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下旬的一個晚上,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安靜的夜晚,香港中環的一個馬路邊,一個個子不高、瘦弱的男青年,手提結他在自彈自唱。

他上身穿一件藍底黑條的襯衫,腿上穿著一條黑色長褲,腳蹬一雙黑色白底的運動鞋。在彈結他的時候,偶爾的用手捋一下他顯得有點長的頭髮。

馬路對街不斷變化著顏色的霓虹燈光閃爍在青年歌手身前的結他上。一會是紅的,一會是白的,還有黃的、綠的。不時地有行人在他身邊經過,有行人把零錢放在地上的結他套上。歌手一個人靜靜地、專心致志地彈著他手中的吉他,用英文唱著香港人人都熟悉的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有四個警察圍了上來。三男一女。

青年歌手繼續他的自彈自唱。聽不清警察在跟他說什麼,但可以看出那幾個男性警察目光很不友好。女警察的臉上看不出表情。影片上打出的字幕是:警察在恐嚇、警告這個歌手。

歌手沒有理會,繼續著他的彈唱。一個警察幾乎靠近他的身體,並用手指著他,嘴裏不停地說著。另一個警察開始挑釁,把別在腰上的一頂警察帽子扣在話筒旁邊一個支架上的手機上,手機是用來顯示樂譜和歌詞的。青年不動聲色,照樣在唱著、彈著。在歌曲的間歇處,他用彈琴的那隻右手,很用力地把帽子往側上方一拋,那頂黑色的警察帽子,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落到了地上。這是這位歌手和警察對峙四十多分鐘的時間裏,唯一用力最大的一個動作。

歌手繼續他的彈唱。那個警察從地上撿起他的帽子,很憤怒的樣子,用手去碰觸歌手。歌手在繼續彈唱。四個警察,八隻眼睛,怒目盯著歌手。一個警察的手指幾乎觸到青年的鼻子上,歌手沒有被激怒,也沒有絲毫的反抗,繼續用歌聲回覆咆哮的警察。

一曲歌還沒有唱完,警察們上來拖拽著歌手。他轉動身子,想擺脫警察。幾個警察手指著青年並大聲呵斥:「你必須停止,我多次警告了,拉你到差館!」

年輕的女警察站在一邊,沒有說話,她那雙很大的眼睛只是看著歌手。警察拿起地上的結他套。兩個警察拉扯、拽歌手的胳膊。想強行把他帶走,歌手說:「你不要動我。」

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人群中有人高喊:「聽歌不行嗎?」

有人喊:「為甚麼要抓他?他在這裏唱歌有問題嗎?有甚麼問題?他犯甚麼法了?」

還有人喊:「唱歌都要抓,香港到底是不是法治?」

人們紛紛喊著:

「唱歌不行嗎?」

「聽歌不行嗎?」

「香港唱歌要牌照嗎?」

「讓人家唱歌不行嗎?」

「這是非法打劫!」⋯⋯

後來市民一齊喊:「唱了,唱歌了,我們要聽歌!」

一個光頭警察一直用手指指著歌手。

警察看看周圍憤怒的人群,沒有敢繼續拖拽歌手,只是繼續氣憤地大聲對歌手說著甚麼。青年不說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兩隻手緊緊握著他的結他,好像是握著一把槍。市民繼續紛紛地表達不滿。

警察要查看歌手的牌照,他從容地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一個紙片,男警察把紙片交給年輕的女警察。女警察記錄了歌手的個人信息。

歌手還是一言不發,手裏緊握著他的結他。

一名老外一邊用手機拍照,一邊對一個穿白衣服的男子用英語說:根據基本法,任何人都有權利用藝術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看法。

四個警察緊緊地圍著歌手,雙方對峙著。

歌手握著結他,還是靜靜地站著。沒有反抗,沒有憤怒。人群中有人鼓掌,希望歌手唱歌。歌手手握著吉他,還是不動聲色,回答了幾句警察的問話,繼而微笑著,告訴圍觀的市民「大家一起唱歌」。站在歌手對面的光頭警察手指著歌手,意思應該是「你不能唱」!歌手沒有理會他。開始彈著吉他,人們鼓掌,開始一起唱《願榮光歸香港》。

