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遜總統圖書館前,發表了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未來》的演講。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事先稱,這將是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方面最重要的演講。我認為,其重要性還不止於此,它是美中開始新冷戰的重要標誌,不僅影響美中關係,還將影響世界的未來。

蓬佩奧特別提到:「尼克遜總統曾說,他擔心,他把這個世界向中共開放,創造了一個『怪物弗蘭肯斯坦』。而這就是我們所處的局面。」也就是說,在蓬佩奧看來,尼克遜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中共就是當今美國和全世界都必須面對的「怪物弗蘭肯斯坦」。

「怪物弗蘭肯斯坦」的說法,源自英國作家瑪麗·雪萊1818年創作的長篇小說《科學怪人》。小說中的「怪物」沒有名字,「弗蘭肯斯坦」是製造這個「怪物」的瘋狂科學家的名字,小說中常以「魔鬼」、「怪物」、「東西」等代稱,久而久之,人們將兩者合二為一。

為甚麼蓬佩奧稱中共為「怪物」呢?

尼克遜也好,西方其他一些國家的領導人也好,都曾有一個願景:希望向中共敞開大門,幫助中共加入國際經濟循環,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會變得越來越自由、民主、開放。四十多年後的今天,雖然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共對內卻越來越專制,對外越來越具威脅性。14億中國人民每天生活在中共製造的有形或無形的枷鎖中,世界各國人民都直接感受到了中共對生命的威脅。

蓬佩奧稱中共為「怪物」一點沒有錯。用正常人的思維想中共,永遠也想不清楚,因為中共從思維到行為,都是不正常的。

關於民主

在自由世界,民主有一些通行的規則。比如選舉,至少有兩個候選人;候選人為了獲得選民支持,有競爭,叫競選;選民根據候選人的政見等,決定選誰和不選誰;然後,是不記名、平等、自由的投票;還有一套監督機制。有時,在最後計票結果出來前,不知道誰當選。

中共當政70年,經歷了自由世界無數次選舉,中共黨內也有許多人到自由世界,觀摩選舉過程。但是,至今,中共不知道甚麼叫民主選舉。中共所有的選舉,都是假選舉。候選人通常只有一個,是黨內定好的;候選人之間,沒有競選,誰當選,誰不當選,也是事先內定好的;然後是走過場式的舉手表決,或投票。中共的所有選舉,幾乎都是這個模式。

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不斷升級對抗爭的暴力鎮壓。去年12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前,中共的暴力鎮壓達到瘋狂的程度,僅11月18日一天,向香港理工大學發射各種子彈7647枚。但是,選舉結果還是大大出乎中共意料之外:支持香港抗爭者的民主派獲388席,大勝;親中共的建制派僅獲59席,大敗。

緊接著,是台灣總統大選、台灣立法會大選、高雄市民罷免韓國瑜的公投。中共文攻武嚇,所有邪招全使出來了,結果,三場投票,中共堅決反對的蔡英文高票當選,中共堅決反對的民進黨在立法會選舉中大勝,親中共的高雄市長韓國瑜被高票罷免。中共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方案破產。

上述3場選舉,1場罷免投票,其結果與中共意願完全相反,讓擁有幾百萬軍隊,擁有原子彈、氫彈、洲際導彈等的中共非常恐懼,擔心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會重演上述4場投票的結果。在中共看來,一旦香港立法會選舉中親中共的建制派佔少數,中共不僅將失去對港府的控制,而且這一系列的投票結果會直接衝擊大陸。中共最害怕真選舉。一旦大陸人也要搞真選舉,這些靠假選舉上台的中共領導人怎麼辦?

於是,中共不顧香港各界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寧可毀掉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也要強推「港版國安法」,以阻止上述結果的出現。

7月11日、12日,香港民主派舉行「立法會初選」投票,為民主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中贏得35+過半數議席做測試。結果,六十多萬香港人無懼「港版國安法」堅持出來投票,遠超主辦者預期。這讓中共非常恐慌。7月13日,中共駐港聯絡辦及港府,直斥民主派「35+」立法會初選目標,是為了癱瘓特區政府,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行。

行文至此。在正常民主國家生活過的人,對中共的上述說法,怎麼想也想不通。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爭取35+有甚麼錯?癱瘓特區政府有甚麼錯?與顛覆國家政權有甚麼關係?美國的民主黨、共和黨都想成為議會多數黨有錯嗎?議會不是民意代表機關嗎?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在立法會通不過,那說明施政方針不合民意,或修改,或按程序改選特首好了。在西方國家,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日本換了多少首相?日本政府不是一直在正常運轉嗎?

但是,中共不這樣想,它滿腦子都是「一黨專政」,黨必須管立法、行政、司法,黨必須管一切,一切由黨說了算。

中共當政71年了,口中也說「民主」,卻不知道普世的民主是甚麼。71年了,還不知道民主為何物,能不是「怪物」嗎?

