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市案被叫停以來,螞蟻集團一再面臨監管機構打壓。不過,據近期報載,螞蟻一躍成為央行在開發數字人民幣技術平台的戰略合作夥伴。分析認為,中共官方要民營金融科技公司在技術上助攻,以順利推出數字人民幣。

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所長林士傑對美國之音表示,透過與大型零售企業的試點合作,央行才能進一步找出數字人民幣在實際運作時,所面臨的系統安全性或商業程序等問題,並據以強化法規和監管面的措施。因此,他說,下一階段的零售業務會是數字人民幣的成敗關鍵。

換言之,央行在技術、市場都要靠民企助攻,其數字人民幣才能順利推出。但未來若數字人民幣坐大,首先搶佔到的就會是螞蟻的支付寶或騰訊的微信支付所擁有的市佔率,這對螞蟻等科技巨頭來說,不是被賣了還得幫忙數錢嗎?

林士傑表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分佔中國電子支付市場約54%和40%,這麼高的壟斷率,已犯了官方的大忌。且兩大企業從民間所累積到的資金池之高,若聯手起來,官方也擔心會「成為中國的第二個央行」。

林士傑認為,短中期內,因部份消費者和企業對私隱的重視,官版數字人民幣要瓜分支付市場的難度很高。而且數字人民幣也有待建立商業生態體系。因此,支付寶、微信支付與數字人民幣三分天下的局面,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螞蟻被逼合作 仍有利可圖

林士傑說,中國民營企業為了整體的生存,兩相權衡下,還是得跟官方合作。以螞蟻集團為例,支付業務雖佔其營收三成六,但最大宗的營收還是來自微型貸款,約佔四成。而且,微貸、理財(餘額寶)和保險的利潤都比支付業務來得高。

因此,他說,若螞蟻拱手讓出一點支付業務的市佔率給官方,來換取其在微貸、理財和保險上的營運空間,這對螞蟻來說,或者還是有利可圖。

不過,除了支付,林士傑認為,中共官方下一步會繼續瞄準民企的數據、信用、徵信和信評等業務,可能以設立國企或直接入股的方式,來增加科技巨頭的國有化程度,甚至收歸國有。

香港智易東方證卷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藺常念對美國之音說,監管當局已告訴螞蟻,要把大數據送給央行,「你不能為自己享有。那就是,天大地大不過共產黨大。」

數字人民幣影響力有限

不過,美奇金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研究部負責人楊思安認為,市場過份誇大了數字人民幣的影響力,以為這是截然不同的貨幣,但其與實體幣並無不同。目前人民幣在國際的流通率,只佔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幣值的2%,這是因為北京根本不想讓人民幣在國際上流通。

楊思安對美國之音說,因各國使用紙鈔比例越來越少,數字貨幣已是全球趨勢。央行推出數字人民幣目的在於金融監管,而非與民企或其它貨幣競爭。

她認為,未來數字人民幣只會扮演引擎和後台的角色,前台還是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等。雖然央行會要求兩大平台透過其數字人民幣來結算。對電商而言,多一種支付系統,也不是件壞事,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