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節目,我們還是要關注一下鄭州的洪災。目前已知的鄭州傷亡最為嚴重的地方,一個是被淹的5號線地鐵,一個是京廣路隧道。從陸媒報道中可以看到,中共政府已經把這次水災甩鍋給了老天爺,稱鄭州地區的降雨,是「千年一遇」甚至是「五千年一遇」,但是,就連中共中央氣象台的首席預報員都承認,中國有嚴謹記錄的氣象紀錄時間是在1950年之後,到現在,整個降雨量記錄的時間是70年左右。

根據河南政府的最新通報,截至27日的12時,河南強降雨已經導致71人遇難。不過,有自稱曾在現場的拖車司機爆料,僅京廣隧道中就發現了3,600多具屍體。此外,一位微博博主爆料,有在鄭州某保險公司工作的朋友說,一共泡了91列地鐵,他們目前已經要賠付40個億;還有河南當地的朋友告訴我說,加上新鄉,河南這次水災有逾萬人遇難都是有可能的。

另外,在26日,有網民在推特上發出視頻,顯示山東淄博殯儀協會動用大型廂式貨車支援河南。這也讓人奇怪,鄭州這次的傷亡究竟有多慘重,又為甚麼河南本省不能支援,還要山東跑來支援呢?

那麼,我們今天就主要來梳理一下鄭州洪災當時的情況,看看這場多年不遇的大雨,怎麼就造成了鄭州如此大的傷亡呢?

紅色預警不起作用 列車停在黑暗的隧道

我們先要了解的是,跟以往的災難不同,這一次的天災早有預警。據報道,河南省氣象部門從17日開始發佈雷電、暴雨、大風等預警信息1,427條,暴雨紅色預警信息162條,第一次暴雨紅色預警信號發在7月19日的晚上9時59分。鄭州也從19日夜間開始向全市22,500名應急責任人發送了54萬條預警,並通過手機短信發送了1.2億人次的暴雨預警。

還有,在20日的當天,鄭州市氣象局也在上午9時08分發出了由鄭州市氣象局局長李柯星簽發的第117號《氣象災害預警信號》,也就是暴雨紅色預警,提到「預計未來3小時內,鄭州市區及所轄六縣(市)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文件同時給出了防禦指南,包括做好防災搶險,停止集會、停課、停業等等。而且在李柯星先後簽發的至少3份暴雨紅色預警中,都明確告知了防禦指南。

按照有關規定,這些氣象災害預警信號,會被同時通報給教育、公安、住建、城管、交通運輸、應急等行政主管部門以及鄭州市一些主要領導,並由各單位根據預警信號的種類、級別和防禦指南,組織相關防禦工作。

但是,在7月20日的當天,沒有任何「停止集會、停課、停業」的政府警告,鄭州市民照常出行、工作和生活,全然不知災禍就在眼前。鄭州市內的6條地鐵線路依然營運如常,幾十條高速路隧道也依然是車流如織。直到20日的下午5時開始,鄭州城市防汛指揮部,才決定將防汛Ⅱ級應急響應提升到I級,但是,就在這個時間點左右,鄭州地鐵2號線的部份站點已經出現了進水情況,然而,直到下午6時,在積水沖入地鐵5號線造成列車停運10分鐘後,鄭州地鐵才做出了全線停運的決定。

事後,一位北方某地軌道交通企業營運服務部門的負責人對陸媒記者說,「在現實情況中,全網軌道交通停運不是一個營運企業自己能決定的,需要上報交通主管部門等單位,獲得批准後才能執行。」如果僅僅封閉部份出入口,地鐵營運企業是有這個權限的,但地鐵停運需要經過嚴格的流程。

還不只是地鐵停運有問題,這次洪災中,鄭州地鐵5號線傷亡慘重,乘客們最終被困在了海灘寺和沙口路兩站之間的地鐵隧道裏,而這列地鐵,原本在海灘寺是已經安全靠站了,但在洪水已經開始灌入的緊急情況下,地鐵管理部門沒有停運和緊急疏散乘客,而是下令繼續往前開,結果列車被困在黑暗的隧道裏進退兩難。有乘客當時受困在水淹到肩膀的車廂裏,從下午5時多開始等待救援,但是直到晚上8時多救援人員才抵達現場,而且,最後一批乘客是過了午夜12時後才被救出來,根本不是官方在報道中說的晚上9時多。

兩天前,中國華東師範大學的教授胡範鑄在微信上發文,內容中引用了地鐵0501號車最後一節車廂一位倖存者的話,這位15歲的女孩子說,事故死了十幾個人,就在他們苦苦期盼救援隊伍時,有人刷到一條微博,不知哪個發的虛假消息說,他們都已經被救出來了,有人看到這條微博,就崩潰了。

也就是說,所謂的「正能量消息」其實會殺人。胡範鑄教授在發文中氣憤地說,「假如,沒有這樣的假消息,那些崩潰的乘客是否能夠多堅持一會兒?那些外界的救援是否可能更果斷、更及時?這樣的媒體,是否應該追究『殺人罪』?」

一位地鐵從業者的網民說,整個過程不是一下發生的,中間有時間,有很多次機會。決策者沒有把握住,⋯⋯大家都規規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但都是殺人犯!

