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中共各地政府陸續推行將所謂「行政執法權」下放鄉鎮街道。有學者認為此舉或旨在加強社會控制,擔憂中國踐踏人權的情況會更嚴重。一些網民擔心中國重返基層「任意執法」的文革時期。

7月11日,黨媒新華社刊發了中共中央和國務院4月28日發出的《關於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其中要求:「增強鄉鎮(街道)行政執行能力。賦予鄉鎮綜合管理權、統籌協調權和應急處置權,強化其對涉及本區域重大決策、重大規劃、重大項目的參與權和建議權。」

《意見》還特別提到「賦予鄉鎮(街道)行政執法權,集成現有執法力量和資源」等。

所謂行政執法權下放,就是將原來由區縣一級行使的執法權移交給鄉鎮街道的基層政府。

翻查公開報道,早在4月開始,就已有多個地方政府陸續推動將行政執法權下放,有地方下放權力達300餘項。

山西學者張崑崙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局今年1月就已出台配套的法律《行政處罰法》,權力下放的目的就是調動底層官員的積極主動性,以維護中共政權,說白了就是把踐踏人權、踐踏法治的權力下放。

日本靜岡大學教授楊海英表示,通過所謂權力下放,截留上訪人員和迫害宗教信仰等權力可能將直接落實到第一線。

海外社交媒體上,有網民將此舉稱為「文革重演」,擔憂底層官員不受約束的權力濫用會令人性的醜惡發揮到極致,文革時期的悲劇將再次上演。

權力下放或更易引官民衝突

當局把行政執法權下放,不論出於何因,但其結局都不被看好。

自由亞洲電台指出,權力下放到基層,更容易引起官民衝突,未來引發的問題將更為嚴重。

楊海英教授表示,鄉鎮機關根本沒有執法的能力和人才。當局把責任推給第一線,如果做得不好,可能會引起大的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