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民融合是中共一項國家級戰略,並有相應的配套機構與設施,目的在於利用民用資源、技術、資本,或利用民間身份竊取外國技術,實現中共強軍的目的。

習近平在2018年講話中說,「軍民融合」是要「全面貫徹新時代強軍思想,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和新形勢下的軍事戰略方針,以強軍興軍為導向」,重點是「海洋、太空、網絡空間、生物、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領域」。

華盛頓兩黨現在都已承認,共產中國已成為美國的主要戰略競爭者。美國199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要求國防部記錄「直接或間接在美國或其任何領土和屬地運作」的「中國共產黨軍工企業」,但是二十年過去了,沒有發佈任何公開報告。

在國會的壓力下,國防部於2020年6月公佈了第一批確定的中國(中共)軍工企業清單,此後又公佈了四批,到目前為止,國防部已經確定了59家中國公司。

但國防部僅僅提供了一個中共軍工企業名單,沒有提供更多信息,為了彌補這一不足,美國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of Democracies, FDD)五月份發佈一份報告:《拆解軍民融合包裝:識別和應對中國軍事公司的必要性》(DefusingMilitary-CivilFusion The Need to Identify and Respond to ChineseMilitary Companies),分析國防部名單上的公司與中共軍隊之間的聯繫。

報告指出,國防部迄今為止所列出的公司清單只是冰山一角,更多軍民融合的公司,沒有受到審查,而受制裁的公司還通過難以識別的子公司、合資企業和投資工具逃避審查。國防部清單也未能涵蓋私人投資基金,一些中國實體,雖然在美國沒有實際業務,但通過跨境資本和供應鏈,仍可能控制美國價值鏈中的一個關鍵節點,獲得美國的技術和數據,接受美國的資本。

報告還說,中國的大部份尖端研究,都是在國家主導的學術機構支持下進行的,這些學術機構在學術和商業領域進行國內和國際合作,開發和分享軍事相關技術,這些機構應被納入軍民融合機構。

報告區分了三類中共軍民融合實體:國有骨幹軍工企業、全球基礎設施公司、軍學綜合體。

一、骨幹軍工集團

國防部的名單包括中國的10家國有軍工集團,它們是:1. 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2.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3. 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公司。4.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5.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6. 中國船舶工業集團有限公司。7. 中國南方工業集團有限公司。8. 中國北方工業集團有限公司。9.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10. 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這些公司都由中共國資委管理,為中共軍隊提供各種武器和裝備,是中共國防工業的骨幹,都在不同程度上在美國營運,涵蓋了核能、航空、航天、造船、武器和電子信息產業。

比如,中國北方工業集團的產品,有兩棲攻擊武器、導彈防禦技術等。中國南方工業的產品有輕型武器、裝甲車等。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CASC)和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涵蓋空間技術、戰略核導彈和常規導彈系統。中國航空工業公司(AVIC)和中國航空發動機公司開發軍用飛機,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和中國船舶集團生產軍用船舶。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研究和開發核武器。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CETC)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公司(CEC)研究和開發偵察和預警、電子干擾、情報分析和其它軍事資訊科技。

中國的大部份尖端研究,都是在國家主導的學術機構支持下進行的,這些學術機構在學術和商業領域進行國內和國際合作,開發和分享軍事相關技術,這些機構應被納入軍民融合機構。(Feng Li/Getty Images)
中國的大部份尖端研究,都是在國家主導的學術機構支持下進行的,這些學術機構在學術和商業領域進行國內和國際合作,開發和分享軍事相關技術,這些機構應被納入軍民融合機構。(Feng Li/Getty Images)

這些公司還擁有大量的子公司,國防部名單指定有三家子公司:1.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CALT隸屬於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2. 中國航天衛星公司(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控股),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公開上市,美國的投資基金,包括貝萊德ISF-iShares新興市場指數基金和Vanguard投資系列PlC-新興市場股票指數,都投資於中國航天衛星。3. 海康威視(由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控股),2020年的媒體報道發現,海康威視獲得了近三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合同。

中國的10家軍工集團是中共軍民融合計劃在國內和國際上的主導者,它們幫助促進中共軍事和民用部門之間的技術、資本和基礎設施的交流。報告以中航工業為例。

中航工業:中航工業主要開發和製造戰鬥機、轟炸機、運輸機、偵察機、直升機和無人機以及導彈和其它機載系統。

中航工業收購了多家國外科技公司。2011年,中航工業國際控股公司通過其子公司Technify Motor收購了總部位於阿拉巴馬州的大陸汽車(Continental Motors)公司(現為大陸航空航天技術公司Continental Aerospace Technologies),該公司生產飛機發動機。曾經為美國通用汽車全資子公司耐世特公司(Nexteer),在被中航工業收購之時,它的傳動軸部件銷售額,在全球排名第三,轉向系統排名第四。

