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兒童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的理由是甚麼?支持這一舉措的數據和科學依據在哪兒?我們沒看到,而且我們認為這很危險。

為甚麼推動給6個月大的嬰兒或10歲的兒童接種一種實驗性疫苗,而這種疫苗將基因編碼送入人體細胞,引導細胞產生病毒的一部份(棘突蛋白)。沒有安全性數據,只是基於未達到評估疫苗安全性所需時間要求的臨床試驗。

為甚麼將我們的孩子置於這種風險中,他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通過交往的方式自然而無害地被感染。

這是不合邏輯、不合理和無根據的,而且我們認為,專家的立場是荒謬的,他們本應該知道得更清楚。

有甚麼風險?

(美國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科茨(Anthony S. Fauci)博士給兒童(6個月至11歲)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的建議沒有依據。兒童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風險非常低,特別是患重症的風險,而且兒童不會傳播病毒。美國兒科學會的最新數據顯示,「在所有新冠死亡病例中,兒童佔0.00%~0.19%,10個州報告的兒童死亡人數為零。在報告的各州中,所有兒童新冠病例中,死亡率是0.00%~0.03%。」

另一個例子是,在法國阿爾卑斯山進行一項高質量、完整研究,調查COVID-19(中共病毒)的傳播。他們追蹤了一名受感染的兒童,該兒童去了三所不同的學校,並與那裏的其他兒童、教師和不同的成年人進行了互動。儘管密切互動,但沒發生二次傳播的情況。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和其他健康專家一年多前就掌握了這些數據。

2021年1月,瑞典研究人員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發表了一篇關於瑞典1至16歲兒童及教師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論文。在瑞典近200萬在校兒童中,在沒有要求戴口罩的情況下,沒有出現新冠死亡病例,只有少數傳染病例,需要住院治療的人數也極少。

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基於一個1,000萬人口的樣本,在所有1,174個密切接觸的個案中,並沒有發現由陽性無症狀者導致的無症狀傳播的情況。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提出了這一說法,即無症狀傳播是罕見的。無症狀傳播是用於強迫兒童接種疫苗的關鍵原因。科學發現與這一提議的強制政策相背離。

不僅沒有證據支持兒童以任何途徑傳播病毒,從而有必要接種疫苗的說法,而且還有直接證據表明,他們根本不會傳播這種病毒∕疾病。這一點已經在學校環境中得到證明,並有論文發表出來。

兒童如果被感染,通常無症狀。大家都知道,「無症狀感染者」不是大流行的驅動因素。

在這方面,兒童顯然不是COVID-19(中共病毒)感染的關鍵驅動因素,這與他們是季節性流感的驅動因素不一樣。

在極少數兒童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情況下,兒童重症或死亡的情況非常罕見。重申一下,教師沒有從兒童那裏感染病毒的風險(反之亦然)。

兒科文獻表明,兒童感染新冠的風險非常低或極其罕見(接近零),這已經是定論。

權衡利弊

兒童不應該像成年人一樣,在沒有仔細權衡利弊的情況下,被要求接受同樣的政策。當然,不管有沒有要求戴口罩、封鎖、接種疫苗、治療、保持社交距離,或者任何其它可能開發出的藥物或政府機構可能強制實施的措施,零風險是不可能的。

對於幾乎所有20歲以下的人群來說,感染新冠的風險非常小,而對於兒童來說,死亡風險基本接近於零——這是我們所能達到的最接近於零的風險。

因此,從成本和效益的角度來說,使用基本上未經測試的疫苗只有風險,實質上沒有效益。

全新而且幾乎沒有經過試驗的疫苗所帶來的未知和嚴重副作用的潛在風險——事實上——是完全未知的。

這是因為以前幾乎沒聽說過一種疫苗能如此迅速地推向公眾。這並不意味著不應該接種疫苗。

我們當然不是反疫苗主義者,兒童當然應該接種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等疫苗,因為這些疫苗幾十年來對發病率和死亡率有巨大影響。對於因新冠而死亡或有重症風險的人群——中老年人或有其他慢性疾病的人,如嚴重的呼吸道疾病、心臟病或免疫問題——使用一種新的、幾乎沒有經過試驗的疫苗不僅是合理的,而且可能是最謹慎和負責任的做法。