「智慧隧道」成死亡隧道 防水設計和演練全都無效

我們再來看京廣路隧道的情況。作為貫穿鄭州市區南北交通大動脈的組成部份,京廣隧道,在今年初的時候,才剛剛開展了為期大約半年的修整,對排水設施等進行升級改造和維修維護。

在5月時,鄭州城市隧道綜合管理養護中心開展了「隧道防汛應急演練」,地點就在京廣南路隧道西洞。鄭州城管局發佈的信息顯示,這次防汛重點演練了隧道被雨水倒灌發生重大險情時要如何進行有效處置。

在今年的6月1日,河南還啟動了「智慧隧道」一期——京廣隧道試點的建設工作,實時監控並顯示隧道內各項設備的數據,不但可以通過感知模塊對病害、隱患、預警等情況進行信息分析,還可以實現人員的精準快速搜救等功能。

但是,在7月20日,鄭州遭遇特大暴雨時,京廣快速路三個下穿隧道迅速被雨水淹沒,這些高科技監控工具在關鍵時刻似乎只是一個擺設。京廣路隧道是2012年開通的,隧道有一個設計能力可處理50年一遇降雨的排水系統。在2011年的時候,中國的一個專家組曾發表過一篇技術報告,指出當時仍在建設的京廣隧道處於低窪地帶,那裏的道路上經常會積水。這篇技術報告警告說:「如果隧道內積水,將嚴重威脅隧道安全營運。」

不過,在2013年的時候,鄭州市政勘測設計研究院的兩位工程師,也曾經在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提到,京廣北路隧道縱斷面設計時,在洞口設了阻水反坡,可以「最大程度地阻止雨季地面積水倒灌入隧道內」,還設置了兩座排水泵站。

但實際情況如何呢?一位鄭州城市隧道綜合管理養護中心的負責人說,「京廣路三段隧道均被雨水倒灌,水位很高,最嚴重時都已經沒頂。水還沒有灌滿隧道時,監控設備就已經斷電失靈了。」這位負責人說,他們大約在7月20日的下午3時到4時時,陸續封閉了每個隧道的入口,在入口處放置了隔離樁、護欄,阻止車輛進入,LED大屏也提示「隧道封閉,請繞行」。對於已經進入隧道的車輛,也通過廣播進行提醒,並派出工作人員去疏散。

不過,倖存者的爆料卻是大相逕庭,一位倖存者說,他在7月20日下午3時左右開車進入京廣隧道。當時隧道還沒有積水,也沒有人管控,但是卻塞車了,後來才發現隧道進口沒有封閉,但是出口被封了。還有一位倖存者在微博發文說,隧道塞車原因是擋水牆堵住出口,沒人去攔住進口,大家都在暴雨中排隊,以為前方是普通塞車。

這位隧道負責人還提到一個信息,他們當時為了防止雨水倒灌,在出入口都設置了擋水板,那麼,會不會就是這個擋水板擋住了出口呢?

草菅人命的中共 會吸取教訓嗎?

我們看到,在這場鄭州7.20洪災中,處處都有人禍的影子,但是中共政府會接受教訓嗎?

大家知道,現在,颱風「煙花」正在登陸東部沿海地區浙江。 7月24日,浙江省省長親自到杭州地鐵站等地檢查,特別強調說,遇到突發狀況,不能層層等命令,要有第一時間的意識,迅速決策,果斷處置。

7月26日上午,李克強主持召開抗洪救災與防汛工作視頻會議,強調在緊急情況下,除特殊行業外,應當果斷停工、停學、停業;對城市地鐵、隧道等「寧可過一些,該停就停,該封就封」。同一天,國務院安委辦、應急管理部等四個部門也聯合召開了全國城市地鐵安全防範專題視頻會議。

看上去,鄭州洪災的慘痛代價,中共政府要引以為戒了。不過,之前,中共也是制定過各種救災法規的,但是真到了需要的時候,卻沒有看到任何應急措施。

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說,鄭州市花費了534億修建「海綿城市」,將賈魯河修建得很漂亮,但是,賈魯河的排水能力卻沒有受到重視。因為中國的城市建設考慮的重心並不是方便供水或者排水能力,而是為了發展房地產,提高GDP。

而一位救災人員也對德國之聲提到,現任的鄭州市委書記上任後,就開始在許多主要道路中間興建花壇,但動工過程中,把不少地下管線都挖斷了,所以才會在強降雨發生時,發生路面上的水排不了的狀況。而且,從媒體拍攝的圖片也可以看到,鄭州很多地下管網都是「豆腐渣工程」,洪災讓鄭州不少地方的道路都出現了坍塌情況。

不過,中共雖然防洪不利,防堵信息傳播卻是非常地迅速、果斷,不僅要求民眾不得接受外國媒體採訪,鄭州市政府還禁止公職人員轉發洪災信息,哪怕家裏有人失聯也不行,像有遇難者家屬到鄭州二七區殯儀館認屍,但是被警方強制驅離,就連地鐵口民眾悼念遇難者擺放的鮮花,也被當地政府用擋板擋住等等。

中共就是這樣一個滿口謊言、草菅人命、不思悔改的政黨,它的所作所為就是來害人的,誰還能指望它去救人呢? @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粵語配音:Ada
配圖:R1
監製:文靜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