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已經滿4個月,至少造成逾800人死亡,數以千計民眾被拘留。雖然近日示威看似平息,但緬甸人抗爭的意志,會否消失呢?民眾為何冒死上街反軍方?政變背後有中共默許?會否有類似香港的國際線?近年緬甸僑民遍佈歐亞,大紀元記者邀請到一位居住在南韓的90後緬甸女生,講述她的經歷和對目前政局的觀點。Moe坦言:「我們沒有武器,只有勇氣!」民眾的武力與軍政府不成正比,但不畏懼的精神,令緬甸人都勇敢地走出來,以肉身抵檔子彈。

緬甸政局動盪 90後女生投身民主

29歲的Moe是緬甸仰光人,2011年3月後,緬甸民主化啟動一系列政治和經濟自由化改革,外資也大量湧入。Moe在2013年入讀南韓一間大學,之後在南韓發展,會一口流利韓語的她,在生活上已經與南韓人無異。

在政變發生之前,雖然Moe對政治議題略感興趣,但沒有積極參與其中。軍事政變徹底改變了她的生活,看見新聞片段中血腥的畫面,子彈橫飛,有示威者頭破血流,觸動她的內心:「我也是緬甸人,為何軍警要屠殺我們的同胞?」自此,她決定為國家出一份力,加入「國際線」的隊伍,聯同一眾南韓緬僑在當地進行宣傳,讓南韓民眾更了解在緬甸發生的事情。另外,除南韓外,日本、英國等地都有緬僑加入「國際線」。

Moe有一個南韓男友,兩人已步入談婚論嫁的階段。她完全可以選擇過一個不理政事的生活,安安穩穩做自己的工作,但她仍然選擇站出來。除國際線工作外,她早前平均每星期有2至3個訪問。她認為自己身處南韓這個言論自由的國家,自覺要幫助在緬甸無法說出真正話的民眾,向世界說出緬甸正在發生的事情,感覺自己身上背負著重責大任:「政變後,軍政府封鎖新聞消息,我不想緬甸再回到過去的情況!」

訪南韓國會議員 在「國際線」上發聲

南韓國會在緬甸軍事政變數星期後,通過決議譴責緬甸軍事政變,敦促緬甸恢復民主,並將決議轉交聯合國(UN)和東盟(ASEAN)。

在南韓的緬甸人一直在「國際線」上發聲,讓南韓民眾了解緬甸當地情況。圖為Moe(右二)於3月11日前往韓國國會與議員金映豪(中)會面,眾人在會後舉起象徵反抗極權的「三指禮」。(受訪者提供)
在南韓的緬甸人一直在「國際線」上發聲,讓南韓民眾了解緬甸當地情況。圖為Moe(右二)於3月11日前往韓國國會與議員金映豪(中)會面,眾人在會後舉起象徵反抗極權的「三指禮」。(受訪者提供)

Moe在3月曾聯同當地緬甸青年團體,前往南韓國會與國會議員會晤,進行各項遊說工作。其後與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金映豪會面,並轉請願信轉交國會。接下來聯同多名南韓國會議員前往首爾市的緬甸駐南韓大使館門前抗議,譴責緬甸軍方針對示威者的殺戮。

她在傳媒鏡頭前以流利的韓語發言,讀出多份聲明和發表感受,讓當地可以更深入地了解緬甸的情況,「我很興幸自己會韓語,不然沒有可能在當地為緬甸作出貢獻。」

Moe(左一)在3月11日聯同多名韓國國會議員前往首爾市的緬甸駐韓國大使館門前發言,抗議緬甸軍方針對示威者的殺戮。(受訪者提供)
Moe(左一)在3月11日聯同多名韓國國會議員前往首爾市的緬甸駐韓國大使館門前發言,抗議緬甸軍方針對示威者的殺戮。(受訪者提供)

身居緬甸的父母成唯一牽掛

當被問到緬甸的主流看法,Moe表示:「我們過去都受軍政府的高壓統治,根本不會去支持他們。」她又指,緬甸這次對抗軍政府的示威運動,很大程度上90後到00後帶領。她從父母得知1988年由學生發起的「8888運動」經過,及後在青年期間親歷2007年由佛教僧侶發起的「番紅花革命」,深知軍政府是如何殘酷地鎮壓民主抗議活動的。

