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紀元資深記者梁珍遇襲後第6天,傷勢仍然嚴重,雙腿局部腫脹且黑色瘀血繼續返出。各方人士的支持都令她很感動,中共派人在香港公然對守法的女性市民施暴,讓所有人都感到憤怒不能接受。香港曾經引以為榮的優良法治與治安,為何落到這步田地?

著名香港學者、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今年4月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被暴徒砸毀,5月採訪主任出門又在路上遭毆打,這些黑社會的招數都很反映共產黨的本質。與之聯繫的是,中共長期以來的「戰狼外交」,說得不好聽其實就是「爛仔頭」,其狂妄和陰陽怪氣,同樣自證黑社會流氓的格局。

「為什麼會是這樣呢?實際上是有一個很深刻的原因的。」「不是簡單的。」

中共從起家至今 倚重流氓與黑社會不斷作惡

中共不是從後來的什麼時候,才開始與黑社會勾結的。練乙錚指出,它從一開始鬧革命,就很倚重黑社會。

「十大元帥」之一的賀龍就是土匪出身,沒有文化,所以後來做了體育委員會主任;總司令朱德也公開承認,他是「哥老會」(民國三大幫會組織之一)成員;鄧小平的父親鄧文明是四川「哥老會」的一個頭目,所以鄧小平其實是流氓地痞出身。他從中共的文獻裏看過,朱德透露,中共的秘密組織不是從蘇聯學來的,而是從「哥老會」那裡學來的。

「『哥老會』的人又叫作『袍哥』,其實他們很有趣的,他們入會的時候或者開大會的時候,有些人要升級的話,他就換袍,就是將這一種袍換上另一種袍。他就步步升級,用這樣的方法來表示身分,在那個黑社會裡面,所以他們叫作『袍哥』。」

他說,文革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主角「深入虎穴」,說白了就是去統戰黑社會的故事。

「共產黨那個起家的過程,很大程度上是流氓地痞,是這樣的人。那毛澤東就很注重,將他們招納進去共產黨,做什麼呢?做炮灰嘛。你紅軍哪裏來的?如果那些人有飯吃有田耕有工作做,怎麼會落草為寇?中國人都說了好鐵不打釘,好仔不當差。」

那麼紅軍做什麼呢?根據共產黨自己的文件、《大公報》和民間口述,當年蘇聯支援中共紅軍,「給一些金銀珠寶,還有一些鴉片煙給共產黨,然後共產黨拿了那些鴉片煙,那些金銀珠寶之後呢,就走去上海那裏賣,賣了就變成現金,然後支付那些軍費。」「所以它整個軍隊,無論整個軍隊和後來的黨,裡面的高層領導都是黑社會。」

「《毛選》裏面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分析中國的各個階級的狀況,其中有一個階級叫作『流氓無產者』,或者叫作遊民,就是諸如此類的三流九教,是在社會邊緣的那些人,就是土匪、賊那樣的人。那就招納他們進去共產黨,鬥地主那時候,哪些人鬥得最狠最勇?不就是這幫人嘛。那這一幫人呢,大家看一下那些資料,1949年之後那幾年,黨員數目急速膨脹。」

他指,後來的反右和文革中,出來搞事的還是這一幫人。他們一路升官,到了1978年以後改革開放,鄧小平說「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哪些人先富起來?幹部下海嘛,又是這一幫人嘛。這幫人升到很高級了嘛。」

「無論在哪些環節,黨的環節裏面、軍隊的環節裏面、資本家的環節裏面,全部是這樣的人,是那個洞鑽出來的。」「那些頭頭現在就在國際上面耍流氓,不就是這樣的原因嘛?」

他舉例說,看看中共跟香港的三合會、澳門的黑幫都打得火熱,二者是非常接近的,可以說是兩位一體。事實上,香港警方4月抓捕了8個襲擊法輪功真相點的人,其中6個有案底和幫會背景,這些人好像是有恃無恐的。「它(共產黨)依賴黑社會,結果黑社會吃回它。」

他強調,共產黨1949年前是秘密組織,現在仍然是秘密組織,因為中國所有的社團都要在政府註冊,而共產黨是沒有註冊過的,「它是高於政府的,它是黑社會。所以我們今天才看到它這樣的品行。」

中共把在大陸「抄家」搬到香港

對於香港保安局局長凍結黎智英持有的壹傳媒3億股份和其它資產,練乙錚說,1949年之後,就有很多中共不喜歡的人,被掃地出門和抄家,全部是用這樣的方法。現在它把這一招搬來了香港。「第一單可能就是黎智英,接著很多人可能就會陸陸續續地抄家的了,誰不聼它的話就抄家。」

