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是中共體制內的開明派。1981年6月,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上,胡當選中共中央主席。1982年中共十二大後,不設中共中央主席,胡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1987年1月,胡被迫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但在1987年10月的中共十三大上,胡仍當選中共政治局委員。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胡耀邦是支持鄧小平進行改革開放最得力的幹將之一。胡主要做了三件大事:第一,平反冤假錯案;第二,主持「真理標準大討論」;第三,開啟改革開放進程。

1989年4月8日,胡耀邦在出席中共政治局會議時,突發大面積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於4月15日去世。

胡耀邦被趕下台

1986年12月,中國大陸出現文革結束後的第一次全國性學潮。

起因是中國科技大學的學生不滿合肥市西市區人大代表選舉,抗議中共不遵守「新選舉法」、干涉基層民主選舉,聯合安徽大學等高校4000多名學生走上街頭,發起「要求進行民主選舉」的遊行示威。之後,湖北、上海、江蘇、浙江、黑龍江、北京等地高校的大學生,紛紛上街,舉行示威遊行。

此次學潮被平息後,中共發起「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在鄧小平主導下,胡耀邦經歷了中共元老等七天的批鬥後,被趕下台。

胡被趕下台的四個原因

第一,在軍隊問題上「妄議」。

這個說法是筆者1996年春在北京玉泉山訪問中共元老薄一波時,第一次聽薄一波親口說的。當時,我作為「中共黨內監督條例」起草小組成員,隨中紀委副書記徐青等到玉泉山,徵求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的意見。

談到胡耀邦下台的原因時,薄一波說,主要是胡在軍隊問題上說了不該說的話。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因為中共一直強調「槍桿子裏面出政權」,誰掌握了「槍桿子」(軍權),誰就是中共真正的老大。雖然中共也講「黨指揮槍」,當時,胡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但胡指揮不了「槍」。「槍」掌握在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手中。

在中共體制內,軍隊是一個獨立的系統,軍隊的事,只有掌握軍權的人說了算,其他人不得干涉,包括沒有擔任軍隊職務的中共中央總書記、地方官員,以及其他政府部門官員。如果胡在軍隊問題上說了令鄧不高興的話,是為「大忌」。

第二,被指逼鄧小平退休。

據原《炎黃春秋》總編輯楊繼繩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介紹,1985年5月,胡耀邦接受香港《百姓》雜誌主編陸鏗長達兩個小時的採訪。陸鏗回香港後,發表了長達兩萬字的《胡耀邦訪問記》,讚揚胡耀邦,批評中共保守勢力。這篇訪談在中共高層引發軒然大波。鄧小平對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說:「陸鏗打著奉承耀邦的幌子來反對我們。」「這幾年我如果有甚麼錯誤的話,就是看錯了胡耀邦這個人。」從這時起,鄧對胡的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開始想把胡換下來。

另有一個說法,1986年夏,鄧小平找胡耀邦談話,就中共十三大的人選提出自己的看法。鄧說:「我全下,辭去軍委主席,你半下,接我的軍委職務,紫陽也半下,去當國家主席,總書記和總理都讓年輕人去做。」對於鄧的這個說法,胡沒有細想:到底是鄧在試探他,還是鄧的真實想法。胡信以為真,內心高興,管不住自己的嘴,很快將這次僅限於鄧、胡之間的談話洩露出去了。

這段話傳到中共元老、時任中共中央黨校校長王震的耳朵裏後,王震很生氣,在中央黨校公開說:「誰讓小平同志退休,誰就是『三種人』(指「文革」幫派分子等)。」「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關雲長廟裏的那個周倉,我手裏就是有那麼一把大刀……」王震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中共老幹部的想法。鄧小平帶頭退休,這一幫七老八十的老幹部都必須跟著退休。權和利緊密相聯,沒權了,利必然受影響。一時間,胡耀邦洩露出來的這段話,被傳得到處都是,越傳越亂,最後居然成了「胡耀邦逼宮」之說。

第三,反腐敗得罪不少高官。

據原毛澤東的秘書李銳講,1985年,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的長子胡石英,因經濟詐騙被判刑,這個案子是經中央書記處討論一致通過、胡耀邦批准的。當時,趁胡喬木夫婦在外面開會,由中紀委副書記韓天石帶隊,在胡喬木兒子的床下搜出一麻袋的人民幣,才落實定案,這是韓天石親口跟我說的。為此,胡喬木常在鄧小平面前絮叨,說胡耀邦的壞話。胡耀邦的下台,胡喬木在其中起了作用。

雖然胡石英只判刑一年半,且不久就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出獄,但是,這件事在中南海還是引起很大震動。因為中共元老子女利用父輩的權勢「先富起來」的,絕不止胡石英一個,而是一批人。胡耀邦此舉再次引起中共元老的不滿。