同年,中航工業子公司中航通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收購了明尼蘇達州的西銳飛機公司(Cirrus Aircraft)。2013年,中航工業旗下的大陸汽車公司,收購了德薩斯州專門從事航空電子服務的南方航空電子公司(Southern Avionics)。2015年大陸汽車公司,收購了位於佛羅里達州的聯合渦輪公司(United Turbine)和UT Aeroparts公司,這兩家公司生產飛機渦輪機。2015年,中航國際控股公司收購了位於加州的航空零部件製造商Align Aerospace,而中航汽車與中美投資公司BHR,聯合收購了密歇根州防震技術的領導者Henniges公司。

二、國際基礎設施建設企業

國防部名單還列出一些基礎設施建設公司,這些公司建造的基礎設施或直接用於軍事用途,或軍民兩用,增強了中共的影響力或地緣政治槓桿。

中交集團: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在2020年8月被美國國防部認定為與中共軍隊有關。2019年3月,中交集團與中國東部戰區海軍,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雙方同意在工程技術、施工管理、人員培訓等方面進行合作,以「互利共贏,推進戰區建設」。

中交集團的業務遍及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其設在新加坡的子公司中交集團海外房地產公司,目前正在洛杉磯開發格蘭德廣場(the Grand Plaza),這是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綜合房地產開發項目,於2019年開始施工。

中國鐵路總公司獨家發起成立的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鐵路總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單車製造商,是中國受補貼最多的公司之一。2017年5月,中國鐵路總公司與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等聯合發起了一個投資基金,致力於從高速鐵路、電網設備到航空航天的軍民融合技術。

許多鐵路技術是雙重用途的,軍民融合的優先事項之一,是將民用基礎設施、建築和物流用於軍事目的。來自軍方的技術和支持,以及對軍方的銷售,使中國的大型建築和製造公司,能夠開發其產品並降低成本,從而超越其國際競爭對手。

此外,中國鐵路總公司的國際鐵路項目。例如,波士頓的紅線和橙線地鐵的軌道車,都是由中國鐵路總公司提供的。波士頓的交通系統可能會在零件、服務、設備和技術方面,依賴中國鐵路總公司,這種依賴性尤其令人擔憂。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是中國十大國有軍工集團之一,在北斗系統的建設和發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其屬下的第54研究所,主要「從事軍事通信、衛星導航定位、航天測控、情報偵察與指揮、通信與信息對抗、航天電子信息系統綜合應用等前沿領域的技術研發、製造和系統集成。」

北斗系統服務於各種軍事和民用目的,包括軍用飛機、智能城市建設、汽車共享系統、深空活動和商業航天。北斗系統的開發和運行受到中國軍事機構的暗中指導。

海康威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海康威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三、軍學聯合體

國防部名單上的一些軍學聯合體公司,參與了軍民融合,將技術從商業領域轉移到中國的軍事和安全機構。

浪潮公司:2020年6月,美國國防部認定雲端運算和大數據的浪潮公司與解放軍有聯繫。浪潮公司與中國十大核心軍工集團之一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三十六研究所,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通過在控制、智能設備和其它數據相關領域的技術合作,「共同打造國防和信息化領域的新夢想。」

浪潮在美國有一家子公司,即浪潮系統公司(Inspur Systems),總部設在加州灣區的米爾皮塔斯(Milpitas)。該子公司在加州灣區弗裏蒙特(Fremont)有一個研發中心,在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和加州的紐瓦克有設施。

自2015年中國政府將軍民融合提升為國家級戰略以來,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每年都會在北京舉辦「軍民融合技術與裝備博覽會」,來自政府、軍隊、武警、公安、交通、人民防空、航天、航空、武器、船舶、電力技術等領域的數萬名代表,參加了此會議。華為、浪潮、曙光等公司,核心國有軍工企業及其子公司(如海康威視),都是常客。

四、補充名單

國防部名單並不完備,許多中共央企及軍事學術機構都不在其中,另外59家公司還通過難以識別的子公司、合資企業和投資工具進行營運,逃避國防部名單所引發的審查。

本節詳細介紹了不在名單上,但符合資格條件的其它公司。

保利集團:中國保利集團公司(CPGC)也是中共國有軍工企業,業務涉及藝術品和古董拍賣、紡織品製造、國際貿易、漁業和房地產等,擁有世界第三大藝術品拍賣行。還在國際上出口武器,過去的客戶包括緬甸和津巴布韋。

保利集團的大部份武器銷售是通過其子公司保利科技進行的,其產品包括對抗無人機的激光防禦系統;可執行偵察和導彈打擊任務的無人機,以及裝甲車。美國國務院於2013年制裁了保利科技公司。

中石油: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PGC),其網站宣傳說,該公司「結合國家政策和中石油自身優勢,促進軍民融合和創新發展」。中石油還與中共軍隊下屬機構進行合作,包括中國國防大學和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

