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拜登政府慶祝上任100天已發放了超過2億支疫苗,全美有超過一半的成年人至少接受了一劑疫苗。但是,全美多地發現居民對接種疫苗態度冷淡,疫苗供給大於需求,許多州因而拒絕聯邦供應新疫苗。

據美聯社報道,在全美範圍內,藥劑師和公共衛生官員發現,疫苗需求正在下降,而供應卻不斷增加。目前,愛荷華州約有一半的縣已經停止要求州政府供應新疫苗。路易斯安那州已不再要求聯邦政府全額發放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堪薩斯州大約四分之三的縣至少拒絕了一次新疫苗的發放。在密西西比州,官員們要求聯邦政府將小瓶裝起來,以免浪費。

在密西西比州一個小鎮的藥劑師羅賓·傑克遜(Robin Jackson)接到疫苗後,在自己店面外放了一個疫苗標識牌,但是,居民們反應冷淡,需求很少。實際上,她一直在乞求社區中的居民露面並接種疫苗。她說,她浪費的疫苗比分發的要多。

在堪薩斯州的巴伯縣,32歲的居民丹妮爾·法爾( Danielle Farr )說,她不打算接種疫苗。她去年與她的兩個兒子(5歲和12歲)以及丈夫一起感染了COVID-19,現在他們檢測都有了抗體。法爾說,她相信在過去六七十年中,疫苗根除了一些可怕的疾病。但現在的疫苗六七個月就倉促推出,她只是對選擇放入體內的東西會更加謹慎一些。

密西西比州亞佐市居民、兩個孩子的母親巴巴拉·根納羅(Barbara Gennaro)說,在她接觸的在家上學社群中,每個人都反對接種COVID-19疫苗。根納羅說,一般來說,她都會避免讓家人接種疫苗,對COVID-19疫苗也一樣。她說,與她交往的所有虔誠的基督徒都反對接種疫苗。很簡單,人們因為恐懼而去接種疫苗,但對神的信仰越虔誠,就越不想(或覺得沒必要)接種疫苗。

緬因州疾控中心主任Nirav Shah表示,現在每個人都有獲得疫苗接種的資格,但他們遇到了三類不接種疫苗的人:「不接種」、「現在不接種」以及「永遠不接種」。他說,第一種人是因為沒有時間。第二種人是對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是否需要注射疫苗有疑問。

密西西比州科林斯的藥劑師奧斯汀·布拉德(Austin Bullard)說,很多人本來都等著要注射只需一劑的疫苗。但是,關於強生疫苗凝血風險的消息傳出後,很多人開始害怕接種所有公司的疫苗。

上周,聯邦疾控中心(CDC)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暫停了強生公司(Johnson&Johnson)疫苗的使用,有6名女性在注射強生疫苗後出現了罕見的凝血情況。聯邦機構表示正在調查強生疫苗是否可能是導致這些女性產生血液凝塊的原因。

其中一名女子是年僅18歲的內華達州克拉克縣居民艾瑪·伯基(Emma Burkey)。她在本月初接受了一劑強生疫苗後癲癇發作,已經接受了三次腦部血栓手術。

伯基在接受了一劑強生疫苗後一周左右就開始感到不適。據《拉斯維加斯評論雜誌》報道,伯基已經從昏迷中醒來,並摘掉了呼吸器,但是她的治療進步緩慢。據KVVU-TV報道,疾控中心的一個小組說,伯基和其他5名女子在發現血塊之前經歷了頭痛和背痛。專家小組說,伯基得到了血液稀釋劑肝素。但是,專家組和Anthony Fauci博士警告說,血液稀釋劑會使病情惡化。

6名出現血栓的女性中有1人已經死亡,當局只說該女性50多歲,在接種強生疫苗後兩周內出現血凝塊,其它詳細情況都未透露。但是,當局表示,該女子死亡是否與強生疫苗有關還有待調查結果。

衛生當局表示,6名女子的血栓很不尋常,都出現在不常見的地方(比如大腦的靜脈血管中),或是發生在血小板水平異常低下者身上,而血小板低下通常會導致出血而不是凝血。

在歐洲,阿斯利康疫苗接種者也出現血栓病例。挪威和德國的科學家說,一些使用阿斯利康疫苗的人正在經歷異常的免疫系統反應,形成攻擊自身血小板的抗體。

目前尚不清楚強生疫苗是否可能有類似的機制。但是強生和阿斯利康的疫苗,以及俄羅斯的COVID-19疫苗和來自中國的一種疫苗,都是採用相同的技術製造的。他們訓練免疫系統識別一種覆蓋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為了做到這點,他們使用一種稱為「腺病毒」的流感病毒將刺突基因帶入人體內。

愛丁堡大學免疫學和傳染病學教授埃莉諾·賴利說:人們越來越懷疑這些罕見的病例可能是由阿斯利康和強生疫苗的腺病毒成份觸發的。#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