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本身漏洞百出,達爾文拿出時膽膽突突。比如他無法解釋開花植物的起源,稱之為「討厭的謎題」。他在《物種起源》裏承認:「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說似乎是最荒謬可笑的」,因此他坦白地說:「到目前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駭。」

達爾文28歲那年開始寫第一本物種演變筆記,兩年後即患一種怪病,每天頭痛、失眠,莫名地恐懼與焦慮,這種查不出病理和病源的怪病一直纏身四十多年,直到他離世,連當世名醫都看不好。

達爾文62歲時,攝於1871年。(公有領域)
達爾文62歲時,攝於1871年。(公有領域)

達爾文的妻子埃瑪(公有領域)
達爾文的妻子埃瑪(公有領域)

小時候喜歡編造謊言愛慕虛榮

查理斯達爾文1809年出生於英國什羅普郡什魯斯伯里鎮的芒特莊園。父親羅伯特達爾文是當地小有名氣的醫生,祖父伊拉斯謨達爾文是英國醫學界權威。祖父認為生命起源於海洋,具有內在進化的力量,這種觀點對達爾文產生了一定影響。

達爾文一歲時就接受了當地教堂的洗禮,母親經常帶著他去做禮拜,平時都由嚴厲的姐姐管教他,達爾文平時喜歡看看父親的圖書館、觀察植物。但達爾文從小就有一種強烈的想要博得他人關注的慾望,這種心理會使他常常和小妹妹爭寵,也會使他不自覺地就學會了撒謊。

達爾文在他的自傳中回憶道:「在童年的時候,我精心捏造過很多謊言,其目的常常是為了使人激動。例如,有一次我從父親的樹上摘集了很多貴重的果實,把它們藏在灌木叢裏,然後拚命地跑去散佈消息說,我發現了一堆被偷竊的果實。」

達爾文還曾告訴過一個叫萊頓的小孩說:「我能用某些帶色的液體澆在西洋櫻草和報春花上,就可以產生各種各樣顏色的西洋櫻草和報春花。」這是一個很大的謊話,因為達爾文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試驗。

童年達爾文經常喜歡偷菜園子裏的果實,他爬上屋頂用桿子去打桃、杏和蘋果,有時他要把戰利品送給鄰村的青年人,那些人就稱讚他跑得快,他非常的滿足,全然不知道那些人就是為了得到蘋果才故意誇他的。

遊手好閒 荒廢學業

8歲時,母親病逝。9歲,父親送達爾文和他的哥哥進了一所當地有名望的學校學習古典文化,沒想到達爾文在課堂上就是睡覺,課下卻愛上了打獵和研究化學爆炸,還得了一個叫「瓦斯」的綽號。父親無奈之下讓他進了愛丁堡大學學習醫學,指望他能繼承家業。

結果達爾文又讓父親大失所望,他討厭醫學,對鳥類和海洋藻蟲類等無脊椎動物產生了興趣。達爾文喜歡發表激進的言論和學術觀點,儘管他只是對研究對象做了初步的觀察與分析。對於醫學的厭棄使他最終沒有拿到學位。

達爾文的智力平平,人很慵懶,在學校寄宿期間,經常是一個月洗一回澡,腳臭熏天,但他每天一回宿舍,就用被子把全身從頭到腳都蒙住,臭氣還是散發出來了,他卻對室友撒謊說是附近的一個馬場的騷味傳過來的。

父親因為達爾文的表現很是頭痛,有一回父親忍不住對他大發雷霆:「除了打獵、養狗、捉老鼠以外,你甚麼都不操心,這樣,將來會玷污你自己,也會玷污你的整個家庭。」

18歲時,父親羅伯特把達爾文送進劍橋大學基督學院學習神學,達爾文是自費生,由父親支付這筆學費。這一次,達爾文的表現並不比以前好多少,他加入了一個「貪吃俱樂部」,和一群熱衷於將老鷹、鷺鷥、貓頭鷹等列入菜譜的年輕人廝混。

年輕的達爾文入校時和一些刻苦攻讀的人曾立下了誓言:「遵守所有的法令習俗,堅定地熱愛這所大學,在任何條件下都要保衛它。」但實際上,達爾文除了吃就是遊樂,虛擲光陰。不僅如此,很快他參與了激進份子組織的一次批評基督教的辯論會,使大約50名神學大學生發生了信仰動搖。