她指今次的抗爭性質與過往不同,過往僅僅是因為經濟問題,人民沒有太多想法。但如今的緬甸人已經體會到民主的好處,希望透過示威去建構心目中的緬甸。

參與「國際線」的代價有很多,在南韓落地生根的Moe也承認擔心自己的決定會讓身處仰光的年邁父母人身安全受威脅,「我很勇敢地對抗軍政府,但我的父母身處緬甸。我很擔心他們的安全,我沒有辦法回去探望他們。他們是我在緬甸唯一的牽掛。」

儘管內心擔憂,但Moe表示,南韓籍男友給她勇氣堅持下去。因為他經常鼓勵自己,並以南韓人民經歷過去數十年爭取民主的歷史作分享,「他明白我的苦衷,我很感謝他。」

面對獨裁需要勇氣

當被問到政變背後中共有否默許,Moe在猶豫片刻後表示,表示相信有中共在默許,其中一個證據是政變發生前2星期,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曾與到訪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會面:「隨後就發生政變,這未免太巧合了吧?」中共在緬甸有大量的投資,在利益前提下,很可能會干涉緬甸的內政,「還記得我們的全民不合作運動嗎?確實令經濟陷入一定的困境,到後來路透社爆料指中共偷偷向緬甸軍政府出售戰機燃料,就真的是證據確鑿。」另外,她認為在地緣政治下,中共一直都不希望有一個鄰國是以西方民主模式運作,故最終默許軍事政變。

Moe(獻花者)在南韓首爾一處空地聯同一眾緬僑舉行悼念在示威中喪生的緬甸人,並為死難者獻上鮮花。(受訪者提供)
Moe(獻花者)在南韓首爾一處空地聯同一眾緬僑舉行悼念在示威中喪生的緬甸人,並為死難者獻上鮮花。(受訪者提供)

Moe認為,聯合國已被中共牢牢控制,從中共阻止聯合國譴責緬甸軍事政變,表態不支持制裁緬甸軍政府的事已經略知一二,「直到現在,(軍政府政變)四個多月了,它(聯合國)一個字都沒有講出來,我們到底還要死多少人,還要流多少血? 」但她興幸,緬甸華人中存在很多支持抗爭的人。其中,在曼德勒華裔少女鄧家希參與和平抗議活動時,遭到軍方實彈射擊頭部中槍死亡一事,讓她難以忘記,「我們年青人的鮮血不斷流到地上,無數個家庭破碎。不管什麼種族都好,我們都是緬甸人,愛這個國家!」

Moe又在訪問的尾聲透露,她的一位前男友為香港人,兩人過往經常穿梭韓港兩地。直到最近才得知他因為參與「反送中」運動,被當局通緝,被迫流亡海外,有家歸不得。「緬甸發生政變後,我有主動跟他聯絡,我現在明白他的感受了⋯⋯」她坦言,過往對香港印象不錯,但在「國安法」實施後,覺得香港已經是一個普通的中共城市,加上「國安法」可以隨意拘捕外國公民,她因為人身安全問題,不會再踏足香港。

「我們沒有武器,只有勇氣!」Moe坦言,民眾的武力與軍政府不成正比,但不畏懼的精神,令緬甸人都勇敢地走出來,以肉身抵檔子彈。然而,政治是殘酷的,沒有利益的話根本沒有國家會予以協助,「香港和緬甸同樣是英國的殖民地,但為何英國沒有對緬甸人施以任何幫助?相反,港人可以到英國展開新生活,這點很不合理。」

她認為,獨裁和威權政權是21世紀中對人類發展的最大威脅,因為任何自由和民主的出現都意味著對獨裁者的利益終結。而這不單單是緬甸,香港、白羅斯、委內瑞拉等都遭遇類似的問題。特別是自由民主國家,必須團結一致,共同應對,才可以讓人類世界有可持續發展。

最後,Moe寄望,在被罷黜的翁山蘇姬恢復掌權後,她才會回緬甸。緬甸人民對追求民主的決心不變,必定堅持到底,直到民主能夠重回人民手中的一日,「我們90後這一代,都在盡最大的努力去為緬甸發聲。我們一直在銘記所有在抗議中犧牲的無名英雄。」@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