令人費解的是,最近出現了一連串支持兒童接種疫苗的言論。當然,這也意味著實驗性疫苗在大規模引進和使用前必須在兒童身上進行測試。

Moderna公司最近宣佈,它正在美國和加拿大開始一項針對6個月至11歲兒童的mRNA疫苗研究,這是擴大成年人之外的大規模疫苗接種運動的最新努力。

Moderna公司首席執行官斯蒂芬班塞爾(Stephane Bancel)表示:「這項兒科研究將幫助我們評估COVID-19(中共病毒)候選疫苗,在這個重要的年輕人群中的潛在安全性和免疫原性。」根據我們在此討論的文獻,很明顯,他的說法是十分錯誤的。令人震驚的是,我們了解到Moderna公司已經開始注射。

這確實是一個風險管理的問題,家長們必須認真考慮,COVID-19(中共病毒)對兒童的危害遠低於流感。

父母必須表現勇敢,願意平衡利弊,然後捫心自問:「如果我的孩子幾乎沒有(染病)風險,嚴重後遺症或死亡的風險接近於零,打疫苗沒有任何好處,但是疫苗可能有潛在和未知的危害(已經有報導稱成年人接種疫苗後有副作用),那麼為甚麼要讓孩子接種這樣的疫苗呢?」

慎重行事

我們寫這篇文章是呼籲父母們慎重行事。這實際上是關於風險管理的決定,我們作為自由人,為人父母,可以在美國做出這樣的決定。要記住,年幼的孩子沒有適當的知情同意權(患者表示自願進行醫療治療的權利)。這是一個重要的道德問題。

12歲以下兒童的死亡率接近於零。我們已經給孩子戴上了口罩、關閉了學校、把他們關起來,由於這些政策,致使成年人和孩子的自殺率激增,而現在我們試圖用一種實驗性的疫苗為兒童接種,我們沒有關於疫苗長期危害的數據。在我們看來,這很不安全。

這甚至不是關於疫苗對孩子是否安全;問題是,接種疫苗沒有根據。在我們看來,CDC和像科茨博士這樣的專家在封鎖、關閉學校、強制戴口罩和其它限制措施方面是錯誤的。

當我們開始走出懲罰性和不健康的封鎖和學校關閉的痛苦時,這些措施給我們的社會造成了徹底的混亂。

家長們現在必須挺身而出,要求衛生官員和疫苗開發商(以及這些疫苗開發的任何利益實體)為給他們的孩子接種疫苗給出理由。家長們不要簡單地接受這一點,因為沒有可信的理由。強迫這些人給出自己的理由,如果他們做不到,如果在你自己的風險管理評估中沒有意義,那就不要這麼做。

這不像給孩子們買鞋,如果打疫苗出了甚麼問題,他們可能會終身患有嚴重的疾病和殘疾,甚至死亡。我們還沒有做過安全性測試,也沒有任何提議的研究能夠收集到所需時間的數據。樣本的大小永遠無法彌補時間。

記住1955年脊髓灰質炎疫苗災難和卡特事件(Cutter incident);記住2017年的登革熱疫苗(登革熱)和危險的血漿滲漏綜合症,疫苗對那些以往未受感染的兒童構成了風險;記住2009年的H1N1疫苗和嗜睡症;記住1960年代的RSV(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記住1960年代的麻疹疫苗和對兒童的影響;記住1977年的百日咳疫苗,等等。

此外,認為病毒「變異」可能導致兒童感染並傷害他們的說法是荒謬的,這種說法是沒有根據的。對於那些試圖用不合邏輯和荒謬的說法來嚇唬家長的人,即變異可能會出現致命毒株,我們會認為這些人不過是在使用「可能」、「可以」和「或許」這類字眼。我們找不到支持這種說法的證據。這只是無端的猜測!