杜撰漏洞百出的進化論假說

圖中深色的書本是查理斯達爾文的著作《食蟲植物》。(坎姆登圖書館提供)
圖中深色的書本是查理斯達爾文的著作《食蟲植物》。(坎姆登圖書館提供)

1831年,達爾文從劍橋大學畢業後,得到了一個同年12月27日參加英國海軍「小獵犬號」艦環繞世界進行科學考察航行的機會。開始時,醫生父親和所有的姐妹都堅決反對,後來在達爾文舅舅的勸說下,父親同意了這次航行,也正是這次為時五年的環球航行,使達爾文醞釀了他那毫無科學實據、標新立異的進化論假說。

1837年7月,達爾文在倫敦開始著手整理記載《物種起源》的第一本筆記。1838年,他偶然地讀了馬爾沙士的《人口論》,馬爾沙士認為過剩的人口只有通過貧困、飢餓和戰爭才能得到解決。達爾文如獲至寶,靈機一動,認為整個生物界也都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原則主導下而演化進化出來的。

1859年,《物種起源》發表,在西方引起了巨大轟動,不僅遭到了神學家、哲學家和社會學家們的抵制,也遭到了當時的博物學家們的反對,人們普遍認為,人類是由偶然機緣的自然選擇而進化來的觀點,不僅毫無科學根據,而且會顛覆整個人類的道德理念和信仰基礎,對於人類來說危險至極。

其實,就達爾文本人來說,他拿出這套「自然選擇的生物進化理論」也是戰戰兢兢、膽膽突突。他對於博物學的興趣和研究無可厚非,而把馬爾沙士的社會學理論強行引入自然科學領域而得出的所謂「自然科學」、「真理」,對科學精神實在是一種諷刺。而後來這種進化理論又被悄悄興起的共產主義唯物論拿來利用,包裝自己的反神邪說,恐怕真的是魔鬼禍亂人類的一個系統聯動工程。

進化論曾經被科學證據證明過嗎?達爾文一生也都在尋找化石證據,進化論支持者們尋找了一百多年,但是至今也沒有找到。

從不開花植物到開花植物之間那缺失的一環被達爾文稱為「討厭的謎題」,並且他寫道:「這是一個最嚴重的、足以推翻整個理論的問題。」

原始不開花植物是無性繁殖的,在開花植物中,花粉必須能夠從雄性花葯傳播到雌性柱頭,這種變異得從某時某地的一株植物開始,而那時沒有昆蟲或者動物來傳播花粉,也沒有花朵,因為按照達爾文理論,那些昆蟲或動物都還沒進化出來呢。

將現代的DNA理論分析作為支持進化論的根源更是荒謬,基因突變通常是一種錯誤,是DNA在精確的複製信息過程中的失誤,哪來的進化呢?

1996年,美國賓夕凡尼亞州黎海(Lehigh)大學的生物化學教授貝希出版《達爾文的黑匣子》一書,指出,「達爾文提出進化論時,生物對他來說好比是黑匣子,他完全不明白生物在分子層面的精密組織,以為細胞非常簡單,很容易從無生命的物質演化而來。」

達爾文當年也曾說過:「如果可以證明有任何複雜器官不可能通過無數、持續、微小的改變形成的話,我的理論將絕對失敗。」

實驗證明,人眼睛的瞳孔有如照相機快門,無論在陽光照耀下或在黑夜裏,都能讓足量的光線進入眼球,水晶體表面能自動改變光密度、調整色差等。(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實驗證明,人眼睛的瞳孔有如照相機快門,無論在陽光照耀下或在黑夜裏,都能讓足量的光線進入眼球,水晶體表面能自動改變光密度、調整色差等。(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貝希舉例說,「實驗證明,人眼睛的瞳孔有如照相機快門,無論在陽光照耀下或在黑夜裏,都能讓足量的光線進入眼球,水晶體表面能自動改變光密度、調整色差等。這些複雜的機制連那些自認為熟識眼睛結構的人都驚歎不已。」

「眼睛的複雜結構不可能是通過進化一點一點改變而形成的,因為眼睛精巧的結構,使得任何一個部份的缺失,都將導致整個眼睛功能的喪失。」

難怪當年達爾文也說:「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