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暴雨加洩洪,導致河南多地洪災,尤其衛輝市成一片澤國,幾乎全城受災。中共當局不斷以「蓄滯洪區無可避免」、「決堤在洩洪之前」、暴雨預報的準確率低等為由推卸責任,但都被水利專家反駁。

據河南省7月28日官方發佈消息稱,截至28日12時,河南省新鄉市衛輝市受災人口近30萬人,緊急轉移安置20.4萬人。

公開資料顯示,衛輝系河南省轄縣級市,總人口50萬。另有救援消息指,衛輝全城被淹,水位還在不斷上漲,水深2米,7月27日12點30分已超過3米。洪水淹沒房屋,境內高鐵宛如「跨海大橋」。

有新鄉網民表示,「這次洪水,讓我徹底知道了,農村人,真的命不重要。為保市區淹農村,我的家沒有了,很多人的家都沒有了。我們家是農村的,所以,我們就該被淹……」

衛輝為何被淹得如此慘重?中共官媒給出了說法稱,「海河流域啟用多處蓄滯洪區」。根據洪水預報,啟動蓄滯洪區,以達到分洪和降低洪峰的目的,「無可替代也難以避免」。

據第一財經報道,河南境內有9處蓄滯洪區(目前已啟動7處),涉及新鄉、安陽、鶴壁3市的衛輝、湯陰、內黃、安陽縣、浚縣、淇縣等6個縣(市)和1個省直管縣滑縣,覆蓋約44.97萬人和6.52萬公頃耕地面積,設計蓄滯洪總量10.87億立方米。

目前,衛輝市區周邊已動用34台「龍吸水」等大型設備抽水,讓積水直排入孟姜女河。但由於上游洩洪持續,下游一些非蓄洪區也被淹了。如浚縣縣城6個鄉鎮被洪水圍困,萬畝良田被淹,民眾擔心其很快成為第二個衛輝。

浚縣現為全國糧食生產先進縣,至少有高標準糧田三十萬畝。古為國家官署糧倉「黎陽倉」,有「黎陽收,顧九州」之說。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介紹,蓄洪區,或者叫分洪區,現在叫蓄滯洪區,是防洪的一種手段。本來的分洪區應該是古河道,原來是水的地方,在不來雨的時候是可以種莊稼的,但是規定是不能建永久性的居住點。

「由於天氣的變化,天老也不下雨,人們就開始在這個裏面建村莊,建城鎮,一步步地向水進逼。所以洩洪區裏頭的這些人,到了緊急的時候,他還是要洩洪,人們就必須要先撤,那麼就要有一個預警的時間。」他說。

值得注意的是,多地村民反映洩洪前他們沒有接到通知。比如鄭州常莊水庫無預警洩洪,導致死傷慘重。7月26日衛輝市市委書記通過衛輝市融媒體中心微信公眾號發佈影片,宣稱水位下降的「喜訊」,根本沒有佈署撤離。僅在7月22日傍晚通知市內共產主義渠洪水漫溢進入衛河,要求部份撤離,上堤堵口。

王維洛表示,他注意到一條消息,7月20日凌晨,第83集團軍某工程防化旅,攜帶著炸藥,去洛陽伊川縣境內的伊河攔水壩爆破分洪。

「那麼如果說是野戰軍、舟橋部隊,這支部隊上去的話,情況應該是很緊急的。習近平在21號的時候做出了一個(防汛)指示,說出現了大壩潰堤的問題,那肯定是發生潰敗了。現在能夠看到的是,在洛南縣、洛河上游的張萍水庫緊急洩洪。」

最新消息顯示,河南鶴壁浚縣王莊鎮廣播通知,7月30日凌晨12點,大堤準時爆破,在家人員抓緊時間撤離。

王維洛指出,中國(中共)在做防洪規劃的時候,到了比較危急的時候,它會犧牲大量的農村來保護城市,就是這麼一個措施。農村淹了其覺得損失最小。

「如果威脅到鄭州這邊大堤的時候,是炸北岸的,放棄北岸,因為北岸大多數是農村。不是說大家誰造謠的問題,中共在做規劃的時候,它就是這樣,保大城市是第一的,然後再是保中小城市、城鎮,農村是在最後的。」他說,這在長江的防洪上也是一樣的。

