場的一些事情,發了一些影片,我微信第二天就被封了。」

陳建雄說,「當局的習慣性做法,它們仍然不會把真相公佈開來,只能按照它們的說法來說。」

但李先生認為,「有一些東西從網上的圖片看得清楚。它們不讓人們去拍照,去探查這些真相啊。現在這些東西網上傳的到處都是。我想應該會查出一些東西的。」

農村受災嚴重 重建困難

這次河南洪災,除了鄭州市外,周邊的新鄉市、鶴壁市、安陽市等多地一片汪洋,被淹水時間超過鄭州。而且農村地區突然洩洪、決堤、炸堤的情況頻發。網傳多個影片顯示,農村地區死傷情況相當嚴重。

官方8月2日的通報中並沒有提及鄭州附近的滎陽市的遇難人數。根據大紀元記者獲得的消息,僅滎陽市崔廟鎮王宗店村至少就有23人被倒塌房屋掩埋或被洪水沖走。

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王宗店村屬於鄭州的農村,鄭州的山區農村。在這次洪災中,類似王宗店村遭遇的村莊不少,「十個、二十個不止吧。」

「山區裏面那個肯定是洩洪了。他們那村民都是這樣說的。」他說,這些村子都臨近河道,「如果是大洪水潰壩來了,那一下子就把人,幾分鐘、十幾分鐘就把人沖走了,這種情況人是逃不了的。它(洪災)這些主要的原因都是潰壩惹禍吧。」

他說,還有很多人被洪水圍困在家裏,「上游有水壩,潰壩了,然後水一下來了,住在那裏的居民,他開門也不敢出去,出不去,外面是濤濤的洪水。如果是僅僅下雨的水,是慢慢漲起來的,人可以逃走。」

他表示,山區裏面的重建很難,「像山區,發生那種大規模洪水的,恢復得很慢,很多人房子被沖毀了。」「我覺得被洪水沖走的人,要想找到他們,都需要很長時間吧。」

民眾:當局幾乎沒有應變措施

鄭州洪災發生後,當局幾乎沒有應變措施。薛明凱表示,災情的前兩天,當時都是沒水、沒電,甚至沒有網。

薛明凱住在二十幾樓,他說,最起碼要保證用電或者用水,「(7月)21號晚上開始停水停電了。我在22號就是當時手機信號不好,還是確實打通了,一直告訴我啥時候來水,啥時候來電,我說大人無所謂,小孩咋辦?我說哪個家都有小孩兒,樓層那麼高,上樓都累死了。」

他說,這種無水無電的情況持續了好幾天。「我就覺得這個應變能力,就是說措手不及吧」,「要把它當成一種教訓,以後杜絕這種事情發生。最起碼即使發生了,怎麼去應變,就是把損失降為最少。」

對於鄭州開始重建的情況,李先生不滿地表示,「剛我看到的信息說一個杭州的公司中標了一個地面綠化工程。地下排水的問題也不說怎麼解決,還搞甚麼地面綠化啊,想綠化成甚麼樣子,是有病。」

他還說,「像鄭州這個排水的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還有鄭州地鐵逃生的問題,都不是一天兩天的。」@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