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經濟狀況與美國形成強烈對比。中共當局一直聲稱有效控制疫情,經濟得到快速增長。但多家金融機構指出,中國消費端未復甦。於此同時,中國大陸居民負債激增。

6月15日-16日美聯儲議息會議上,美聯儲上調了對美國經濟增長的預測。海通證券指出,雖受到疫情衝擊,美國經濟在展現前所未有復甦跡象,這離不開「政府發錢」模式下快速增長的美國居民財富以及消費能力的拉動。

「政府發錢」模式下,強大消費力拉動美國前所未有的經濟復甦

2021年6月15日-6月16日,美聯儲舉行了為期兩天的議息會議,並在當地時間6月16日下午2時發佈了對主要經濟數據的預測:美聯儲將2021年美國全年GDP增長水平預測由3月份的6.5%上調到了7.0%,將PCE通脹的預期從3月份的2.4%上調到了3.4%,同時將失業率的預期從3月份的3.9%下調到了6月份的3.8%。

海通證券在2021年6月19日發佈的2021年海通宏觀中期觀點的研究報告中寫道:「美國的復甦會快於其它發達經濟體」。「歸根到底是因為,美國本輪刺激最強,最快:美聯儲用1個月走完了08年金融危機後4年的歷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Decision Economics, Inc.首席全球經濟學家和策略師賽奈(Allen Sinai) 說,「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情況,先是崩潰,然後又出現了堪比繁榮的回升;這絕對是史無前例的。」

疫情的衝擊使得美國失業率增加,但此次和以往金融危機不同的地方體現在居民收入的不同變化。以往美國經濟危機中,失業的增加往往伴隨著居民收入的下滑。據CEIC 數據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家庭人均年收入出現了下滑,從2008年的25,425美元下滑到2009年的25,143美元,又進一步下降到了2010年24,992美元。但是海通證券指出,此次在疫情衝擊下,美國居民收入不降反升,收入增速從沒有疫情的2019年的3.7% 增加到了2020年的7.0%。

海通證券分析道,居民收入的增加很大程度上來自於政府高額補貼。在第三輪補貼方案中,每個納稅人可以獲得1,400美元的一次性補貼,失業人員每周能夠領取300美元的失業補貼。如果再加上其它形式的失業救助,美國的失業人員每周能夠拿到 600-700 美元的失業補助。

收入增加也支撐了消費力回升,海通證券指出,2021年3月,美國耐用品消費同比增長了26%,基本上已經創下了過去6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非耐用品增速達到了10.8%,是過去22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大陸消費端未復甦 居民收入增速放緩 債務激增

交銀國際研究部主管洪灝在6月22日發佈2021下半年市場投資展望中直言,目前中國大陸市場需求端不足,消費端並未復甦。洪灝指出,中國大陸的經濟數據增長率並不理想。大陸消費者信心指數在一個很高的位置,當大陸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不能繼續上升,開始掉頭向下,是反映出終端消費復甦並非如預期的強勢。

海通證券也認為中國大陸消費偏弱。在剔除基數影響後,2021年3月中國大陸社會零售消費總額增速為4.6%,這基本上和2021年12月處於一個水平中,但是到了4月卻降至1.1%, 這與疫情之前的8%附近的增長,還有很大的差距。

疫情爆發後,中共當局沒像美國政府那樣大力給百姓「發錢」。海通證券表示,大陸居民的收入還沒有恢復到疫情之前。2021年1季度,在剔除基數後,中國大陸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只有 5.2%,相比於比疫情之前的 9%附近的增長還差距很遠。

在收入增速放緩的同時,中國大陸居民的債務卻在快速增加。

在2021年第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上,人民銀行調統司司長阮健弘說道,「2020年我國的宏觀槓桿率是279.4%,比2019年上升了23.5個百分點。分部門來看,居民、政府和企業三個部門的槓桿率分別是72.5%、45.7%和161.2%,這三個部門槓桿率分別比2019年上升了7.4、7.1和9.1個百分點」「我們測算去年末住戶部門的債務餘額是73.6萬億,同比增長14.6%。當中個人貸款餘額是63.2萬億,同比增長14.2%。」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63.19萬億元的個人貸款餘額中,個人住按揭款餘額高達34.44萬億元,佔個人貸款的54.5%,也就是說,個人貸款中超過一半的是按揭。

