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上台後,通過鐵腕反腐瓦解江澤民派系,削平其政治山頭;為解決經濟困局,習當局又不斷清理中共權貴掌控的各大利益地盤。不過,中共殘酷內鬥從未停止,權力和利益的爭奪令中共高層繼續分化,就連紅二代內部也公開分裂。有跡象顯示,胡耀邦後代及鄧小平之子等紅二代皆與當局「分道揚鑣」。

胡耀邦後人被逼遷 

近期,港媒消息說,中辦要收回位於北京西城區會計司胡同25號的胡耀邦故居,自前年初胡耀邦的遺孀李昭去世後,該故居就由胡耀邦的小兒子胡德華居住。

消息人士指,胡德華去年10月就收到中辦搬遷令,過去幾個月一直為此事發愁。胡在外沒有房子,也買不起樓,但中辦不提供周轉房給他安身,胡德華只好暫時租房住。

更重要的是,亡父胡耀邦留下不少有價值的遺物,如何放置也是問題;中辦對此似也不在乎。

對港媒的求證,胡德華證實在外租房住,這幾天就要搬家騰房,並無奈笑稱「這是中央的決定,沒講條件的餘地」。

胡耀邦故居與中南海僅一牆之隔。胡耀邦1982年9月出任中共總書記後,沒有搬入中南海,但為工作方便,特地從會計司胡同後門所對著的紅牆打開一個門,直入中南海,以方便辦公。胡病逝後該門已被封上。該院子現基本上已成為中南海一部份。

中辦要求胡德華騰退父親故居,表面上完全符合政策規定,但有知情者指,其實中南海也不是甚麼都「一刀切」,而是看人來辦事;例如原國家主席兼中央軍委副主席楊尚昆1998年死後,其兒子楊紹明則獲中辦免費分給一個三房的單位居住,然後才收回楊在中南海的故居。當前北京軍官轉業,都給一套經濟適用房安置,胡耀邦的後人連轉業軍官都不如。

現年70歲的胡德華與中共建政同年,1949年出生;90年代離開中共體制後,慢慢成為現體制的批評者,與李銳、杜導正等中共黨內民主派關係密切,屢出聲批評時政,曾掛名任被奪權前敢言雜誌《炎黃春秋》副社長,對中共時局多有批評,在家中接待訪民等,有分析指其所作為或被中南海忌恨,不排除當局借騰故居對其算賬報復。

胡家與當局「分道揚鑣」?

2018年以來,大陸「國進民退」論不斷升級,令民營企業信心遭受重創。9月,「民營經濟退場」論又在大陸社交媒體興起: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

大陸私營企業可能再度面臨公私合營之際,2018年9月27日,曾任中共統戰部副部長、工商聯黨組書記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胡耀邦史料網上發表文章,重提中共中央1991年的15號文件,要求警惕以共用的名義,重搞已被證明代價慘重的公私合營。

胡德平指,對過往已經認識清楚,解決了的問題,現時又以一種新的形式復活起來。仍用一條擠壓民有企業,迫走上公私合營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無人敢提批評意見,那麼後果將會非常可怕。

有跟帖顯示,胡德平的文章,在網絡上引起媒體人士和企業界的廣泛關注。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深圳企業界人士熊先生受訪時指,當時經常出現的力主公私合營輿論風向,在體制內有影響的人士只有胡德平一個人站出來大聲疾呼,更多的體制內人士仍在觀望。

鄧樸方內部講話遭封殺 

2018年10月下旬,習近平考察廣東,亦被稱為「南巡」,在講話中一字未提鄧小平的名字及「鄧小平理論」,而且此後官媒報道中也不提鄧小平;引發猜測。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解讀說,要對「改革開放」的本身進行「改革」,以及「改革開放」就是要不斷革除原有的體制「弊端」,適應「新時代」要求,不能「僵化停滯」等。

接著,網上傳出鄧小平之子、中共殘聯名譽主席鄧樸方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上的內部講話,其中力挺「鄧小平理論」,沒有提「習近平思想」。

而且鄧的講話中還有要「知道自己的份量」,「妄自尊大」等說法,外界普遍分析認為,這是在旁敲側擊地指責當局的對內對外,特別是對外政策「不切實際」。而鄧講話中「大時代」的說法是在否定「新時代」,是代表鄧家,更是代表體制內眾多人士對當局的不滿。

鄧樸方的講話在海內外引起了很大關注。鄧樸方的這個講話被當局徹底封殺。殘聯官網亦一度處於「休克」狀態。

劉源稱「不許重演文革」

2018年11月23日,當局舉行紀念劉少奇誕辰120周年座談會,將毛澤東劉少奇比喻為「親密無間的戰友」,卻隻字不提毛對劉的迫害。

而在湖南省2018年11月24日舉行紀念劉少奇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劉少奇之子劉源說,回顧父親「就是要總結歷史經驗,牢記歷史教訓。教訓比經驗更加寶貴,我們要深刻汲取,……決不讓歷史悲劇重演。」

外界分析認為,劉源明確告訴當局,不允許文革歷史悲劇重演。這番話也被視為代表中共紅二代的集體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