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紐約市市長魯迪·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5月3日否認聯邦特工對他違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的指控,他告訴霍士新聞,聯邦調查人員「試圖陷害」他。

聯邦調查人員上周持搜查令突襲朱利亞尼在紐約市的公寓,並查獲電子設備,指控他涉嫌在2019年代表烏克蘭官員游說特朗普政府、違反法律。

朱利亞尼曾擔任特朗普的私人律師,處理過許多敏感和棘手的事務。

朱利亞尼稱,上周聯邦特工對其公寓的突襲是一種「失控」行為。

「大約早上6點,有人敲我的門——非常大的敲門聲,外面有數不清的聯邦調查局特工」,朱利亞尼告訴霍士新聞。

「通常情況下,一個曾擔任過前美國律師、檢察官、市長、副檢察長的人,通常他們會收到一張傳票——而不是突擊搜查他們的家。」朱利亞尼說。

「他們只會突擊檢查唐納德·特朗普的律師。」朱利亞尼繼續說:「除了特朗普的律師外,我想不出還有哪位的律師被突擊檢查過。特朗普是一個特殊的類別,因為他沒有憲法權利(意思是,特朗普的憲法權利被非法剝奪了。)」

朱利亞尼介紹搜查時的情況。「他們給我看了一份搜查令,該搜查令是為了找我公寓裏的電子產品,理由是涉嫌違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說我)代表一位不知名的烏克蘭官員卻沒有進行外國代理人登記。」朱利亞尼說。

他表示,他從未擔任過外國代理人,並對此指控感到「震驚」,而過去他一直主動提出要與紐約南區的美國檢察官辦公室討論這些指控。

「我做了51年的律師,我曾經管理過那個辦公室」,朱利亞尼說,他以前擔任過紐約南部地區的美國檢察官。

「我了解刑法,我沒有違法。」朱利亞尼進一步說,他也「非常了解FARA」,並有「完全遵守」FARA。

「我的合同中有條款規定,我不會充當外國代理人,我想向當局展示這些文件,這樣他們就會停止他們一貫以來的非法洩密調查」,朱利亞尼說。

逮捕令說,懷疑朱利亞尼在代表烏克蘭進行游說時違反了FARA。FARA要求個人如果作為外國代理人行事,必須通知國務院。

美國媒體之前報道說,聯邦檢察官提出的一個說法是,朱利亞尼尋求解僱前美駐烏克蘭大使的行為是在烏克蘭官員的要求下進行的,目的是跟烏克蘭換取拜登父子的破壞性信息。如果存在這樣的交換,朱利亞尼即使不涉及經濟支付,也可能違反聯邦游說法。

在特朗普推動調查對拜登及其兒子亨特涉及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腐敗案中,朱利亞尼作為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是核心人物。亨特曾是該烏克蘭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跟朱利亞尼合作的烏克蘭人列夫·帕納斯(Lev Parnas)和伊戈爾·弗魯曼(Igor Fruman)已被指控向各種美國競選團隊輸送外國資金,以獲得對候選人的影響,違反競選財務規定等罪名。

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有對朱利亞尼的指控。

朱利亞尼告訴霍士新聞,他和律師最新一次是3月4日,在讀到有關他的報道後,聯繫紐約南區的檢察官辦公室,要求向他們提供材料。

「我說,『如果你們有顧慮,請給我一個機會向你們證明這不是真的,』」朱利亞尼說。「他們從未同意,也從未停止洩密。」

朱利亞尼補充說:「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我試圖代表客戶影響政府。」

朱利亞尼告訴霍士新聞,由於他作為特朗普的私人律師,他決定「最安全的做法」是將所有烏克蘭客戶介紹給維多利亞·托辛斯(Victoria Toensing)律師。

據悉,聯邦調查局已經訪問了托辛斯。一位熟悉情況的消息人士說,托辛斯交給聯邦調查局一部電話,但特工沒有搜查她的家。

該消息人士還告訴霍士新聞,托辛斯被告知她「不是調查的目標」。

朱利亞尼稱,調查本身是受「對特朗普總統的恨」的刺激,FBI才這麼做的。

「他們已經無法控制他們的理性思維或體面,在對特朗普失常綜合症驅使下,他們有嚴重的、嚴重的道德問題」,朱利亞尼說。

「他們正在試圖構陷我」,朱利亞尼告訴霍士新聞。「他們在試圖找尋一些他們可以變成(我)犯罪的東西,一些技術上的違規,一些我犯的錯誤,把他們全部帶走。」

至於調查的任何下一步,朱利亞尼說,他的律師羅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會代理,他也一直在向哈佛大學法學教授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諮詢。#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