「馬雲不聽它的話,都抄家了。比較聽它話的馬化騰,大家的罪名都一樣,一個就罰一百億,一個就罰一百萬,是什麼原因?這個很明顯是它用那些對付敵人,用抄家的方法來對付這些它不喜歡的人。那麼香港就出現這樣的情況。」

他預計,香港的情況可能會越來越惡化,大陸對於香港的管治會越來越嚴厲,「大家為了安全起見,都不要這麼的出風頭,那麼拚命,只能說,(現在)真的是風頭火勢的。你看它可能遲點,它在國際上的形勢不行的時候,它可能會放鬆點,到那時候再繼續抗爭也不遲。反正共產黨已經是日漸走下坡路。」

中國人口老齡化不適合打仗 中共虛張聲勢

「它最近出的那個人口調查,老化得很厲害,而且它說人口在增加,你相信它嗎?它現在不夠13億了。你看它跟以前的數據都不相符的,在撒謊。所以我估計它在人口這方面是不行的。」

他覺得,中共會因此而顧慮,不敢打仗,因為通常戰爭是人均年齡低的國家發動的。「中東那些國家的平均年齡很低的,很年輕。那些年輕人沒地方去發洩,爛命一條,又沒有工作,又沒有書讀,就跑去做那些恐怖份子。」

「如果你的國家的平均年齡一直在老化的時候,就沒有那麼多兵源。」「一般人口,它現在還在撒謊說還在增加;但是勞動人口它已經承認在減少。所以我們看到,它人手是很短缺的,連生產都找不到人,還說去打仗?」

所以他相信,中共現在在國際上、在台灣海峽是虛張聲勢。因為它處境很糟糕,並且害怕世界各國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問題上找它算帳,所以就凶巴巴,表現得很凶、很厲害的樣子,來嚇唬國際上的人。

我估計它不敢打的。它瘋起來的時候,可能那些下級的人以為上面想打,擦槍走火就有可能。但是我估計,最高層根本就沒有這個意圖。」

世界已明白中共邪惡本質 開始提防反擊

美國政府制裁中共的政策不斷發表。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當天,制裁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成都前610辦公室主任余輝;經證實,美駐華大使館又停發了包括公安部、國安部在內四大部門中共官員子女配偶的簽證。練乙錚估計,這不是拜登上台與否的問題,而是西方國家,無論哪個黨派,無論哪個人和政府,都已經陸續明白了中共的招數,他們必須提防。

「過去來說,無論法輪功受了多少苦,西方都好像不太關注。不要說西方了,甚至中國,一般香港人當時也不是很關心,直到共產黨殺來這裏,2014年之後才陸續關心法輪功。西方同樣也是這樣:「哇!這麼嚴重,然後就關注被中共打壓的一些群體,包括法輪功、香港人、新疆人、西藏人等等,才有一些政策去制止它們。」

他想,西方都看到了,過去這麼多年,中國國內群體受中共的苦太多。如果再不止住共產黨的膨脹和滲透,他們的國家很多方面也會被它控制。許多中共派出的科技人員,在美國研究院、大學、包括一些高科技公司任職,現在陸陸續續一個個地被抓出來了,被趕回國或者坐牢。

「西方看得到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頭兒說,差不多每10個小時就開一個新的檔案給中國的特務。你想想,這麼嚴重,拜登怎麼可以不出手啊?」

香港所有市民被打壓 才懂得法輪功受的苦

事實上,香港媒體過去多年都迴避法輪功問題,無論多大的新聞都視而不見。現在明顯好轉,這次記者梁珍被襲,雖然有本地電視台故意不報道,但已經有很多港媒和網民紛紛報道或聲援,讓香港市民都知道了這件事。同時,美國國務院的反應非常迅速和強硬,指打記者是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要全面調查。

他說,在香港,過去法輪功常年揭露中共迫害,其他人多心存僥倖,認為自己都沒事,可能是對方不走運吧。「當所有的人都被它打擊的時候,任何反對派都被它抓去坐牢、虐待等等,他們就有一種同病相憐,以前不知道那種痛苦,現在打到他身上。」

練乙錚是香港傳媒界,最早在專欄裏讚大紀元消息準確、關注到法輪功貢獻的人。他說,那時他一直都在觀察中國的政情,真真假假有很多消息,但他發覺當時法輪功的消息是很準的,所以就開始重視,也不怕《大公報》罵。「對的我就講,不對的我就提出來批評,都是這樣的。」

「不管你什麼宗教,什麼文化背景。都被它打壓的時候,人們就會看清楚,嘩!還有人比我們更慘,一直都是這麼慘的!所以就有了這種同情心。我發現法輪功的那個歷史,被共產黨欺負得很厲害。」

他說,香港現在是黑、白、紅三道合流,其實是恐怖的,大家真是要小心,他提醒梁珍出門真的要找人陪伴,「天會收它們的,遲早的這個是」。@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