據海通證券,2015年-2017年,「居民部門加槓桿,居民舉債買房令地產銷售井噴,房價超預期大漲,代價是居民部門舉債能力接近上限,消費出現下滑。」

除了按揭,中國銀行卡的負債也大幅上升,超過了美國。據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中國銀行卡的應償信貸餘額為7.91萬億元,是紐約聯邦準備銀行所統計美國信用卡貸款餘額的近1.5倍。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在2018年就指出,由於住房抵押貸款的快速增長以及新興消費金融的蓬勃發展,中國居民部門的槓桿率快速上升。「居民債務一旦出現問題將難以解決,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更大,不僅會降低居民儲蓄、抑制居民消費,還使得居民儲蓄下降,抑制經濟可持續增長,威脅金融穩定。」

駐港財經分析師蔣天明認為,疫情爆發可說是對各國政府的一次大考試,考試內容是如何應對疫情,一年多過去了,此時各國經濟表現,可說是考試的初步結果。

蔣天明說,美國是「藏富於民」,美國政府直接發錢的模式極大拉動了居民收入,這支撐了美國國內消費。而中國大陸的經濟,在大量的基建投資以及房地產的拉動下,積累了高額債務和金融風險,而百姓的消費能力卻被嚴重抑制,最近流行的「躺平」就是一個百姓消費能力疲弱的真實寫照。

強勢美元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美聯儲議息會議上,美聯儲官員也預計提前加息。有7位委員預測,聯儲局最早在2022年至少加息25個基點。據路透報道,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布拉德認為,美聯儲轉趨鷹派,暗示會更快收緊貨幣政策。這是美國對經濟增長,特別是通脹升勢快於預期的「自然」反應。

美國經濟強勢復甦伴隨著強勢美元。自6月16日美聯儲議息會議之後,美元指數一路上漲到6月20日的92.26。 海通證券指出,美元在全球國際貨幣體系中處於主導地位,其利率和匯率的變動會對全球資產價格產生影響。而美債的實際利率,也會影響到全球核心資產的價格走勢。

自媒體蒙面財經表示,如果美聯儲進行貨幣緊縮,而其它國家的市場還在出現寬鬆,形成政策上錯配,就會產生重大影響。回顧2014年-2015年期間,美元指數從2014年6月1日79.78快速上漲到2015年3月1日的98.36,這卻伴隨著大宗商品的暴跌,以及其它新興市場的下滑。當時中國大陸的周期性行業也面臨著全面的虧損,人民幣也在2015年-2016年出現下跌。

此次美聯儲轉鷹令中共當局警惕人民幣貶值的風險。日前,由中共央行主管的《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稱,分析師普遍認為,人民幣匯率已趨近貶值拐點,今年下半年出現貶值壓力的可能性很大。文章指,影響人民幣匯率的因素很多,而美元升值風險是其中最直接的一項。

海通證券指出,中國大陸經濟高點,在去年就已經過去。具有領先性的指標——社會融資同比增速的高點出現在去年10月份,而季度GDP高點出現在去年4季度。2021年1季度GDP環比增長了0.6%,這表明經濟環比增長動能在減弱。拉動GDP增長的一大動力——投資的高點也出現在去年4季度,而另一大經濟增長動能——出口的環比高點出現在去年2季度。

10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81.28萬億元,同比增長13.7%,之後增速出現了按月的下滑,2021年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92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1.27萬億元,延續了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下降的趨勢。

社會融資規模是指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總額,其中包括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也包括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及中間業務市場等等。社會融資規模是站在企業、居民和政府等融資端來看實際經濟的融資需求。

蔣天明指出,社會融資規模的下降,代表著總需求的回落,預示著經濟走弱。而在此時,美元走強,人民幣面臨著貶值風險以及資本流出的風險,這無疑讓消費疲弱、負債高企的中國大陸經濟雪上加霜。@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