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案聽取求情 梁國雄:無錯可認 李卓人:我選擇活在真相

10名民主派人士,包括壹傳媒黎智英、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李卓人、何秀蘭等,涉前年10月1日反修例遊行案件被控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法官胡雅文昨日(24日)早起聽取求情,並將於周五判刑。

李卓人及何秀蘭的代表大律師吳宗鑾宣讀二人的求情信,李卓人表示,「如果愛國等於愛共產黨,相信生活會較為簡單,因為共產黨的政治理念是絕對服從;但我選擇活在真相、堅持自己的理想」,他強調,「愛國主義在我而言是愛人民,國家體制是保障人民的自由和尊嚴,而非控制其思想和行為」,他自言「這是我選擇的民主之路」。

而何秀蘭則在求情信中表示,港人與政府之間的互信過去兩年被嚴重破壞,形容這是非常不幸的,「為此我們必須堅守和平,信任港人」。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求情時,強調梁國雄畢生關心基層福祉,為草根爭取權益,亦不主張暴力。梁國雄親自陳詞時說,「我認罪,但不認錯,因為無愧於心,根本無錯可認」,反問當日「不過在行使《基本法》賦與的權利,運用固有的自由表達政見,何錯之有?」他明言「我不但問心無愧,簡直義不容辭,否則香港必將淪為鴉雀無聲的社會」。

陳皓桓於庭上選擇自辯,他親自讀出陳詞,解釋在前年發起10.1遊行,是為了表達訴求及爭取民主自由。陳皓桓指,自己選擇公民抗命,亦跟隨理念決定認罪,但強調「絕不求饒,也絕不後悔」。

梁振英、林鄭月娥隔空交鋒各自表忠

2022年3月的所謂特首「選舉」還有不到一年,前特首梁振英與現任特首林鄭月娥開始頻繁出post、出席電視節目,好像提前開始競選造勢。

林鄭善用公營廣播資源,在港台開創40集新節目,親自擔當主持人與選委對談。她的前任上司、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也在5月22日登上了港台新節目「談規劃論選舉」。當被問到會否再次參選特首時,梁振英說:「在任何位置,若我能為國家、為香港服務,我是非常樂意。」

最近梁振英與梁粉陣營頻繁攻擊林鄭,主要圍繞著現屆政府抗疫與解決房屋問題不力。5月22日晚,林鄭在Facebook發文說,要恢復香港巿民到大陸和其它地方無須隔離檢疫的往來,疫苗接種是必不可少。當晚稍後,梁振英就在社交網站發文不點名回應林鄭,稱通關起不到「谷針」的作用,要「谷針」,就要讓不接種疫苗的人付出代價,例如規定在限期過後才接種的人付全費。

在中共兩會期間,中央提點的香港房屋問題也成為兩人交鋒的重點。5月13日,當局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粉嶺及元朗的三幅地皮。梁振英同日則在Facebook發文,批評現屆政府之下房屋問題持續惡化,又重提他在任後期提出的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梁振英也在受訪中說,政府施政效率低下,公務員缺乏「do it or die」的精神,似乎暗諷公務員出身的林鄭。

對於兩人的唇槍舌劍,資深傳媒人梁錦祥對本報《珍言真語》表示,相信梁振英已經是「胸有成竹,是要和林鄭月娥去爭奪下一任特首的位置的」。有傳梁振英上屆不獲習近平青睞,無法連任,這次是否能夠上位也有好大疑問。不過梁錦祥指,兩人互相攻擊,未必不是習近平所樂見,這樣才看出誰更「左」,誰忠於他。

近來港共內鬥逐漸明朗化,包括國安處處長爆出醜聞,梁振英與林鄭針鋒相對,梁錦祥相信下半年的廝殺會更加激烈。

知情人士:湖畔大學改名 馬雲將辭校長

繼阿里巴巴、螞蟻集團接連遭整肅後,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校名石刻也被剷除。

《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的話稱,中共當局在打擊這位阿里巴巴集團聯合創始人的影響力。在北京的施壓下,馬雲將辭去湖畔大學的校長職務。知情人士說,馬雲有意保持與該校的聯繫,但不會擔任任何高級別頭銜。

「湖畔」位於馬雲的家鄉杭州,是一家高管和企業家培訓機構。馬雲在2015年歡迎首批學生時說:「我們希望『湖畔』能運行300年。」

據悉,湖畔大學因不是授予學位的教育機構,所以去掉了「大學」一詞,上周更名為「湖畔創研中心」。而湖畔大學4月已宣佈暫停新生的招募工作。

知情人士說,當局因擔心馬雲是在建立一個與中共目標背道而馳的網絡,因此這家據稱與哈佛大學一樣難進的學校還將調整課程。

《金融時報》4月9日引述消息說,原定3月底開學的一年級學生入校註冊已被叫停。報道說,湖畔大學之所以受到當局的限制,一個主要原因是當局擔心中國頂尖企業家可能會被組織起來實現由馬雲而不是中共設立的目標。

在中國,任何獨立於黨外的組織或團體,都會引起中共當局的不安。報道引用熟悉湖畔大學情況的人士的話說,政府絕不容許馬雲等人把這所大學作為培養信徒、擴大個人勢力的工具。

知情人士透露,中共高層認為,湖畔大學像是具有政治影響力的現代版「東林書院」。東林書院是明朝最鼎盛的四大書院之一,對朝廷的年輕官員影響巨大,支持者眾多,師生形成人際網絡,與政敵爭奪權位,被稱為東林黨人。

王健林全面退出海外投資 回籠資金超兩百億

再來關注曾經的中國首富王健林。

陷入債務危機的中國萬達集團,近日全面退出世界最大連鎖電影院AMC董事會,並出售絕大部份持股,變現14.7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4.96億元)。據悉,萬達創始人王健林已經全面退出海外投資,回籠資金超過兩百億人民幣。