他指出,歷史上長江的堤岸也是北岸強,南岸弱。黃河在某種程度上設防標準比較高,因為它有大片的洩洪區、滯洪區,主要是在黃河北岸,這裏正好是海河流域的地方,所以新鄉、焦作這些地方就是他們的分洪區。

自然潰堤和人為決堤

7月20日,常莊水庫先後發生13處管湧,緊急洩洪。王維洛認為,常莊水庫還有經過鄭州市的七條河流上游所有的水庫同時洩洪,經過市中心的流量遠遠超過賈魯河的通過能力,是這次鄭州洪水的最主要原因。

「到21號往後,在周口等地,它都有人為扒堤,同時下了讓老百姓撤退的命令。」他說,「這個時候可能已經把堤扒掉了,但它沒有說是主動扒堤,只說是潰堤。潰堤可能兩種情況,一種是自然的潰堤,就是水太大了,把堤衝垮了;還有一種就是說它是人為地扒掉的。」

王維洛指出,中國歷來的防洪,本來是組織人員上堤來尋堤,守護提防。中共自從建了很多水壩以後,以水壩替代尋堤。土堤都會發生管湧,只要搶救及時的話,可能不會發生潰堤,現在用挖土機一踩(挖)下去水就下來了。但是要是發生管湧沒人巡堤的話,水就把堤給衝垮了。

「所以到了水很大的時候,這些水利官員們,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到處扒口,把水放開,放得平一點,因為他就又回到了甚麼一個想法呢?比如說下了兩百個毫米,就是20厘米,攤在一個大的面上就是二十分之一,它就淺淺的,不是這麼深,他就是這麼想的。」

「但是這個洩洪區裏有很多人的住房啊,要淹沒的話,損失就很大。有的房子擋不住水,就要被衝垮了,這是老百姓一輩子的錢。」他說。

決堤發生在洩洪之前?

據第一財經報道,7月22日17時,衛河左堤發現一處穿堤涵洞漏水險情,出險點位於河南省鶴壁市浚縣新鎮彭村。當天22時左右,堤防發生坍塌潰決,導致附近村莊被淹。

報道引述知情人的話說,「由於政府有洩洪打算,在蓄滯洪區,撤退和上堤(堵決口)是同時進行的;而在西岸,沒有接到撤離通知,就已經發生決堤了。決堤發生在洩洪之前。」

王維洛認為,從現在的消息來看,很難確定這是自然的潰堤,還是人為的決堤。比如說,有的地方村民自己組織起來,不讓人家決堤、破堤,可見那個政府來參加救護的隊伍,他是來決堤的,是來實施他的方案的。所以兩邊就發生了衝突了。

他解釋說,這和預警等級是有關係的。等到他發佈防洪預警一級的時候,任何阻止這個防洪命令的執行,他是可以開槍的,這個在1998年長江防洪的時候也是這樣,最後都開槍打死人了。而且這個時候是可以剝奪任何人的財產和土地。

「所以很多人他覺得這政府都挺好的,發佈一級響應來救我們了。這個是可以剝奪任何人的財富。後續他說是有賠償啊,但是這個時候是和你沒有商量的。」

民間救援隊長楊先生也向《大紀元》證實,整個衛輝市全部被淹,災情非常嚴重。軍隊接管衛輝以後,卻沒有真正接應災民。他們只得二次進入災區。

對於陸媒宣傳「決堤在洩洪之前」,王維洛說,「你想想有沒有可能吧?不洩洪,沒有洪水的話,它河道裏面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壓力,對不對?所以必須是洩洪在前、決堤在後的。因為洩洪以後,河道裏的這個流量大了,流量大了以後,就超過了這個河流的通過能力,所以它就會決堤。」

「你得把水想作一個人一樣的,水多了,空間太小,你給他壓在這個空間裏頭,所以他才要膨脹,他要出去。你沒有上面放下來的水,下面那個河道裏這個水,它有足夠的空間的話,它也不會決堤的。」#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