這時傳來了警車的鳴笛,又來了一隊警察,手裏拿著圓形盾牌,能看出來,有幾個是官銜比較高的警察。有的市民喊:需要來這麼多警察?有的喊:要發放催淚彈了。

就在更多的警察來了之後,結他歌手臉上沒有任何恐懼和憤怒,他又開始彈琴、用英文唱歌。圍觀的市民馬上跟著一起唱⋯⋯

1985年在倫敦上演的音樂劇《悲慘世界》裏面的多首歌曲都已經成為經典。這個香港青年唱的是劇中最膾炙人口的歌曲之一。這首歌被翻譯了幾種中文版本,大陸版、台灣版、香港版。

大陸的版本:

看看人間的苦難,可聽見人民在吶喊?

再不願忍受剝削人們,將這世道來推翻。讓你良心的碰撞,敲得那戰鼓聲聲響。讓我們以勇敢去迎來新生曙光!

香港的版本:

看吧人民在挽手,爭取正義和自由。歌聲裏群情似火,滿溢激昂震撼著四周。捍衛人權護眾生,不分社會還是個人,方可叫無限理想,每日每天漸近!

警察們在不停地商量著對策。歌手繼續著彈唱,人們跟著合唱。一曲唱完,行人鼓掌歡呼。

歌手繼續用英文在激情歌唱,輕輕地搖擺著身體,不時地甩著他的頭髮。不斷地有路人把錢放在地上的結他套上,其中還有一位中年的外國女士。

一個當官的警察在打著電話。又一曲唱完,一個警察跟歌手在說著什麼,歌手在靜靜地聽著,一言不發。他不走,人群不散。

這時,馬路對過又過來十幾個穿土黃色衣服的防暴警察。人群喝倒彩。但這一隊防暴警察沒有過來。站在馬路的對面。

歌手又開始唱歌,絲毫不為所動,他的鎮靜、坦然鼓舞著現場的市民。有年輕女孩兒,打開手機的燈光揮舞著,更多的人打開手機的燈光,一起揮舞著。

唱了幾首歌後,歌手說唱最後一首就結束,他指了指警察,好像說警察限制他只能唱幾首。他先唱英語版《願榮光歸香港》,中間歌手邀請大家加入一起唱。這是歌手當天第三次唱這首歌。

這首歌的詞曲作者,主張抗爭歌曲的旋律應該以古典音樂為基礎。因此,他在創作時候參考了一些國家的軍歌、國歌以及基督宗教等歌曲,在花了約兩個月時間完成作曲後,他開始著手填詞。他第一句想到的歌詞——也是歌曲最後的一句——我願榮光歸香港;他表示這一句歌詞有兩種意思:第一個是「展望未來,希望香港成為一個大家心目中的光榮、榮耀的城市」;第二就是希望「香港人願意將個人的榮耀和光榮歸於香港」。

莊嚴、雄壯、深情、凝重、渾厚的歌聲迴蕩在中環路一個普通的街頭,迴蕩在香港的上空⋯⋯

歌聲結束後,市民喊口號: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香港人,加油!」

「自由香港」。

場面熱烈、震撼人心。

青年歌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人們逐漸散去。

馬路對面的那一隊拿著圓形盾牌的防暴警察還沒有離開。

一個大個的男青年走到正蹲在地上收拾東西的歌手面前,拍拍他的肩,歌手站起來,大個子青年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一個警察繼續還不放棄,大概還在繼續「教育」著這個歌手,歌手喝著水,聽著,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又過了幾分鐘,歌手背著結他,拿著他的物品離開。一群一直等著歌手的市民用掌聲送別這個結他歌手。

有很多網民在這個影片下面跟帖。

一位網民說:感動到淚奔,看到香港人這麼團結,勇敢、正義,真的為香港人驕傲!

一位網民說:當一個政權連一首歌都怕的時候,它們就快了!

還有一位網民說:這是最真實的香港人的聲音。留意鏡頭下的每一個人,有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士,不同年齡,不分男女。當他們一起唱《願榮光歸香港》時,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種感動的笑容。

還有一位網民說:這位瘦弱的民間歌手,他善良的笑容、他優美的歌聲將網紅全世界。

是的, 這個發生在香港中環的, 僅有四十分鐘的小故事告訴人們,就像那幾個外國遊客說的:醜惡奈何不了善良。◇

——轉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