5月23日,中國大連萬達集團在官網發通告稱,公司已全部退出了AMC董事會,僅保留少數股權,累計回籠資金約人民幣94.96億元。

通告稱,截至目前,萬達集團海外所有投資退出時均有收益。

據不完全統計,萬達近年來接連出售海外資產,已變現人民幣約206.96億元。

對於萬達退出董事會及減持持股,AMC已於21日透過官網發表聲明指,AMC對萬達過去近十年的陪伴表示感謝,並指萬達一直是「AMC最佳的股東」,在萬達控股期間,AMC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電影院。

王健林2013年成為中國首富,2015、2016年連續兩年登上首富寶座。他曾公開表示,「萬達進入的行業,無論國企、央企,都沒機會做老大。」疑因此埋下地雷。

王健林2017年運程逆轉,近年來營運榮景不再,導致債務激增,讓王健林從「首富」轉為「首負」,總負債高達3,620億人民幣。

顏純鉤:坐穩了中國準備過兇險的日子

中共為紀念建黨一百周年,最近推出新修訂的中共黨史。書中洗白「文革」,全面肯定中共百年歷史。一系列唱紅活動正在全面鋪開。

對照當下時局,香港資深評論人顏純鉤近日在《為文革招魂,習近平末日狂奔》一文中說,「文革」一定會重來。

文章直指近年來在習近平治下「文革」正以迅猛的氣勢在中國大陸復活。他認為,習近平復活文革,是基於他對未來大陸相當悲觀的預測。國際環境急速惡化,必定影響國內經濟,科技被圍堵,與世界發展脫節,外貿更因為外部環境惡劣而必定走低。多年來積累的經濟發展不平衡諸多因素,一時間都集中在一起爆發,再加上人口紅利吃到盡頭,總之放眼國內外,滿眼都是壞消息。

顏純鉤說,面對預後兇險的判斷,習近平最近在視察廣西時,在湘江戰役紀念館發出「向死而生」的悲鳴,就是不但要準備過苦日子,還要準備過兇險的日子。為應付社會動盪,只有把社會打造成更加專制、更加封閉、更加嚴酷,才能保全中共自己。

顏純鉤表示,習近平老爸習仲勳也是「文革」受害者,習近平文革中也受衝擊,還要上山下鄉。他父親文革後,是痛定思痛比較深刻的一位中共高幹,也是最早倡議改革開放的一個政壇老人。習近平沒有跟著老爸的路子走,是因為他處在最高位置上,要保住中共紅色江山,唯有走回文革。

相反,最近溫家寶在澳門發表一篇文章,流露對當前中共處境的憂心。顏純鉤認為,這在中共體制內是很不尋常的一種表現,是一種不和諧聲音。溫家寶發表文章的目的,有跳船的意味,公開表示他不認同習近平的極左路線。

顏純鉤文章稱,這數十年,中國這塊肥肉已被紅色家族瓜分得差不多,各人的勢力範圍都已劃定,稍不小心失去平衡,就可能引起黨內激烈鬥爭,釀成大禍。因此,紅色家族都被綁在一架馬車上,互相保護,現在習近平駕車狂奔,車上的人即使心驚肉跳,也不敢跳車,一跳就有翻車的危險。

但哪一個紅色家族都有一點貪腐的把柄被習抓在手上,沒有人膽敢挑戰習的權威,各人守著自己的家業,全黨一起挨下去。最後都只有在這架馬車上狂奔下去,直至車毀人亡。

顏純鉤斷言,「文革」一定會重來,不但文革,中共終究會將大陸打造成一個軍國主義大國,美中之間必有一戰,世界必有一次大災劫,「大家都坐穩了,繫好安全帶,準備未來的大動盪」。

文章最後說:「希望我看錯了,我只是依書直說,文革也回魂,世上就沒甚麼事不會發生。」

立陶宛退出17+1 中共歐洲戰略失敗

在中共與歐盟關係處於緊張之際,立陶宛5月22日正式宣佈,退出中共主導的17+1合作機制,並呼籲其他成員國一起退出,這凸顯了中共在歐洲的戰略失敗。

立陶宛外長蘭斯伯格斯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政客》雜誌(Politico)表示,17+1的合作構成中共分裂歐盟因素。他呼籲歐盟成員國一致應對中共,27+1才是最有效的形式,當所有27個成員國與歐盟機構一起行動時,歐盟是最強大的。

所謂17+1合作,是北京與中東歐17國領袖會晤的機制。這個機制始於2012年,每年舉行一次,參與的歐洲國家大多來自前蘇聯集團。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指出,所謂的17+1機制,就是中共精心策劃來分裂歐洲的,它的動機是:將17個經濟相對比較落後的中東歐國家變成它的經濟殖民地;並讓其中的11個歐盟國家在投票中影響歐盟對華政策,對抗美國。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立陶宛脫離17+1是中共在東歐戰略失敗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因為中東歐一直是被中共用來邊緣西方的地緣政治的地方。

他表示:「中共來推動17+1的機制,它是更多著眼於政治層面的目的。也就是中東歐很多國家曾經出現社會主義制度的這種因素,那麼它想用這些因素把這些國家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換句話說,這是分裂歐洲、分而治之的一種手段了。」他指出,立陶宛意識到中共經濟利益背後是國家安全的代價後,這就讓中共想「聯歐抗美」的企圖基本上落空了。

他認為,立陶宛的退出預示著17+1的解散。這也會導致那些國家更向歐盟靠攏,甚至還可能與印太民主國家建立穩定互惠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