這樣的說法不科學,基於這樣的說法做出的決定也不是基於證據。我們需要看到實際的科學研究,而不僅僅是經常無厘頭的媒體醫學專家的無端猜測。

令人擔憂的是,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棘突蛋白本身可能有致病性和致命性,注射完整的棘突蛋白或mRNA來複製基因編碼,其潛在後果不能不讓人擔心。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兒科醫生帕特里克惠倫(Patrick Whelan)博士也表達了同樣的嚴重關切。

他寫道:「我擔心的是,旨在產生對新冠棘突蛋白免疫的新疫苗(包括Moderna和Pfizer的mRNA疫苗)有可能對大腦、心臟、肝臟和腎臟造成微血管損傷,目前還沒有評估這些藥物的臨床安全性的試驗。」

惠倫在2020年12月給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信中說:「在這些疫苗被廣泛用於人類之前,評估疫苗對受試者心臟的影響是很重要的……接種過疫苗的患者也可以在三角肌區皮膚活檢中檢測遠端組織損傷……

「通過對人群進行免疫來迅速遏制病毒的傳播非常重要,但如果由於未能在短期評估基於棘突蛋白的疫苗對這些器官的非預期影響,導致數億人的大腦或心臟微血管受到長期損害,那將會更糟糕。」

有專家指出根據統計數據,兒童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風險非常低,特別是患重症的風險,而且兒童不會傳播病毒。(shutterstock)
有專家指出根據統計數據,兒童感染COVID-19(中共病毒)的風險非常低,特別是患重症的風險,而且兒童不會傳播病毒。(shutterstock)

未來之路

兒童應該正常生活,如果接觸到COVID-19(中共病毒),我們可以放心,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兒童將沒有甚至只有輕微的症狀,同時自然而然地獲得免疫力,這種免疫力肯定優於疫苗引起的免疫力。這一途徑也將加速發展急需的群體免疫,對此已有很多研究。

允許兒童與兒童之間的日常互動,無害和自然的接觸。這不僅會推動適應性免疫,而且會讓孩子們對病毒本身的任何變異有更強大的保護。這也將使孩子們的免疫系統每天都得到鍛鍊和調整,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使他們遭受長達一年的封鎖和學校關閉而削弱免疫力。

我們這樣做的同時,也大力保護那些身體虛弱的老年人,一般的老年人,以及那些有共存性疾病和肥胖的人。我們必須對療養院和其它類似的聚集場所(包括工作人員,他們通常仍然是感染源)採取嚴格的保護措施。更好的科學方法是根據年齡和已知的風險因素採用更「有針對性」的保護措施,特別是兒童。

我們要求CDC和其他政府機構發言人澄清這一迅速增長的社會風險。我們要求儘快停止對兒童進行疫苗測試。這不僅基於大規模接種疫苗可能帶來的風險,更具體地說,因為正如我們所說,兒童根本不需要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

此外,我們要求政府機構在對這一人群進行另一項疫苗「緊急使用授權」之前,闡明此類疫苗對兒童的風險效益。

最後,我們仍然對目前使用的疫苗的安全性持懷疑態度,因為FDA發佈了緊急使用授權,並未批准《生物製品許可申請》。這讓我們深感擔憂,因為安全性尚未得到充份評估,這基本上意味著目前所有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的人都處於大規模三期試驗中。療效和安全性結果將在兩到三年內揭曉,而長期的副作用可能要更長時間。

讓兒童服用未經測試的緊急用藥,意味著不用這種藥物兒童會面臨可怕的風險。沒有數據支持(中共病毒會帶來)這種潛在的風險,任何醫學專家做相反的暗示都是奸詐的行為。現在是政府機構和他們的醫療專家停止混淆視聽、向公眾坦白的時候了,特別是當涉及到我們的孩子時。

如果有可信的依據,如果有證據,那就把證據拿出來讓我們看看,但在那之前,請不要傷害我們的孩子。

作者簡介

保羅亞歷山大(Paul Elias Alexander)博士在循證醫學和臨床流行病學方面受過全面的訓練,同時。他曾在英國牛津大學、多倫多大學、安大略省漢密爾頓的麥克馬斯特大學接受研究生教育,並在唐納德亨德森博士(Donald Henderson,美國流行病學家,他領導了全球對抗天花的戰爭,並最終在1980年消滅了天花)的指導下,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接受過一些生物恐怖主義流行病學的培訓。

霍華德特南鮑姆(Howard Tenenbaum)博士是西奈山醫院的首席牙醫,同時也是該醫院口腔科研究部門的負責人。帕爾韋茲達拉(Parvez Dara)醫學博士是新澤西州湯姆斯河市(Toms River)的腫瘤學家,他還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他在愛德華國王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學位,從醫二十多年。

原文Children Must Not Be Vaccinated for COVID-19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