關於自由

1941年1月6日,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在國會發表演講時,提出世界各國的人應享有四項基本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

西方發達國家早已普遍實現「四大自由」。原蘇聯東歐各國在共產黨政權相繼垮台後,也都獲得「四大自由」。亞、非、拉許多發展中國,也實現了「四大自由」。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前,香港人早已獲得「四大自由」。2300萬台灣人也早已獲得「四大自由」。

中共當政71年,14億中國人民的「四大自由」全部被剝奪。或許有人說,中共不是允許信仰佛教嗎?但是,在「中共國」,佛教早已被中共變異的面目皆非了。

2017年12月11日,海南省佛教協會舉辦學習中共十九大精神培訓班,中國(共)佛教協會副會長、海南佛教協會會長印順大和尚作了3小時專題報告。他倡議佛教徒傚法抄經的方式,以恭敬心,手抄十九大報告。他說:「(中共)十九大報告就是當代的佛經,我已手抄三遍,準備再抄十遍!」

中共不僅變異了佛教,中共承認的宗教,都被它變異了。中共不承認的宗教,全部遭打壓。

「中共國」是全世界言論最不自由、最恐怖的國家,這是盡人皆知的事,這裏不再贅述。

關於法治

在正常國家,建立律師制度的目的,是為了保障訴訟雙方正當合法的權益,最終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律師依法為當事人辯護,天經地義。

「中共國」也有律師制度。但它的目的,不是為了公平正義,而是裝點門面。律師行使辯護權,必須符合黨的要求;否則,律師的所有權益,可全部剝奪,執業證書可隨時吊銷,律師事務所可隨時勒令關門。

709律師王全璋的經歷很典型。雖然我對中共無法無天有切身體會,但是,看了王全璋律師庭審時的經歷,我還是很震驚。

王全璋因為依法履行律師的職責,維護法輪功學員正當合法權益,或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冒犯了中共,2015年7月,被中共非法抓捕、關押、刑訊逼供;2008年底,被秘密審判。因為他堅持不認罪,中共不許他的妻子聘請的律師會見他,更不許為他辯護,最後,中共為他指定了一個「官派律師」。2018年12月26日開庭那天,他當庭解聘了「官派律師」。按法律規定,法官必須休庭,讓他重新委託辯護人,但法官根本不管這些,堅持強行開庭。

據《鏡周刊》7月11日報道,當時,王全璋在法庭上引用中共的《刑法》,向法官抗議:「你不能口口聲聲保障被告人辯護權,然後沒有律師,你也要開庭?」他問法官:「甚麼是依法治國?」法官只好把他叫進小房間「溝通」,溝通無效。他又被強拉上法庭,「這時我就抗議,警察突然拿出約束毯(中共特有的警用裝備),用毯子一下子把我包起來,我動彈不了。他們摁著我,把我固定在椅子上,6、7個警察摁著我……我極力要站起來,他們就不停摁著我,有一個人用手按我脈搏,看我還有沒有氣息?實際上那個過程很痛苦,回憶起來還是倍感羞辱的,我一直在法庭上掙扎,法官繼續念他的起訴書、證據,我就一直喊口號,一直背名人名言。」

王全璋說,他幾乎沒換氣、一字不漏背出來:「我念的,都是他們宣傳的口號。習主席說:『努力讓人民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溫總理也說:『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光輝。』我就一直念………我說了好多,習近平主席的,前主席胡錦濤的,前總理溫家寶的,我一直說………他們根本不理,繼續庭審,直到我筋疲力竭。最後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法院當天稱,案件不公開審理,擇日宣判。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一案,罪名成立,判刑4年半。

這就是中共口口聲聲說的「法治」,任何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都無法理解的「法治」。蓬佩奧說中共是「怪物」,冤枉中共嗎?

關於人權

在中共的「思想體系」中,沒有正常人類的「人權」概念。中共也講「人權」。中共的「人權」是甚麼?就是「聽黨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黨說白的是黑的,你必須跟著說白的是黑的;黨說黑的是白的,你必須跟著說黑的是白的;在這個框框內,你有「人權」;否則,你的性命可能隨時「被消失」,你的自由可能隨時被剝奪。有時,你死了,統計數字中都沒有你,你連個數字都不是。

「中共國」是全世界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國家,已有無數事實證明,限於篇幅,這裏,也不贅述了。

中共就是一個「怪物」

中共的「思想體系」,源自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其實質是「假、惡、鬥」三個字。

《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這是中共中央編譯報道局翻譯的。1920年,《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個中譯本,「幽靈」就被譯成「怪物」。1930年,《共產黨宣言》的第二個中譯本,「幽靈」被譯成「邪靈」。不管幽靈、邪靈,還是怪物,都是邪的,都不是好東西。

中共就是從西方遊蕩到中國的共產主義的「幽靈」、「邪靈」、「怪物」操控的,入侵中華大地,奴役中國人民的黨。它沒有正常人類的思維。它說的話、幹的事,也不能用正常人類的思維、邏輯來判斷、來解釋。

如今,中共已處於全球圍剿的末日恐慌之中。對於深受其害的中國人來說,唯有儘快認清它,退出它,剷除它,才能心安、身安、家安、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