中石油也在全球範圍內開展業務和投資。在美國,中石油在洛杉磯和三藩市經營房地產項目,與加州的美國劇院合作舉辦文化活動,與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林肯中心和大都會博物館建立了合作關係。中石油的採礦子公司與摩根大通簽署了採購協議。

北斗星通公司:北京北斗星通公司成立於2000年,是中國衛星導航行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北斗星通的產業重點是衛星導航、微波陶瓷器件和汽車工程服務,北斗星通將其研發體系稱為「軍民融合的研發平台」。

北斗星通至少有11家子公司,包括在北京、上海和矽谷設有辦事處的衛星定位公司「和芯星通」(Unicore Communications);總部設在重慶的北斗星通智能互聯汽車公司,在矽谷設有研發中心;以及總部設在德國的汽車和智能交通公司In-techGmbH,在美國、墨西哥、捷克共和國、英國和羅馬尼亞設有辦事處。

海格通信公司:海格通信公司由廣州國資委控股,支持北斗的軍事導航服務,為中國軍隊和武警提供無線通信和導航技術、設備和服務。美國商務部於2020年8月將海格公司列入實體名單,因為它支持中國政府在南海的島嶼建設和軍事化。

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CAEP)隸屬於工業和信息化部,是中國核武器項目的主要研究機構,同時也研究定向能武器。國防部的名單中的熊貓電子集團,該集團在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的應用物理和計算數學研究所有一個地址。

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同時擁有多家公司。例如,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擁有的四川久遠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擁有或持有其它幾十個實體的股份,包括向美國出口並報告與陶氏化學(Dow Chemical美國一間化學公司)合作的利爾化學;四川久遠銀海軟件有限公司,該公司與天津環球磁卡(萬事達卡的特許製造商)一起投資;以及北京新安財富風險投資公司,該公司投資於美國和中國的科技公司。

國防部應該優先考慮與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合作的公司,或從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接受資本,或與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一起分配資本的實體。

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院(CAS)是中國的國家自然科學研究院,開展和組織國家研發項目,與其它國內和國際參與者合作,並投資於商業機構。中國科學院完全支持軍民融合,其技術成果,經常出現在中國指揮與控制學會的軍民融合技術與裝備博覽會上。

2018年3月,中國科學院召開了「中國科學院深入推進軍民融合項目發展」的會議,目的是「搭建中國科學院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研究平台,聯合多方力量,交流學習,形成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研究的長效機制」。中科院還設有專門的軍民融合機構,包括軍民融合大數據研究中心和大學裏的軍民融合發展中心。中科院的模式依賴於對外合作,包括與美國研究人員的合作,主題包括高能物理和材料科學。

中國科學院同時也經營著公司和投資部門,這些部門包括中國科學院控股公司,該公司擁有三十多家控股公司。

五、三條建議 學術機構應納入審查

報告最後還提出了三條建議。一是明確參與軍民融合的公司的定義,二是擴展軍民融合實體的範圍,三是明確的優先次序。

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AFP via Getty Images)

明確軍民融合實體的定義

2021財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將中共軍工企業定義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或任何其它隸屬於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組織」和/或作為「軍民融合貢獻者」的公司。

但2021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仍然不足,需要額外的指標,來識別軍事和軍民融合實體。例如,2021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未能涵蓋私人投資基金,也未能涵蓋軍學聯合體,如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或中國科學院下屬的控股公司或投資工具,同時忽略了為軍工企業創收的外圍公司。

擴展軍民融合實體的範圍

一些中國實體,雖然在美國沒有實際業務,但通過跨境資本和供應鏈,仍可能控制美國價值鏈中的一個關鍵節點,獲得美國的技術和數據(例如,通過合資企業或研究合作),接受美國的資本。

中國的大部份尖端研究,都是在國家主導的學術機構的支持下進行的,這些學術機構在學術和商業領域進行國內和國際合作,開發和分享軍事相關技術,這些機構應被納入軍民融合機構。

明確優先次序

即使擴大了國防部的名單,漏洞總是不可避免,因為有太多的公司與中共軍事項目有聯繫。試圖列出每一家公司,可能會阻礙必須採取的具體行動。所以要有一個明確的優先級別。

首先,應考慮在軍民融合系統中作用的大小。比如一些軍民融合實體主要收集技術或資源,而另一些則將其加以應用,後者應該優先考慮。

第二,應該優先考慮影響美國未來的領域,比如衛星、傳感系統以及全球物流網絡等,如果美國要保持信息優勢和在全球範圍內投射力量的能力,就必須把這些作為一個優先考慮領域。

第三,應該優先考慮產業鏈或價值鏈的脆弱環節。比如國防部應優先考慮參與提煉關鍵稀土元素,以及支持美國武器系統的相關磁鐵生產的中國行為者。

值得稱讚的是,國防部已經把從事半導體技術和生產的實體(如中芯國際、高雲半導體公司和中微半導體設備有限公司)列於清單。國防部的行動應該涉及更廣泛的價值鏈,包括矽加工、晶片設計和生產。#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