據一位曾在(前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身邊工作過的人說,當時中共黨內老人一度人人自危,最典型的是時任國家主席李先念,警告身邊人士和子女:胡耀邦這個人六親不認,你們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也沒有辦法。

中共元老原本想讓胡在198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三大上正常退休。但是,胡石英事件讓他們感到胡耀邦是一個必須清除的障礙,等不到十三大,就逼迫胡提前下台。

第四,被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

甚麼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就是與鄧小平提出的「四項基本原則」有衝突的言行。

1978年12月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發起改革開放。但是,鄧給中共的改革開放劃了一個框框,就是必須「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即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

其核心是堅持馬克思主義,這是中共的根本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的價值觀與資本主義的價值觀是根本對立的,這就決定了中共的內政外交必然是反資本主義的。

但是,中共打開國門後,許多官員和學者出去一看,發現資本主義國家的教育、科技、經濟、軍事等都比中國強很多。於是,不少人提出,在引起西方先進技術的同時,也要學習西方的政治、制度、文化等。

上世紀80年代,學習西方很流行。胡耀邦的一些言行對此起到重要推動作用。1986年6月鄧小平重新提出搞政治體制改革後,胡耀邦就此發表了很多講話。從中央領導到學術界,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各種意見、方案、建議都提出來了。所謂「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言論也多起來了。

1986年12月學潮出現後,鄧等中共元老一起向胡發難,一個重要理由是,胡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

下台後的壓抑與恐懼

胡耀邦的女兒滿妹回憶說,父親下台後,許多老朋友、老同事、老部下想到家裏來看望,他一一婉言謝絕了,怕連累了人家。「十幾個月裏,他足不出戶,終日不語……除了讀書思考,總是長久地沉默著,獨對晨曦和落日。」

胡的身體每況愈下。1988年末,胡到湖南休養過一段時間。滿妹寫道:「1988年11月20日晚,父親獨自坐在餐桌前,有滋有味兒地吃著—碗自己用小勺加了些辣椒油的清淡麵條。身邊的工作人員看到父親吃得那樣津津有味,露出了由衷的笑容。他們後來才知道,那天是父親73歲生日。可是我們誰也沒有料到,那竟是他過的最後一個生日,而且是又一次單獨度過的。」

1988年12月10日,在長沙,胡突然發病,體溫高達40度,而且持續不退;血壓從120/70毫米汞柱直降到80/50毫米汞柱;心跳快,心律不齊,並出現了頻繁的期前收縮。從湖南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趕來的專家們初步診斷:感染性休克、心房纖顫,建議住院治療。這個診斷對於老年人來說是很重的,處理不好,可以致命。

然而,胡堅持說:「不要緊,我的病不重,過兩天就會好,不要麻煩太多的人。」醫生只好就地治療。直到第二天凌晨過後,胡的心房纖顫漸漸消失,血壓開始回升。第三天下午,體溫降至正常。

胡的秘書劉崇文回憶說,直到下台後,胡總覺得這件事可能還沒完,他還沒有得到真正的寬恕和原諒。他下台前後,鄧小平曾對他說,你的問題揭到哪裏算哪裏,讓大家揭。還說:你總覺得我妨礙了你,你老想樹立自己的形象。

胡想寫回憶錄,但是,對於黨內鬥爭「心有餘悸,尚存畏懼,頗多顧忌」。「日常的交談中,他儘量迴避提到(鄧)小平和陳雲,萬不得已時,也從不直呼他們的名字,而是用摸右邊耳朵代表指小平,摸左邊耳朵代表指陳雲,可見其之噤若寒蟬。」

劉崇文總結說:「身體不好,心有餘悸,思想壓抑,三者互為因果,互相影響,惡性循環,最終導致心臟病突發而去世,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結語: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百年中共居然沒有建立起一個正常的權力交替制度。中共黨魁的變更,常伴隨激烈的內鬥。1976年中共獨裁者毛澤東去世後,發生了抓捕毛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事件,華國鋒得以繼任中共黨魁。之後,華國鋒被鄧小平趕下台。接替華國鋒的胡耀邦,再次被鄧小平趕下台。接替胡耀邦的趙紫陽,也被鄧小平趕下台。

時至今日,中共黨魁習近平最擔心的事,仍然是不知道甚麼時候被趕下台。2020年3月,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轉發一封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去留問題的公開信。信的最後說:「對習近平執政以來工作的評價,其重要性不亞於打倒四人幫。」這封信可能讓習非常不安,以至於習把「政治安全」常掛嘴邊,實際上是擔心他的「權力安全」和「性命安全」。

縱觀170多年的國際共運史和100年的中共黨史,中共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權力更替制度來,必將在激烈的內鬥中走向最後解體。#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