滎經古稱若水,地處四川盆地西部邊緣的雅安地區中部,距成都175公里,扼川滇、川藏線的咽喉。滎經土地資源豐富,全縣幅員1781平方公里,轄25個鄉鎮,當年人口6萬餘。

1960年春,當地公共食堂大多停夥,家家都開始死人。

開始還是今天這家死一個,明天那家死一個。先是死壯勞力和老人,隨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給娃兒吃的主婦們。到後來,死亡如瘟疫般蔓延開來,有的生產隊,一天就餓死十幾個。復順公社太陽灣生產隊,幾十戶人家幾乎死光。

不到半年,滎經縣餓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書記向縣委書記姚青匯報,請求開倉發放糧,遭到他嚴厲批評,說是帶頭鬧糧,是小「彭、黃、張、周反黨集團」,要嚴肅處分。

社員腫的腫,死的死,四鄉八野,儘是哭聲。逃難的人們流向縣城,流向外地。從各公社到縣城的路上,每天都有一路倒地的死屍;而縣城四街八巷,到處都是餓死者或乾枯、或腫脹、或發臭的屍體!姚青視而不見,自己和老婆天天開小灶,吃肉喝酒,直吃得紅光滿面!

吃飽喝足,姚青還在大唱躍進高調。縣委辦公室匯報,對於滿街的死屍和各公社的死人問題怎麼辦?姚青怒喝道:「怎麼辦?抬出去埋了!這點事還要我告訴你啊?!」

由於縣城死人多,開始人們還將死屍抬出去,用蓆子一裹,挖個坑掩埋。隨後,死屍越來越多,埋屍成了各苦差事。於是,縣裏決定給埋屍的人以「糧食補助」。

而奉命掩埋的人越來越精,想方設法進行「技術革命」,挖下大坑,抬來死屍往裏扔。後來乾脆不埋了,死人往溝裏扔,或者隨意扔到縣城北門口外的那條小河溝裏,任其順流而下。

知情人回憶說:直到九十年代滎經縣城拓建新城區的時候,施工的田壩裏,還不斷挖到當年的大規模死人坑。當時,工地一傳出挖出「萬人坑」,四鄉八野的鄉親們就蜂擁而至「看熱鬧」!

至於農村,開始還有人埋。隨後,因死人太多,而活著的人們,也大多病病殃殃地自覺得離死不遠,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殘和那些全家死絕的家中,死人擱在家中無人過問,一直臭氣衝天,最後爛得只剩下骨架!

據《滎經縣誌》「人口變動」載:1958年滎經總人口是63,717人;1962年,總人口降至29,850人。三年餓死三萬四千多人,人口減少53.15%以上。

五九年底至六一年夏,滎經縣發生的大規模死人事件,被稱為「滎經五九事件」,又稱「滎經慘案」。

當時李文中是凰儀公社武裝部長。李文中的嬸娘死後,叔叔帶兩個兒女去逃荒,還沒走出公社地界,一家三口全死在路上,幾天後有人告訴他才去收屍。他把三個屍體背上,輕飄飄的加起來沒一百斤!一路上,他看到路邊、河邊、山坡上,到處都是枯瘦如柴、皮包骨頭的死人。

滎經慘案中,許多村莊滅絕人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