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的一天,一對父子在遠離北卡羅來納州海岸的大西洋深海處捕魚時,一條船差點撞上他們。但是,當他們意識到那條船上沒人時,不悅立刻轉為了驚懼,毫不猶豫地全力投入,搜救失蹤的船主。

傑克·謝爾曼(Jack Sherman)和他的父親安德魯·謝爾曼(Andrew Sherman) 來自美國維珍尼亞州的羅亞諾克市(Roanoke),二人加起來已有j五十多年的出海經驗。

兩船深海險相撞

據WSLS新聞台報道,7月5日這天,當一條船出現在海平面上時,他們的船正停在大海中間放出魚線釣魚,父子倆看到它都有點驚訝,因為在離海岸這麼遠的地方很少看到人。船越來越近,直直地朝著他們駛來。當他們驚訝地發現那艘船直衝過來時,他們趕快收起魚線,移開了航道。

「船擦身而過,距離我們的船尾15碼(13.7米)時,我們往那兒看去,它前面有一個小船艙,所以看不到具體情況,但可以很容易看到人在駕駛的駕駛室,可是那兒沒有人站那兒,」傑克說。

他們迅速調轉船頭,追趕上那艘船,並按喇叭試圖引起船長注意。然而沒有任何回應,他們擔心莫非船上的駕駛員突然發病甚麼的。於是,父親安德魯以每小時10英里的相同速度使二船並排而行,兒子傑克跳到了那條船上。

「我對父親大喊,『爸爸,船上沒有人,』」傑克說。 「他(父親)喊道『真的嗎?再檢查一下,因為它不是那種那麼大的船。』」

安德魯確信那條船上應該有人。實在瘋狂,因為他們的位置已經離岸40英里(64公里)遠了。

他們在船上發現了船長的身份證和其它個人裝備後,意識到不對頭,於是立即通知了海岸警衛隊(Coast Guard)。

搜救失蹤船主

安德魯一生都是漁民,兒子傑克是海軍學院的學生。救人每分鐘都至關重要,他們決定不能就這樣完事。

「我們不知道海岸警衛隊要多長時間才能到達,我說,傑克,我們必須得尋找這個人,直到海岸警隊到達後告訴我們可以停止或怎麼做,」父親安德魯說。

於是他們在海岸警隊的建議下,查看船上的GPS裝置。

「現代GPS系統,使船可以做一個路線設置,路線設置就是能夠在行駛過的地方留下一條軌跡,他(失蹤船主)做了。他做了這個路線設置。」安德魯告訴WWAY電視。

他們通過查看記錄,了解了這艘船的行駛軌跡。於是,父子倆人各駕一艘船,分頭在船行駛過的地方搜索。

傑克在海裏發現了一雙甲板靴,他用無線電通信告訴了父親。安德魯意識到那可能是掉到海裏的人為了讓自己輕一點,而有意脫掉的。安德魯思考了一下靴子可能是從哪兒漂來,然後朝那個方向開去。終於,他看到了點甚麼。

「我就看到一隻手臂伸出海面,像這樣。我拿過無線電話,海岸警隊,我找到他了。」

此時,精疲力盡的失蹤船主薩沙·謝勒(Sascha Scheller)已經在海裏踩水二個半小時。

「看著船離去,意識到……我要死了」

謝勒對WWAY電視說,那天他獨自一人在船上,天氣很好,所以他比平時去了更遠的海域捕撈鯕鰍魚(鍘刀魚,mahi)。

海上風平浪靜,他脫了救生衣。他在船舷上小解時,一下失足,掉到了海裏。

「我想要抓住船舷,但從手指滑了過去。我試圖抓住梯子,它折疊在裏面,也從手上滑了過去……看著船駛向大海,越來越遠,」謝勒說。 「我看著船離去,意識到……我要死了。」

冥冥中似有天意,他的船自己駛到了謝爾曼父子的船上,他們也正在比平時更遠的海域釣鯕鰍魚。

看到救援船的一刻,謝勒說:「知道……知道我可以回到我的孩子、我太太、我父母身邊了。這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覺。」

一輩子的朋友

謝勒剛被救上來時,雙腿抽筋兒的厲害,躺在甲板上恢復一些後,站起來擁抱爾曼父子,感謝他們的救命之恩。

三個男人計劃在周末二家人團聚一起,還籌劃著將來一起去釣魚。 他們說打算做一輩子的朋友。#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